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268章 怒火冲天的卡佩

#77wxw.com
(28+)
从眼前半蹲着的一名太阳骑兵手中接过信封,又从另一名禁卫骑士手中接过了信封。

卡佩将两封信件都打开,仔仔细细的看完。

半晌之后,才轻轻吐出一口气。

“有趣。”

有些阴郁的神色,浮现在卡佩英俊的脸庞上。

他居然被一群利乌滋以及利物浦的行政官剥夺了爵位!

甚至剥夺了上一任龙狮公爵法里奥-梅林次子的身份!

并未还被安插上了一个造反者的名头。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那位在狮心堡内常常以复杂目光盯着他的母后。

“真是狠心啊....我的波丽娜母后....”

被太阳骑士送过来的那封信件被卡佩攥紧在手心,体内的穴窍一动,一缕白芒出现在手心。

“噗呲!”

信件顿时成为碎片。

卡佩慢慢转过头,看着正在关心的看着自己的克雷斯道:“你回去亲自惩罚阿泰尔,我要让他在所有的人面前被抽鞭子。”

克雷斯先是一愣,随即连忙快速点头。

他从来没有见过卡佩大人生气,还发了这么大的火。

看着卡佩殿下离去的背影,克雷斯忽然有些可怜那个混蛋,在所有人面前被抽鞭子....这应该很影响阿泰尔那个家伙的威信吧....

没一会儿,待在外面的克雷斯正在安排着士兵们巡守,忽然发现几名暗子从卡佩殿下的营帐中走出。

心里一动,上前阻拦道:“你们去哪里?”

几名暗子一看来人,连忙尊敬的低头说道:“克雷斯统领,我们接受到了殿下的命令,要去为高文统领以及赫克托尔统领送信。”

克雷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忍不住问道:“殿下还有说什么吗?”

领头的那名暗子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说道:“殿下说,两位统领的竞争日期缩短,从三十天变成了二十天....”

暗子飞快的策马离去,留下克雷斯原地一人。

呢喃声飘散:“看来殿下被气的不轻啊....”

..........

不同于苏诺的高大城墙。

利乌滋的城墙仅有六米之高,而且厚度以及建筑材料都落后了不少。

上面正站着数十名手持弓弩的士兵来回警戒。

这座城市便是北郡最大的三个城市之一,与相邻不远的利物浦城市被称为北郡内的双子星。

比起苏诺来说,它们无疑更加城市化一些。

从城内多多囔囔的人群,又或者距离城墙极远的兵营。

又或者其他等等。

这显然是一座城市,并非是如同苏诺那样抵挡异类专门而建造的要塞,里面还建造了一个城中城的城堡。

安全系数甚至不必狮心堡差!

而此时,这座城市城墙上的一名弓手忽然一愣。

紧接着快速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确认没看错之后,连忙大叫道:“有情况!远处有骑兵出现!”

眨眼间,城墙上后方顿时出现了上百名神色紧张,手持弓弩的弓手。

一个个尽量压制恐慌的情绪,死死的等着远处而来的那一片骑兵。

不少弓手们的额头已经渗出来了紧张的汗水。

他们原本就不算标准的步兵,只是经过短暂的培训,被利乌滋城内的贵族们拉过来做壮丁的而已,见到这种场面,自然紧张。

甚至紧张到连去通知兵营的士兵以及城内的贵族都忘了,唯一有用的便是大吼着疏散平民,并且紧急关闭了城门吧。

不知过了多久,等到那些骑兵们离得近了些,才看清他们的旗帜。

“呼,好像是自己人。”

“确实,这是我们的骑兵,最前面那个持旗手我认识他。”

听着周围同伴们的话语,不少紧握着弓弩的弓手们都纷纷松了一口气。

不过,下一刻又有人提出:“那我们的步兵们呢?”

是啊!

跟随他们所出去的步兵们去哪里了?

那可是多达三千名左右的步兵们,而且个个都是参加过军队,服役过的士兵,可谓人人精英。

他们不是出去抓捕那些拒绝为公国效力的平民男人们去了?

但是他们人呢?

为何现在只有骑兵回来了?

虽然疑惑,但是成墙上的守卫们还在清楚的看到骑兵统领出示了令牌,并且打开了城门。

?????????????

“砰啪!”

陶瓷做成的酒杯被狠狠地摔在由青石磨光的地面上,碎裂成一片片碎片。

这个价值不菲的陶瓷酒杯最起码能够兑换近百枚银币。

却就这样被无情的摔在地上。

“劳尔死了?”

“步兵全体战死?”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你个杂碎你怎么不去死?”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响彻在厅堂内。

这里是利乌滋的博伦家族,而劳尔,正是被莱格拉斯一弓射碎的那名青年。

此时,厅堂内一个年近五十的老者正火冒冲天的盯着眼前的一名士兵。

士兵的战盔已经被打落在地上,坚毅的脸庞上有一道血红色的巴掌印。

“该死的!你这个杂碎没有骗我?我的劳尔真的死了??”

博伦子爵红着眼睛,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怒火以及悲伤询问。

“我确定。”骑士统领闷声答到。

“谁干的?”

博伦子爵红着眼睛,嘶声问道。

仇恨已经彻底入侵他的身体内的骨子里,他已经暗暗发誓要砍下来对方的头颅,为自己的儿子献祭。

“是卡佩殿下的军队,是他们的骑士团,一个甲胄胸腔前刻着大日图案的重甲骑士团。”骑兵补充道。

“重甲骑士团....我可怜的劳尔....”博伦子爵泪光闪烁。

“抱歉,博伦子爵大人,请节哀.....”

站在博伦子爵眼前的骑兵统领正准备安慰,却忽然眼睛睁大,闷哼一声。

“噗呲!”

利刃入肉的声音顿时传来。

博伦子爵的右手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柄锋利的短刃,此刻正狠狠的插在骑兵统领的心脏处。

“节哀?呵呵呵....我最疼爱的儿子死了....你要我节哀?不不不,你需要先去陪陪他,并且你的家人很快也会和你相遇....该死的...”

“你知道我为了我那可爱的儿子付出了多少吗?嗯?”

“即使前段时间上了他亲生母亲的床,我都原谅了他!!”

“但是你现在却告诉我他死了!?所以,你也得死!!”

PS:在老家,两更完成

 nbspnbsp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