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十四章 苏轻梦

#77wxw.com
(28+)
“因为之前那个女生来学校后,我才发现你好像有点变化了。”沈冰兰微微一笑,“你可能自己没有注意到,但是我却感觉你的眼睛有点活了,有点像个正常人了。”

“真的吗……太玄乎了吧。”林轻岳脸上干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耳朵。

原来是因为林月舒来学校?不,其实也并不仅仅是因为那件事,就算月舒不来,校长迟早会感觉到的。

沈冰兰盯着林轻岳看,淡淡地道:“你的那两个妹妹打算怎么处理?”

“没办法,只能养吧,养到她们大学毕业。”

“你一个人养三个妹妹,还真是够辛苦的。”

林轻岳满脸期待:“您要是真的这么想,干脆给我多发点奖学金吧。”

沈冰兰立刻拒绝:“想都别想,你知道我挪用公款给你发奖学金有多麻烦吗?”

林轻岳惊呆了:“诶?我奖学金都是您挪用的公款?”

沈冰兰脸瞥向一边,咳了咳:“说起来,她们是黑户的话,怎么上的学?”

“嗯……之前找私教的,但是现在能不能把她们转来十四中?”

“过分了啊你。”

林轻岳挠了挠头:“没关系的吧,咱们学校又不是什么重点,又不值钱,大不了我给她们出学费吧……而且她们的成绩都很好的!”

林轻岳其实也不清楚月舒和礼诗的学习成绩如何。但是既然是自己的女儿,又来自未来,想必应该不会差到哪去。

沈冰兰听了林轻岳的大实话,很是不爽,但是偏偏又没什么可以反驳的,十四中的确不值钱。

只是听说那两人成绩不错,她眼中稍稍有了些期待。林佳韵虽然不及林轻岳那么变态,但是人家好像也是长和尖子生。

既然那两个人和林佳韵差不多类型,那么学习应该也差不多,那岂不是来了两个985211?

“行吧,那你下周一带她们来参加分班考试。”沈冰兰一想到这,心中又有些期待,“我给安排。”

“嗯,谢谢校长。”林轻岳恭敬地鞠躬。

沈冰兰挥手赶人:“行了,没事就赶紧走吧,你这个时候应该在给柔柔补课吧。”

“……我能不能再问一下,我还是不知道您为什么要让我坐在何柔旁边。”林轻岳迟疑了一会儿,有些疑惑。

沈冰兰嘴角扬起一抹笑:“我也是从你们这个年纪过来的,什么不知道?喜欢就喜欢吧,我家闺女这么有魅力,喜欢不是很正常的吗?我相信你如果真的要追我闺女,肯定是不会三心二意的吧。”

“嗯……”

“虽然你那么多妹妹,可是我知道你是个自律的好孩子。”沈冰兰盯着林轻岳的脸,轻声笑了笑,柔声道,“只是,来这样的学校,跟我签这样的协议,真是委屈你了。”

林轻岳咬了咬嘴唇:“有什么委屈,其实在哪都一样,我已经没什么事了,我就先走了。”

沈冰兰望着林轻岳的背影,笑而无言。

林轻岳走在走道上,龇牙咧嘴,如果不这样的话,他怕自己的眼泪会留下来。

他在自己的父母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流过一滴眼泪了,泪点本来没有那么低的,只是在听到沈冰兰说出你是个好孩子,以及真是委屈你了这两句话的时候,他眼泪差点没忍住。

好像真的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林轻岳看了看外面的夜空,星辰黯淡。

回到自习室,何柔还在苦算。

“还没写好么?”林轻岳有些惊讶,他这一来一回起码十几分钟。

“你出的这题,太难了……”何柔脸上苦兮兮的,让林轻岳忍不住心软。

“这题也不算很难吧,但是你只要掌握了这道题,以后再遇到三角函数基本就没有什么问题了……你再想一会,第一节课下课再想不出来,我就给你讲吧。”

“嗯……”何柔应了下来,继续埋头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

林轻岳假装看平时的练习题,但是目光总是忍不住瞥到何柔的身上。

其实说起来,沈冰兰的想法有点一厢情愿,因为林轻岳并没有打算追求何柔,对方和杨贞馨的事情他都知道。

就像礼诗说的那样,他是个聪明人,很多事情知道了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因为说出来也没有意义。

何柔是在和杨贞馨搞百合,可是知道又能怎么办?礼诗喜欢说谎也喜欢装乖。可是谁不喜欢乖巧的女儿?沈冰兰抛出何柔也是为了更好的拉拢住他,可是这对于林轻岳又有什么坏处呢?当晚望天兔说的话也未必是真的,可是计较真伪又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这些事情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意义。

总之第一节晚自习下课,何柔还是写不出来。林轻岳心里轻叹了一声,便给她讲题。

两节晚自习结束,何柔和林轻岳收拾书本准备回教室。

“真是太谢谢了,总是这么麻烦你……”

林轻岳摇了摇头:“没事的,只是明天就星期五了……你周六周日有没有空,我给你做考前指导吧。”

“真的么?”何柔眼睛一亮,可是又迟疑和为难地道,“可是你……”

“没关系的,我周末也没什么事,不过可能要多两个人。”

“嗯……那,在哪见?”

“到时候我联系你吧……你有手机吗?”

“有的有的,你记一下,15……”

林轻岳本来想拿出自己手机直接输入,但是想到现在用的是好多年前办卡送的破烂货,也没好意思掏出来,直接记在本子上了。

两人走到校门口分别,林轻岳这才掏出手机,把月舒和礼诗的信息发给沈冰兰。

坐上公交车,林轻岳打开微信,联系望天兔。

“在?”

“干嘛?”

“这个周末有个大漫展,你去吗?”

“……你是不是又缺钱了?”

林轻岳脸上笑了笑:“真不愧是我心灵的挚友。”

手机另一头的望天兔瞧了瞧四周没有人注意到,也龇牙咧嘴笑:“苟屁的挚友!你只有在缺钱的时候才会想到我吧!还有你上次给我修的图太随意了吧,根本不值我的至尊女帝套餐,快还钱!”

“咳咳,修图随意那是因为您天生丽质啊,没太多地方可修。再说了,你知道要把你修成完美的32G有多繁琐吗?整个清河市,除了我,还有谁有这样的手艺?”

“切,姑奶奶天生32G!这周漫展不去了,也没钱出片。姑奶奶我姓苏不姓许,钱又不是我家印的!”

“你周末是有什么事情吗?”

“学校有事走不开。”

“中专也有事?”

一道人影从窗户外飘过,望天兔连忙遮住手机假装盯着书看。不一会儿,又前后左右环顾了一圈,恶狠狠地:“就是破中专屁事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