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零六章 再下斗场

#77wxw.com
(28+)
吴畏看过资料,可惜还是不够了解千南风,倒是对兽魂堂比较感兴趣。

在战神提供的资料里,兽人的兽魂堂是兽人帝国最神秘、强大的所在。

这个强大不是说的整体的军事力量,而是单个高手的武道修为。比如兽人帝国的大狮子就是兽魂堂出来的高手,如今一统兽人帝国。

战神给的资料里当然不会有千南风的记录。有关于兽魂堂,资料里说了很多名字,大部分是不世出的高手,其中有几个使者,一天到晚在外面瞎折腾,每一个都是神将修为。

好在兽魂堂使者不会离开兽人帝国,他们的任务是寻找天赋极高的兽人子弟,千南风就是这样被带进兽魂堂。

传说中,兽魂堂没有废物,就是说千南风可能很厉害。

不过呢,不管是不是厉害,对吴畏来说都是无所谓,反正是一定要打了。

时间安排的很好,狂战士去机场接货,吴畏去斗场拼命。

傍晚时分,平生带着狂战士去机场。

又过一会儿,一辆车停在门口,那个年轻狼人来接吴畏去斗场。

初晨想要跟着,吴畏不同意。开启了黑娃的防护系统,但凡有人想要使坏,先要迎接黑娃的恐怖火力。

别京带着三十多个人留在家里。

吴畏不要任何人跟他去斗场,认真交代了好几遍:“你们都是成年人,都是高手,知道该如何自保,总之就是一发现不对,马上出城,什么东西都可以不要,一定要留着性命。”

从盾牌里抽出长刀,就是那样拿着坐进汽车。

比武规矩是可以使用武器,也可以穿戴铠甲,没有任何禁止,只要能够赢下来就行。

这才是真正的杀戮斗场。

吴畏没有穿异铁铠甲,让初晨穿戴好。

四方斗场在内城,也是在人类的聚集地当中。

好像是运动场一样的地方,四四方方立着,比两层楼高一点。

斗场有三个门,汽车一直开进斗场。

汽车停下,右边有道门,推开进入,往里走不多远是他的休息室。

现在的休息室里面坐了五个人。

老三笑眯眯打招呼:“来了。”

吴畏看了一下另外四个人:“他们跟我对赌?”

“坐。”老三介绍说:“这位是你的同胞,平阳王王志成。”

“平阳王?”

老三笑道:“就是一个称呼。”

王志成笑道:“其实是平洋王,后来被海里一个大家伙揍了一顿,不得不改成平阳王,我就不信太阳里还有高手。”

吴畏笑了一下:“你要和我对赌?”

“不是,我是站在你这面的,我要跟他们对赌。”

对赌肯定是一比一,你出多少钱,我出多少钱。

房间里五个人,每个人都是有些身份地位的,比如那个冷面红眼的基因人,竟然是基因人国度最大的武器商,叫刁城。

另外一个基因人叫白竹,很儒雅的名字,实际上掌控着很多跳走私渠道,手下多是好斗凶悍之徒。

再有两个兽人,一个是叫山巅的狼人,一个是头灰狮子,叫师万胜。

五个人,基因人和兽人都是压千南风获胜,金额各有不同。基因人下了五千万四方钱,俩兽人各下了一个亿。

听到这个数字,吴畏愣住,不是说兽人都很穷么?

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我更穷。

前次斗场比武之后,他有了二十多亿,可是架不住凶猛花销啊。花到现在,银行卡里大概还有十三亿多一点。

听到这么大的数目,吴畏苦笑道:“我只有十三亿大汉钱,换成四方城筹码的话……”

“我就赌你十三亿。”山巅大声说道。

师万胜不高兴了:“我要跟他赌。”

房门忽然推开,揍进来个老狼人,笑眯眯看着吴畏:“我叫千云,是千南风的长辈,他跟你下斗场比武,我跟你赌钱,你有多少?”

最近一段时间,吴畏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有钱人,我这钱多的怎么花都花不光,想买什么买什么,怎么忽然之间遇到这么多有钱人?

苦笑一声:“我只有十三亿,是大汉钱。”

“我赌了。”

山巅和师万胜郁闷了:“千长老,我们也是支持南风公子的。”

千云笑着接话:“多谢,我代表千家感谢你们,但是这一次赌局,我必须要上。”

吴畏挠挠头:“你们是不是认为我一定会输?”

“难道能赢?”千云笑着摇头:“你能够活着离开斗场都算是好命了。”

吴畏哈哈大笑:“有意思啊,看过我七场比武,还敢这么说?”

“赢那样七个废物,很难么?”千云笑着问话:“赌么?”

“赌!”吴畏拿出银行卡:“转账。”

电脑转账,换成等价的四方城筹码。又加上出场费的一千万筹码。

吴畏起身:“带我去换衣服。”

千云也是推出来同样数目的筹码:“祝你好运。”

吴畏去到别的房间,那个平阳王王志成有点郁闷:“我也没有那么多钱,一共就两个亿筹码。”

对方俩基因人俩兽人,互相看看:“每人出五千万。”

很公平,赌局成立。

老三起身:“走吧。”

这间屋子是全钢建造,没有窗户,地板天棚同样是厚钢板。出来后锁门,外面守着荷枪实弹的八名看守。

前面是个大房间,进入后上二楼。正对面是玻璃窗,摆着一排沙发。边上还挂着两个大屏幕。

大家各自落座,有小厮送上来茶水、点心。

白竹喝了口茶:“牙老大呢?”

“他们都忙,只有我闲。”老三笑着说话:“他们每个人都有一大摊子事情要处理,忙不过来的。”

“不在四方城?”

“好像不在。”

“这样一场赌局也不回来?”山巅想了一下:“也是,战将级别的对斗,他们当然不感兴趣。”

他们在房间里聊天,吴畏换了衣服,一身紧身打扮,内里是仿生皮肤和防护内衣。

手腕里插着一把短刀,右手一把长刀,这就是全部装备。

稍稍歇息一会儿,有人敲门,带他去斗场。

四方斗场很一般,倒是很大,能容纳两千多人。但是座椅、场地都有些破旧。

没人会在意这些东西,他们在意的是斗场上的血腥杀戮,在于的是押下去的赌注。

还没走出大门,就听到斗场里的喧闹声。

吴畏有点无奈,为什么又上斗场了呢?

好吧,我是为了赚钱而来!

多么好的解释,多么完美的借口。吴畏安慰了自己,推门而出,正面所有人。

轰的一下,场面就热烈了,大喊大叫大骂,说什么的都有。人类当然是支持吴畏,可是基因人和兽人、尤其是兽人,哇哇怪叫的骂了又骂……

声音太大,吴畏听不清楚,看着一张张愤怒脸庞,心下叹气,过会儿是不是还会更加恨我?

走出通道,走进斗场。

这里没有擂台,直接是厚钢板铺成的地面,很大很结实。场地外面才是防护网。

围着大平台是一圈看台,看台前面是并不厚密的铁丝网。

吴畏走去对面站住,右手拎着长刀。

身后有人大声谩骂,还有兽人吐痰……

吴畏闪了一下,想要找裁判理论一下,可哪里有裁判啊。

又过一会儿,千南风进场。

场面再刺爆燃起来,全是兽人在怪叫。

千南风不高,穿一身白色正装,一头飘逸白发随意垂在身后,看上去特别帅气!

吴畏有点挠头,为什么总是遇见这种对手?

他是好大一个光头,明明是人类,却一点不帅。对面是狼人,帅的让人产生怀疑,咱俩到底谁才是兽人?

吴畏有点无奈,为什么又上斗场了呢?

好吧,我是为了赚钱而来!

多么好的解释,多么完美的借口。吴畏安慰了自己,推门而出,正面所有人。

轰的一下,场面就热烈了,大喊大叫大骂,说什么的都有。人类当然是支持吴畏,可是基因人和兽人、尤其是兽人,哇哇怪叫的骂了又骂……

声音太大,吴畏听不清楚,看着一张张愤怒脸庞,心下叹气,过会儿是不是还会更加恨我?

走出通道,走进斗场。

这里没有擂台,直接是厚钢板铺成的地面,很大很结实。场地外面才是防护网。

围着大平台是一圈看台,看台前面是并不厚密的铁丝网。

吴畏走去对面站住,右手拎着长刀。

身后有人大声谩骂,还有兽人吐痰……

吴畏闪了一下,想要找裁判理论一下,可哪里有裁判啊。

又过一会儿,千南风进场。

场面再刺爆燃起来,全是兽人在怪叫。

千南风不高,穿一身白色正装,一头飘逸白发随意垂在身后,看上去特别帅气!

吴畏有点挠头,为什么总是遇见这种对手?

他是好大一个光头,明明是人类,却一点不帅。对面是狼人,帅的让人产生怀疑,咱俩到底谁才是兽人?

千南风不高,穿一身白色正装,一头飘逸白发随意垂在身后,看上去特别帅气!

吴畏有点挠头,为什么总是遇见这种对手?

他是好大一个光头,明明是人类,却一点不帅。对面是狼人,帅的让人产生怀疑,咱俩到底谁才是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