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305章 传承宝物

#77wxw.com
(31+)
“承道,你还没醒么?”老道士的声音在张叫花的耳朵里响起。
  
   承道?这个名字为什么这么熟悉啊?张叫花心中一惊。从第一次梦见老道士开始,张叫花从来没有听见别人喊起过这个名字。似乎每次别人喊名字的时候,自己都是脑袋里嗡的一下,但是这一下为什么又听到了这么一个名字呢?
  
   “承道,醒了没有?”老道士的声音再次响起。
  
   “老道士师父……”张叫花顺口便要说话,但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从嘴巴里发出来。
  
   感觉到身体被人推了推,睁开眼睛,老道士正站在床边。
  
   “师父,我不小心睡着了。”梦里的这个身体不由张叫花自主的爬了起来。果然,梦里的一切,张叫花依然只是个“观众”。
  
   “你三师兄回来了,大炉堡出事了,我正要过去,你要是太累了,就留在家里休息吧。“老道士师父说道。
  
   “不累不累。”张叫花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穿好跟老道士师父一样的青色长袍。这衣服让张叫花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就好像自己的老朋友一般。这衣服要是到了他手上也能够熟练地穿起来。
  
   “那行,那你就跟为师去一趟吧。承道,这一次的事情非同小可,你切记要听从为师的指挥。切不可自作主张。为师给你的符文你要准备好,遇到危险就把符文拿出来保命!一切都由为师应付,你只需要看着就行了。切不可贸然出手。”老道士师父叮嘱了一遍又一遍,可见老道士对此行还是非常担心的。
  
   “好了好了,师父你都说了好多遍了。”在张叫花听得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果然听到“自己”说道。
  
   老道士嘿嘿一笑,“师父老了,不中用了。老的人就喜欢嗦。”
  
   “师父,你才没老呢。”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老道士那样一说,张叫花又觉得心中一酸。眼睛里也是一热。不知道眼泪有没有流出来。
  
   “哈哈哈,不老不老。为师是不老翁。”老道士师父显得非常高兴。
  
   老道士已经收拾好了一切,将其中一个包裹递给张叫花,张叫花却抢着将老道士师父的包裹一起背了起来。
  
   老道士师父也没有阻拦,哈哈笑着,拿着一个拂尘轻轻一扬,飘然若仙。大炉堡离得不近,师父二人走了半天时间才走到了地方。
  
   大炉堡之所以叫大炉堡是因为这里最出名的是有一个大铁炉,大炉堡的人都是匠户。大炉堡规模不小,外面还有一个类似城门的垛子。
  
   还没进堡,已经有人等在了大炉堡入口。
  
   一群人纳头便拜,其中一个领头的老人开口哀求道:“天师,您老人家可来了!堡里出大事了!天师救命啊!”
  
   “起来吧。我既然过来了,自然是不会袖手旁观的。说说吧,究竟是什么情况?”老道士师父现在的说话声跟平时说话不大一样,话语里似乎多了一丝威严。
  
   “都是被那个阉奴逼的!老堡主本来一直遵照天师的吩咐封了西山头,但是那个阉奴非要逼着老堡主开了西山头矿场,这还没一个月就出事了。”老人欲哭无泪。
  
   老道士师父大惊不已,走向前抓住老人的肩膀,大怒道:“什么?你们开了西山头的矿场?既然是这样,你们还来找我做什么?你们自己要找死,还拉着我干什么?当年为了封住西山头,你们忘记了我梅山教死了多少水师了?走,承道,我们走!”
  
   老道士师父转身就要走,那大炉堡的人哪里肯干?一大群人挡住老道士师父回去的路,他们也不敢拉老道士师父,只是跪在老道士面前不停地叩头。
  
   “天师救命啊,天师救命啊!你这一走,铁炉堡就没活路了啊!”
  
   “天师救命!”
  
   “天师可怜可怜我们大炉堡吧!”
  
   老道士师父非常生气,“我可怜你们,谁来可怜我?你们要死了!还要我把命搭上,天底下哪里来的这样的道理?我前世欠了你大炉堡的么?我说过西山头不能再动,你们明明知道,还要去作死,还来找我做什么?”
  
   “你们快走开!别挡住我师父的去路!你们不想死,就赶紧逃命,何苦要缠着我师父?我师父大病初愈,岂能为了你们白白丢了自己的性命?”张叫花大声喊道。
  
   “小道长啊,我们若是能够离开这里,我们何苦来麻烦老道长?这辈子,我们生,生在这里,死,死在这里!也罢,也罢。我们死就死吧,不牵累天师了。唉!”那老人似乎知道一切已经不可为。伤心失望地从大路上让开。
  
   但是与他同行的人却不肯放弃,“爬到老道士师父身边说道:“天师啊,我们都是被逼的啊!老堡主那天若是不去动西山头的土,阉奴就要把小少爷给刺死。老堡主也是没办法啊!好说歹说,那阉奴不肯信啊!”
  
   “走!别说了!这是大炉堡的命!死就死吧!不连累他人!”老人大吼一声。
  
   大炉堡的那群人这才极不情愿地让出一条路出来。“张叫花”还有些失神地看着大炉堡人的悲苦。
  
   “承道,我们走!”老道士师父扭过头,看着回去的大路。“张叫花”知道老道士师父不忍心看着大炉堡这群活生生的人回去送死。
  
   “张叫花”一步一回头地跟上了老道士师父。
  
   “别看了,这都是命啊!承道,你记住!水师也不是万能的。你有多大的碗,就盛多少饭。大炉堡的人不是为师不肯救,是救不了。就算搭上了咱们师徒的命,也救不活他们!”老道士师父叹息道。
  
   “天师!”后面又传来那个老人洪亮的声音。
  
   老道士师父没有回头,但是停住了脚步。
  
   “你晓得那阉奴为什么非要逼着老堡主开了西山头么?”老人大声问道。
  
   老道士师父依然没有回头,也没有做声。
  
   “他不是看上了那里的矿石,而是看上了那洞里面的东西!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敢喊他阉奴么?哈哈哈,他去了那个洞里!老堡主也去了!他们都回不来了!”老人似乎有把握凭借这个信息将老道士师父拉回去。
  
   “潘永喜,别以为你搬出那东西就能够让我回头!那东西再重要,也没有我师徒的命重要。你大炉堡要想活命,就趁着那阉奴进了洞,赶紧逃命。否则,那阉奴无论能不能出来,你们都是死路一条!”老道士师父转身怒道。
  
   范永喜惨笑道,“逃命?天下虽大,又哪里有我大炉堡的容身之地?天下条条大道,我大炉堡无论走那条,都是死路!与其死到外面去,不如就死在这堡里了。只是你梅山教的传承之宝,天师你真的舍得么?哈哈哈……”
  
   那老头竟然大笑而去,而大炉堡其他的人却不能像他那样洒脱,一路哭嚎着往大炉堡走去。
  
   “师父,大炉堡那老人说的那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啊?”“张叫花”问道。
  
   “当年,大炉堡挖开了一个大墓,里面出了鬼物,我们梅山教精英尽出,最后将梅山教传承宝物请出,才将大墓中鬼物镇压,将大墓通道封死。但是我梅山教的镇教宝物也因此遗留在此。经此一役,我梅山教精英折损大半,元气大伤。又加之传承宝物遗失,无法取回,我梅山教的一些重要术法竟然失传。至今,都不能恢复往日的鼎盛。唉!”老道士师父叹息不已。
  
   “师父,既然是我教中宝物遗失。如此机密之事,外人如何知晓?”
  
   “当时进入大墓与鬼物抗击的不止我梅山教众,亦有大炉堡武者。想必那阉奴必定从大炉堡之人知晓了此事。徒儿,你赶快回去。如果为师没能回来,你就回你家乡,做个普通人,梅山教的事情,你也莫要理会了。那阉奴如果得了我梅山教的宝物,必定会斩草除根,以绝后患。”老道士师父双手抓住“张叫花”的肩膀,神色肃穆地嘱咐道。
  
   “师父,我如何能够独自离开呢?就算是死,我也要和师父死在一块!”“张叫花”坚决不肯走。
  
   “承道,我知道你是忠孝之人。但是师父已抱必死之心,如果能够取回那传承宝物,师父自当平安回来。若是师父都回不来,你去又有何用,岂不是白白丧了性命?来,师父给你解了香火卦,你将来也独自行香火,当个普通水师。莫去管这等凶险之事。”老道士师父拿出他的那副兽角卦。
  
   “不不。我不听。我不会走的!”“张叫花”却坚决得很。赶在老道士的前面飞快地往大炉堡走去。
  
   “承道!承道!”老道士在身后焦急地喊道。
  
   “叫花,叫花!快醒来!”张叫花睁开眼睛,张有连正焦急地看着他,见张叫花醒过来,脸上露出了憨厚的笑容,“叫花,太阳都晒屁股了,你怎么还不起床呢?我看你满身大汗。晓得你是做噩梦了。”
  
   “大伯,我老道士师父要死了。”张叫花突然觉得好伤心,眼泪哗啦啦地流了出来。
  
   “别哭别哭,那都是做梦呢。傻孩子。还把做梦当了真了。”张有连苦笑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