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452章 这是哪

#77wxw.com
(31+)

   哪怕是劣质的培元丹,张观雨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额头上满是汗珠,吧嗒吧嗒地往下掉,心里不由得埋怨起刘兆东来,“都是刘兆东这老小子逼的,真以为炼丹是摞汤圆粑粑,真是累死人。”
  
   张叫花走过去,随手将装药材的篓子拉到自己身边。
  
   “等哪天有功夫,我教你炼丹。炼丹这功夫,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学会的。当年我可是跟着师父学了好多年,才学会了炼制培元丹。”张观雨有些神气地说道。他心想,就张叫花这个年纪,道行高是因为天赋好,但是炼丹可不光是天赋好就能够解决问题的。
  
   张叫花依然冷冰冰的,没有理会刘兆东,手上却没有停,一样样药材在张叫花手中变成各种不同的形态,然后又一样一样被张叫花丢入药鼎之中,张叫花施展了一道丹火术,一团碧绿的火焰立即在药鼎下熊熊燃烧起来。
  
   “竟然是丹火!”张观雨瞪大了眼睛,就算是他师父也没办法请来丹火。这就是天赋啊!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张观雨心想自己若是也能够请来丹火,炼制的培元丹必定能够提升一个档次。
  
   张叫花手上不停地结出各种法印,培元丹的药材也一样一样不停地往药鼎中加,一转眼,那一堆药材已经被张叫花全部扔进了药鼎之中。一股极其浓郁的药香味慢慢地从药鼎中散逸出来。
  
   “这才是真正的培元丹啊!”张观雨有些动容。天地之间的灵气驳杂不堪,修道者只能从驳杂的天地之气之中慢慢吸取其中的灵气,这个过程千难万难。但是如果精通炼丹术的话,可以从动植物材料中去萃取最精纯的天地灵气。修炼的速度自然可以极大的提升起来。
  
   张叫花在炼制丹药的时候,识海里也沸腾了起来。炼丹是一门非常庞大的修炼技巧,需要极其丰厚的知识,所以,在炼丹的时候,自然要调动大量的信息。原本杂乱无章的信息似乎一下子被一条线串了起来。这些有条理的信息自然能够快速地被张叫花吸收。张叫花的神识吸收了这些信息之后,一下子膨胀不少。如果能够多来一两次这样的状况,或许张叫花能够很快苏醒过来。
  
   本来不停往外面冒白气的药鼎一下子收敛了所有释放出来的白气,反而从四周疯狂地吸收灵气。张观雨的破道观里,突然一下子刮起了一阵大风。将道观门吹得晃来晃去,差点没直接给吹走了。张观雨慌忙跑过去将门给关上。
  
   嘭!
  
   药鼎的盖子猛然被一股热流给冲飞了起来,药鼎里面一下子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里面只看见药丸子在不停地跳动。竟然不用加面粉也能够凝结成团啊!
  
   张观雨脸上火热火热的,刚才还说教人家炼丹哩,现在分分钟被别人教怎么做人。
  
   张叫花取了一个瓦钵,将药鼎蹦出来的药丸接住。药鼎里只剩下十几颗丹药,与一些丹药粉末。丹药没有承受住药鼎里的压力,就会自动地变废。能够蹦出来的一般都是上品乃至极品的丹药,而留下药鼎里的完整丹药则是中品丹药与下品丹药,而那些粉末自然就是废丹。
  
   这一炉培元丹,自然比不上张观雨那一炉多,但是要论药效,一粒就比张观雨那一炉强多了。
  
   “这是培元丹,这是培元丹!”张观雨激动不已,恨不得把这一炉培元丹从张叫花手里抢过去,只是他不是张叫花的对手。
  
   刘兆东看了张观雨与张叫花炼丹,虽然他不懂炼丹,也能够看得出来,这两者之中究竟孰高孰低。张叫花这一炉丹药炼出来,光闻着那个味道,他都想抓一颗往自己口里塞了。
  
   钻山豹、肥猫、胖猴也眼巴巴地看着张叫花。好吃的胖猴甚至不停地流口水。
  
   张叫花将那瓦钵里的丹药拿到手中,也没有去看留在药鼎中的那些中下品丹药。中下品丹药的数量更多,但是药效要差了许多。
  
   张观雨虽然眼红张叫花手中的上品丹药,但是药鼎里的丹药还是让他极其欣喜。连忙拿了一个瓦钵将剩下的中下品丹药装了起来。剩下的废丹渣也没有浪费,加了一些面粉,又加了一些水,和起来摞成小团团。这药效不比之前张观雨炼制的培元丹差。
  
   张叫花给钻山豹、肥猫、胖猴每个扔了一粒培元丹,钻山豹几个立即像吃豆子一般咯嘣脆地吃了起来,吃完之后,直接趴在地上睡大觉,看得张观雨心痛得要死。
  
   张叫花往自己口里也丢了一粒丹药,丹药才入口中,一股精纯的灵气立即在身体里面扩散开来。其中大部分涌向了识海之中。
  
   灵气刚一涌入,立即在识海之中扩散开来,张叫花的神魂如同饥渴了数月一般,一下子将涌入的灵气吞噬掉。连个饱嗝都没打,这一颗丹药的灵气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培元丹毕竟还是太低级,使用的又都是有些普通的药草,灵气压根就非常有限。一颗丹药的作用自然有限。
  
   张叫花一连吃下去好几颗丹药,为张叫花提供了不少灵气,但是对于张叫花来说,依然有些太少。张叫花只好将剩下的丹药一把全塞进了口中,一股磅礴的灵气立即在张叫花身体之中炸开。磅礴的灵气疯狂地涌进张叫花的识海之中,
  
   张叫花的神魂差点没被撑爆,只好快速将这些一下子消化不了的灵气全部用去消化识海中塞得慢慢的信息。一盏茶功夫,张叫花便已经消化了识海中一小半的信息。这才将那些快要将张叫花的神魂撑爆的灵气消耗干净。
  
   张叫花猛然张开眼睛,世界已经不一样了!张叫花的神魂仿佛这才回到了身体之中。
  
   “这是哪?”张叫花问道。
  
   “这是?咦,你清醒了?”张观雨惊奇地问道。他早看出张叫花的状态有些不对劲了。
  
   张叫花点点头,“这是哪?”
  
   “这是在梅山啊!刘医生,你告诉他,这是哪!”张观雨也说不清这里的具体位置。
  
   “这里是长峰县的范围。我是长峰县秀岩乡暮云村人。你是哪里人?怎么到这里来的?”刘兆东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