字体

第228章 此茶非凡品 1/5

#77wxw.com
(31+)
过来参加评定会的茶品基本上都是已经经过了初选,具有一定竞争实力的,当然其中还有一部分是一些部门推荐过来的,一般不需要经过初评,直接参加这一次的评定。评定一般没有太严格的评定标准,不过为了维持评定委员会的权威性,评定的过程一般还是比较严格的。等级评定,也还是会有一定的指标限制。这里面就会有一些上不得台面的规则。
  
  张叫花与张满银应该是会场比较令人意外的组合。一个明显还是小学没毕业的小孩子,而另一个则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虽然张满银穿了一身新衣服,但是这一身新衣服,在他身上总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古铜色的皮肤,满脸的沧桑,粗糙的皮肤,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他是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农。当然,会场的人会以为他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茶农。
  
  要不是夏国喜来的时候说了,他们只需要坐在会场里听就行了,不用发言,张满银真的不敢过来。
  
  “老先生你好,你们也是来参评的么?”坐在张满银祖孙旁边的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很温和地问道。
  
  “是啊。”张满银连连点头。
  
  这个中年男子是资江茶叶厂的厂长赵金元。一听张满银说话,就听出来张满银是资江人。
  
  “你是资江人?我好像没听说资江还有别的茶厂过来参评了啊?您是哪家茶厂的?”赵金元有些意外地打量着张满银祖孙。
  
  “是啊。我们是新田县的。不过我们不是茶厂,而是一个园艺场。”张满银跟面前这个看起来像是领导的赵金元说话还有些紧张。
  
  “园艺场?”赵金元大吃一惊,这个答案实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了,猛然一声惊呼,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赶紧向歉意地向周围的人示意了一下,然后低声问道,“你们是哪家园艺场?据我所知,资江市好像就只有资江市茶叶厂过来参评了啊。”
  
  “我们是葛竹坪镇梅子坳园艺场的。是省里的茶叶专家让我们过来参加评定的。”张满银说道。
  
  赵金元点点头,以为张满银是哪个茶叶专家的亲戚,走特殊渠道过来参评的。反而比之前更加热情。赵金元自然是想,结交好了张满银,说不定能够与他们的那个茶叶专家亲戚拉上关系。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相互之间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赵金元自然不会因为张满银仅仅是一个不知名的园艺场过来的人而轻视对方。
  
  张满银话不多,一直都是赵金元在主动发起话题。赵金元一直没搞清楚,张满银与张叫花两个人,起主导作用的其实是张叫花。谁让张叫花人小呢。
  
  “小朋友,你也跟爷爷过来参加茶叶评定会啊?”赵金元出于礼节,跟张叫花说了一声。
  
  张叫花点点头,“嗯。”
  
  “你读几年级了?”赵金元又问道。
  
  “一年级。”张叫花如实回答道。
  
  “真厉害。你读小学一年级就能够参加全省的茶叶评定会了,我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连区里的会场都没去过。”赵金元感叹道。
  
  “下面有请,著名茶学专家凌育树先生介绍一下这一次参加评定的茶饮产品的情况。有请!”主持人在台上说道。
  
  一个头发发白,穿着朴素古典的老人站了起来,从主持人手中接过了话筒,“好,我说几句。这一次参加评定的茶饮产品众多。说明本省的茶业发展非常迅速。近几年全世界的茶叶需求量越来越大,茶叶的行情越来越好。本省茶业也迎来了发展机遇。促进了本省茶业的蓬勃发展。但是我觉得本身的传统茶叶还值得继续发掘。一些传统加工工艺与特色产品还需要进一步开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认为地方特色产品与传统加工工艺的开发已经非常地全面。已经无法从中发掘出更有价值的产品出来。但是,我要告诉在座的各位,这种想法我以前有过,但是现在发现,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凌育树环顾了一下四周,很满意周围那么多好奇的目光,喝了一口茶,露出极其享受的神色,细细品味一番,才不紧不慢地说道,“前不久有人给我送来了一盒非常有特色的茶叶。茶叶的包装非常的简朴。喏,就是用竹筒做茶叶的包装,上面的竹雕很有特色,但是竹雕的技术水平有限,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包装,而是里面的茶叶。这种用一种我们完全不知道的工艺加工出来的茶叶。但是我要说,这是我这一辈子喝到的最好的茶。小何,你去给每位专家都泡一杯茶,注意,每杯茶只需要放这么多就行了。别浪费了。剩下的,要还给我。”
  
  凌育树看似很小气,但是对于在座的喜欢茶艺的人来说,都知道,对于他们这些人,好茶叶就是无价之宝。能够让凌育树看得如此之重的茶叶,绝对不简单。要知道凌育树不仅是湖南的茶学专家,更是全国知名茶学专家。那些所谓的国家级极品大红袍之类的绝品茶叶对于普通人也许是万金难求,但是对于凌育树这样的专家来说,也不是什么无法获得的。
  
  既然凌育树给了如此高的评价,说明这茶叶确实非同一般。
  
  “凌老头,既然能够得到你如此高的评价,这茶叶肯定不一般。你要得啊,这么好的茶叶你竟然一直跟我藏私。”坐在凌育树身边的一个也是满头发白的老专家韩桂贤不满地说道。
  
  “我这不是给你们一个意外惊喜么?”凌育树一点都不觉得愧疚。
  
  “算了,我懒得理你,我先品尝一下被你捧得这么高的茶。”韩桂贤往茶杯了看了一眼,就惊呆了,茶叶本来已经变成一团黑泥巴一样,但是到了水里,竟然在水中完全融化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闭上眼睛,仔细闻了闻茶叶的味道,一股无法言说的舒爽立即在肺腑中炸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