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七九九章 苏神君再次入世【五更】

#77wxw.com
(26+)
黎山。

小道士苏新风经过了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这座大山。

他前次救下了宗平师兄弟三人,又惊走了谢少尊,旋即从宗平师兄弟三人手中,把那宝贝取来,驾驭猛虎,来到了这黎山所在。

“终于到了啊。”

小道士略带婴儿肥的白皙脸蛋上,还显得有些脏兮兮的,他胡乱擦了擦,说道:“这外界的世界,也不大好玩,等我从山神手里,把神甲带回去,回山闭关算了。”

妖虎闷声道:“其实也挺好玩的,不过咱们都在山林里行走,没有踏足真正的城池里头,之前主公的神将甲,骑着我下山,斩杀六神断元刀的传承……期间他变成原身模样,我被主公变成一条大黄狗,去了好多热闹城池,逛了好多庙会,吃了好些东西,主公经过青楼时,还总是停下脚步,老想着去喝花酒,但每次都抬头看看天空,然后就不敢去了。”

小道士想了想,说道:“那回去时,你变成大黄狗吧,咱们去逛逛大城,我想试试喝花酒。”

妖虎嗯嗯点头,道:“我也想喝。”

这一人一虎,朝前而去。

小道士转过头,看向那边,说道:“等会儿,去那江边,我要洗把脸……师父说咱们要有规矩,这可是去面见山神,我作为晚辈,不能这么衣衫不整,脸面不洁。”

妖虎忽然颤了一下,腿都软了。

“怎么了?”

“当年我跟主公来时,主公骑着我在江面上,来回走了十几趟……”妖虎缩了缩脖子,道:“江底下有尊妖仙,唤作漓江龙王。”

“漓江龙王?妖仙之辈?”小道士思索了下,道:“它是我师父的旧识?我要不要去拜访它?”

“别啊……”妖虎惊惧道:“当年主公可是不怀好意,想要引它出来,跟它打一场的,你以为是主公的好友呢?它当年不敢对主公下手,是因为主公名传天下,号称斩仙屠神,可是咱们俩道行太低,指不定它随口就给吞了……就算主公能为咱们报仇,吃都被吃了,说什么也晚了。”

“这倒也是。”小道士想了想,道:“咱们进山找水罢。”



一人一虎,踏足黎山之内。

这座黎山,也非寻常之地。

内中不乏精怪妖物。

尤其是大妖之辈,盘踞各方。

感应到外来妖虎,当下便也都颇具敌意。

小道士坐在虎背上,却发现这头妖虎的脚步也有些虚浮软弱。

“你这个不争气的家伙,还整天吹嘘自己是山中之王呢,知道的认得你是只老虎,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大猫修炼出来的。”

小道士狠狠一个小巴掌,拍在它脑袋上,道:“咱们可是代表元丰山来的,象征着我师父苏神君的脸面,你要是丢脸了,我回去就让师父把你炖了。”

妖虎闻言,浑身一颤,勉强站稳。

然而来自于各方的威压,却又更重了几分。

妖虎几乎跪了下去。

小道士恼怒道:“赶紧起来!”

妖虎晃了晃身子,忙是起身来,口中说道:“没事没事,它们都是野生的货色,我是家养的,比它们娇贵,不跟它们一般见识。”

小道士哼了一声,说道:“赶紧进山去,找到山神所在,在山神面前,它们一定不敢放肆。”

妖虎点了点头,却不禁问道:“要是还没找到山神,它们就扑上来了呢?”

小道士骂道:“那你就去填饱它们的肚子。”

妖虎抖了抖身子,道:“那咱们还要找水沐浴洗身么?”

小道士伸手入怀,直接掏出个板砖。

妖虎倏地迈开四条腿,朝着山中深处,猛扑过去。



山中深处,妖虎在各方大妖的威压之下,横冲直撞。

到了这里,几乎瘫软了下去,趴在地上,伸出满是倒刺的舌头,呼呼喘着粗气。

小道士从虎背上下来,看着这货,不禁叹了口气。

“这么不中用,干脆过年上桌算了。”

“……”

“你继续躺着,别挡着我。”

小道士往前走了几步,聚起法力,大声喊道:“元丰山苏神君门下弟子苏新风,奉师命而来,求见黎山之神!”

他稚嫩的童声,这才落下,前方的岩石上,忽然多了一个黑衣青年。

小道士吓了一跳,忙是抱住旁边的妖虎,咽了咽口水。

“哪来的小毛孩儿?”

黑衣青年蹲坐在岩石上,手肘撑着膝盖,似笑非笑。

小道士徐徐吐出口气,摸了摸胸口,说道:“您不愧是神灵,出现的方式真是神出鬼没,吓死我了……我都说了,我是元丰山苏神君门下弟子苏新风,奉师命来的。”

黎山之神笑着说道:“十几年不见,他苏庭倒是还收徒了,你也算有福,得以拜入无敌当世的苏神君门下……不过才十来岁的年纪,稚气未脱,便敢放你下山来,也不怕被人打死,白费他一番栽培。”

小道士撇了撇嘴,说道:“我都修成上人了,可厉害了。”

黎山之神说道:“苏庭是让你来取神甲的么?”

小道士点点头,说道:“家师是让我来取神甲的。”

山神缓缓说道:“神甲前次损耗太重,就算是本神出手,也耗费了十余年光景,才能修复完成,而当初留存的材料,也都用完了……你要告诉他,今后再有损毁,本神也无能为力了,就算他能给本神搬来一件仙宝,本神都帮不了他。”

小道士眨了眨眼,说道:“我知道了。”

这小道士说完之后,便要上前去,伸出细嫩的小手,脆生生道:“那您把神甲给晚辈,我要回山复命去了。”

山神平静说道:“你说你是苏庭的弟子,本神倒也不怀疑你,但神甲毕竟不是俗物,单凭你一言,便要领去神甲,万一出了差错,岂非成了笑柄?苏庭应当给了你信物的,将信物拿出来,本神验过了身份,自然会把神甲交与你手,让你带走。”

小道士闻言,忙是伸手入怀,取出一块令牌,递了过去,说道:“这就是家师的信物。”

山神接过了这令牌,细看了一遍,点头说道:“确实是苏庭的信物。”

他这般说完之后,当下便要将神甲取出。

然而心中忽然一动,却停了下来。

“尊神还觉得有什么不妥么?”小道士这般问了声。

“倒是没有什么不妥。”

山神顿了一下,忽然点出一缕神力,点在令牌之上。

嗡地一声!

令牌轰然炸开!

山神面色微变,瞬息退后。

小道士也吓了一跳。

瘫在地上的妖虎,顿时吓了一跳,一跳十丈高。

而令牌所在位置,蓦然炸开。

连虚空都被炸穿,穿出一个宛如漩涡般的破洞,长久未有消隐!

“破碎虚空?”

山神面色变了又变。

而在虚空破碎的所在。

便见一道身影,徐徐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