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七九七章 吹了十几年的谢少尊【三更】

#77wxw.com
(26+)
宗平师兄弟三人,无意间得获宝物,可算天材地宝之流。

因感念当年苏神君恩德,故而有心将此宝物,进献于元丰山苏神君,同时也是想着,三人均已修成阴神,念在同源分支的香火情下,应当已有资格,被仙宗收归门墙。

哪知消息走漏,引来了玄天部高人。

此番若不是这小道士出手相救,他们师兄弟三人,倒也当真是危险了。

“小道友……”

宗相顿了一下,上前来,施了一礼,道:“今次蒙小道友出手,救我师兄弟三人性命,按道理说,以此宝相赠,以谢救命之恩,却也应当。只是,此宝原是要献于元丰山苏神君,我师兄弟三人……”

苏新风翻了个白眼,咕哝道:“我管你给谁呢,是宝贝反正就要了……咦?等会儿,你要送的谁?”

宗相看向师兄,迟疑了下,才小心翼翼道:“元丰山长老,无敌神君,苏庭。”

眼前这小道士,年岁不大,才仅十二三岁的模样。

而苏神君久居元丰山,已十年不曾入世。

这小道士修为虽然不浅,但年岁太小,或许不知当年苏神君在世上,是何等神威浩荡。

“你们三人是?”

“贫道师兄弟三人,来自于兴洪镇道观,乃是……”

“宗字辈三道士?”苏新风脆生生道。

“小道友认得我们?”宗平三人面面相觑。

“认得认得。”苏新风露出一脸憨态可掬的笑容,道:“我听我师父苏神君提过你们。”

“……”

宗平三人先是一怔,旋即惊愕道:“您是苏神君门下?”

苏神君近来不入世间,消息全无,只知在元丰山静修。

未想他这十余年间,竟是收了一位弟子?

不过先前那拍黑砖的一手,倒像是得了苏神君的真传。

“原来都是一家人。”

苏新风笑嘻嘻道:“没事儿,我过些天要回元丰山,这宝贝儿先给我,我给你们带回去。”

他才不管这三个道士,是不是宗字辈的那三个道士,也不管这三个道士是不是当真有心给师父送礼。

反正现在把礼物收了,回了元丰山再上交,绝对没错。

万一这三个家伙糊弄人,这就放跑了,到手的宝贝丢了,又算怎么回事?

这是师父教导之时,主动提点过的。

“这……”

三个道士,均有迟疑,然而如今损耗极重,未必能胜那一人一虎。

而且这个小道士,似乎也并未说谎。

至少从出手的路数来看,与苏神君堪称一脉相承。

“交与小道友,未尝不可,只是我们师兄弟三人,许久未见苏神君,意欲拜访。”

宗平顿了下,说道:“此外,我三人是元丰山分支道观,也想借此机会,看看能否归入祖辈门墙。”

苏新风闻言,摸着光洁的小下巴,说道:“这事好办,我给你们写一封信,你们去元丰山拜访,就当信物了。”

三个道士显得迟疑,但似乎也无其他办法,只好无奈点头。

苏新风取过一张白纸,往小手上吐了几下口水。

啪地一声!

白纸上多了一个湿漉漉的小掌印。

“行了。”

“……”

“这就是您的书信?”

“对啊,足够了。”

“这未免有些儿戏了罢?”

“我本来就是小孩子,儿戏就儿戏呗,反正能放你们进元丰山就行了,还有,那宝贝赶紧给我……”

苏新风伸出手来,便要接过那宝贝。

然而就在这时,天空倏地罩下一层阴影。

阴影之上,威势无匹,如山岳压迫下来。

“怎么来了个这么厉害的?”

小道士心头一跳,宝贝都来不及接,忙是跃上了虎背。

虎妖十分紧张,伏下身子,蓄势而出。

宗平师兄弟三人,也只觉天空之上,仿佛有山岳压落下来。

只见天穹上方,一片阴云,遮住了日光。

阴云之上,赫然有着许多人影,竟有二十余人之多。

当头一人,背负双手,气势凛凛,阴云从他脚下而发,二十余人竟都是借他阴云,才得以立在空中。

纵然六重天道行,能够驾风腾云,但要相助二十余位修行人,一同登天,道行自然不低。

这至少是一位阳神真人!

“是你们三个?”

这位真人,貌若青年,神色冰冷,看向宗平师兄弟三人,皱眉道:“你们不在兴洪镇,瞎跑什么?”

三个道士各自对视了眼,隐约明白什么。

他们并不认识这位真人。

但显然这位真人,是认得他们的。

这位真人来自于玄天部,看他道行高深,地位极高,只怕加入时日也不短了。

当年苏神君在兴洪镇,把司天监和玄天部,尽数困住,他们三人帮助苏神君,搜刮四方。

眼前这位真人,十有八九,也是当年被他们连裤子都脱了的。

“念在苏神君的份上,今日饶你们一命。”

这真人目光扫了过来,看向那小道士,冷声道:“小子,你敢杀我玄天部火山令,若不杀你,我玄天部威严何在?”

宗平等师兄弟三人,当下便要开口。

然而小道士苏新风却眨了眨眼睛,满面无辜,道:“你念在苏神君份上,可以饶过他们,为什么不饶我?我可也是元丰山的弟子呢……”

真人闻言,目光微凝,道:“元丰山弟子?”

他心头一跳,不过倒也不算多么意外,此子年岁尚小,竟然修成阴神,简直不可思议,也就只有各大仙宗,才能教导出这样的少年奇杰来。

但他好歹也是临近半仙层次的人物,执掌第二分部,威严厚重,却也仍然是面色不变。

“元丰山又如何?”

真人说道:“你元丰山的苏神君,我还忌惮两分,但你一个元丰山出来的小道士,杀我玄天部之人,我身为第二分部之主,若还不能为他报仇,还如何立足?”

他蓦然挥袖,冷哼道:“元丰山固然是仙宗道派,可也就只有苏神君能入我眼……昔年本座与苏神君一战,稍逊半筹,才敬佩于他,可也不是敬佩他苏神君一人,就要畏惧你元丰山满门上下。”

他这番话一出,身后的诸多玄天部徒众,无不露出敬仰崇拜之色。

就连苏新风这小道士都吓了一跳。

虎妖腿也软了,低声道:“主公出手,一向猛烈,跟他斗法过的,没几个能保得性命的……这厮跟主公交手,居然得以存活下来,恐怕不是俗类,本事怕也极高。”

小道士咽了咽口水,他知道自家授业恩师的厉害,也知道恩师苏庭出手,极少能留活口,能够在他老人家手下存活的,自然不是一般货色。

难道这才下山,就只能报出恩师的名号来保命?

这要是让师父他老人家知道了,铁定吊起来打。

“你是哪方人物?”

“本座玄天部第二分部之主。”

“是你?”小道士怔了一下。

“怎么?”第二分部之主皱眉道:“你认得本座?”

“第二分部之主?”

小道士眨了眨眼睛,说道:“你就是那个得了我师父的神刀,本领大增,于是意气风发,召集各方修行人,镇压全场,试图威压八方,广收徒众……结果被我师父一道天雷打趴下,又被他一巴掌拍傻了的谢少尊?”

那青年真人如遭雷击,怔在原地,半晌未有出声。

小道士摸了摸脸,脆生生道:“我听人说过,当时有妖仙来寻我师父麻烦,所以我师父忙着斩仙,没空理会你,饶了你一命……然后你就仗着我师父没有一巴掌拍死你,拿这件事情,吹了十几年之久么?”

谢少尊磕磕巴巴道:“我……我没有……”

小道士神色古怪。

宗平师兄弟三人半晌未有开口。

谢少尊身后多位玄天部徒众,面面相觑,隐约有些担惊受怕。

万一谢少尊失神,或有意灭口,把他们从高空上直接抛了下去,该如何是好?

谢少尊面色变幻不定,伸手一挥,只见阴云瞬息远去,

他尽管杀机在心,但也知晓,此子称苏神君为师。

一旦杀了这小道士,他无论逃到天涯海角,也都躲不过苏神君的追杀。

“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