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660章 谁才是猎人 中

#77wxw.com
(31+)
“可是,如果我还不出去,我们的损失会有些大!”魏辰光有些担心地说道。
  
   张叫花说道:“不用担心。你看!”
  
   突然出来了一队修士,手里拿着一些怪异的武器。有些像现代热武器。不过比现代热武器的还要显得更加威猛。
  
   孔方舟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了一件武器,看起来像那种反坦克狙击枪一般,不过枪管还要更粗,口径自然也要更大,不过枪管稍微短一些。拿在手中,行动更方便一些。这个样子,重量肯定不同一般,如果是普通人,只怕根本没办法将枪拿起来。但是对于修士来说,这个重量根本算不得什么。
  
   孔方舟带着六个人,人手一柄这样的大杀器。
  
   这东西样子怪异,威力却十分惊人。一个超级战士扑向领头的孔方舟。孔方舟微微一抬枪管,根本不用瞄准,这么近的距离,随便射击,也不可能会射偏。
  
   “轰!”一道猛烈的火光从枪管中喷出,不过射出来的不是普通的子弹,而是一颗通过炼器手法炼制出来的精铁子弹。精铁子弹上面还刻上了灵阵。在子弹射入目标的身体之后,子弹上的灵阵会被引发,子弹就会变得跟炸弹一样爆开。将敌人炸得四分五裂。
  
   那个超级战士身体通过了基因技术的改造,他的肌肉、骨骼跟野兽一般,甚至比野兽还要厉害。身上的护甲更是高科技手段加工出来的杰作,防御力极强,这也是有些出乎魏辰光的意料。导致梅山派的一些底层修士吃了大亏。
  
   不过在孔方舟这种将炼器术与现代科技相结合的武器面前,超级战士身上的护甲也如同纸皮一般,毫无阻挡地被子弹撕破,然后钻入超级战士的体内。轰的一声,猛然炸开。一个看似极其生猛的超级战士一下子变成了碎片。
  
   “现在该我们出场了。那个谋划这一切的人的位置已经找到了。跟我走,我们动作得迅速一点,不然等他们打出最后一张牌,可就不好玩了。”张叫花突然说道。
  
   张叫花在这个过程中可不是什么事情都没干,在之前,他就已经将几百只赶山狗、黑猫、猕猴放了出去。将这附近十公里以内的地方全部覆盖了。这些灵兽可都是一直生活在修道图之中,灵智都可以与人相比。
  
   张叫花能够通过意念与它们进行沟通联系。在从清大出发的时候,就已经让这些灵兽清大通往酒店的道路四处搜寻。到这个时候,终于找到一直深深地潜伏在暗处的指挥官。
  
   这个指挥官竟然是与那些超级战士是完全分开的,通过无线装备进行联系。这样一来,自然给灵兽们的搜捕造成了麻烦。不过之前那一次,天空的滑翔队被清理掉,可给这个指挥官造成了极大的麻烦。以至于,这个指挥官不得不采用一些超出计划的方式进行指挥。这就给了灵兽的搜寻带来了方便。
  
   这个指挥官的指挥所竟然布置在路边的一个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的四合院里。以至于灵兽们在搜寻的时候,差点就把他们给放过了。
  
   魏辰光有些吃惊地看着张叫花,他没有想到,张叫花在不动声色中,竟然已经找到了敌方势力的指挥官。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到张叫花打过一个电话。也没有与任何人进行联系。
  
   不过魏辰光也没有问,张叫花作为门主拥有一些压箱底的本事也是正常的。
  
   魏辰光跟着张叫花下了车:“门主,要不要孔方舟带人跟我们过去?”
  
   张叫花摇摇头:“那个指挥官反而更容易对付。”
  
   魏辰光明白了过来,那个指挥官大略是文职人员,论起武力,可能还不如他手底下的一下士兵。
  
   张叫花走得很快,魏辰光作为一个修士,勉强还是能够跟得上。
  
   “他们手里还有底牌,我们得快一点。否则会有麻烦。”张叫花说道。
  
   那个指挥官自然就是阿齐尔。阿齐尔身边并没有保护力量,巴伦是他与超级战士联络的纽带。但是今天的计划出现了一些纰漏。先是空中的健康力量一下子被人灭掉。然后是超级战士竟然也快速地败落。
  
   阿齐尔所有的计划都要落空了,但是阿齐尔却还不想承认失败。他最后要孤掷一注。
  
   “阿齐尔先生,我们真的必须这么做么?”巴伦可不想死啊。
  
   “是的。这个张教化会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物。就算不能为我所用,也不能为他人所用。带不走,我们只好将他毁掉!”阿齐尔冷冷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但是在他准备拨打电话的时候,突然一个黑影从他身后蹿了出来。
  
   阿齐尔反应极快,飞快地躲过了一只黑猫的攻击。闪到了一边,心中略微有些对自己的反应之快,心中得意了几下。
  
   “啊!”阿齐尔发出一声惨呼,手机啪的一声掉落到了地上。
  
   一只赶山狗死死地咬住了阿齐尔的手,锋利的獠牙深深地刺入到阿齐尔的手腕的肉中,然后刺破了腕骨。
  
   咔嚓!阿齐尔的腕骨竟然被赶山狗咬断了。
  
   巴伦准备掏枪出来攻击这些突如其来的动物,他还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但是枪还没有掏出来,他的下场就已经变得跟阿齐尔一样了。
  
   四合院的院门突然飞了起来,重重地砸在地面上,扬起一阵灰尘。
  
   张叫花与魏辰光出现在四合院的门口,大步跨了进来。
  
   “我觉得你这个时候唯一的选择就是告诉我这一切。还有那个藏在暗处的底牌。”张叫花将昏迷过去的阿齐尔拍醒。
  
   阿齐尔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来吧!给我一个痛快!能够有这么多人替我陪葬,我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张叫花微微一笑:“我能够找到你,难道不能找到你的那张底牌?不过,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让你死得这么痛快的。咱们两个就好像猎人与猎物。猎人获取了猎物,自然要享受胜利者丰盛的晚餐。”
  
   “你找不到他们的!他们只要在半个小时以内与我联系不上,就会将这个地方夷为平地。”阿齐尔说道。
  
   “放心吧,你会很快听到他们的消息的。我可以允许你活到那个时候。”张叫花拍了阿齐尔一下,将阿齐尔拍晕了过去。
  
   “你呢,你准备选择与他相同的道路么?”张叫花问道。
  
   巴伦非常紧张,很明显,他害怕了。
  
   “我现在是你们的俘虏,你们应该按照国际惯例对待俘虏。”巴伦语无伦次地说道。
  
   “你还没有弄明白么?我又不是官方。我只代表我个人。你们既然向我下手,就需要承受我的报复!”张叫花笑着向身边的赶山狗打了一个眼色。那只赶山狗立即扑了上去,将巴伦的一只脚咬断。巴伦痛得呼天抢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