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八百章 白乡城盛会【六更】

#77wxw.com
(26+)
黎山之中。

神域之内。

苏神君的信物,轰然炸开,虚空破碎,化作一个漩涡。

而漩涡之中,便见一人,徐徐走来。

这人背负双手,貌若少年,五官端正,气度昂扬。

他面带微笑,一步迈出,便站在了这黎山的土地上。

“……”

场中寂静了一瞬。

黎山之神赵徐目光微凝,饶是以他神灵的眼界,却也极为惊异,眼神之中,惊疑不定。

妖虎更是显得茫然。

小道士苏新风怔怔道:“师父?”

只见虚空中走出来的少年,看了过来,笑着说道:“你做得很好。”

山神赵徐皱眉道:“怎么回事?”

苏庭轻笑一声,也未有急着解释,伸手一挥,便见地上长出了一株树木,旋即又朝四面八方生长,顶端赫然是一片光洁。

他伸手一挥,手中落下了一套茶具。

“不急,十余年不见,边喝茶边说。”



只见山林当中,树木生长,形状奇异,宛如矮桌。

苏庭与山神,相对而坐。

妖虎伏在一边。

小道士苏新风,侧立一旁。

“上等法宝?”

山神赵徐眉头一挑,说道:“炼就上等法宝,却不是用来对敌,而是用来饮茶,苏神君果真非比寻常人仙之辈,着实有仙神的气派。”

上等法宝,往往多是护身至宝,或是攻伐至宝。

但如眼前这套茶具,不能护身,不能攻伐,而且瓷器脆弱,就算是上等法宝,也是能够轻易损毁。

能够把一套茶具,炼成上等层次的法宝,便已是极为奢侈的做法了。

“惭愧,苏某一向勤俭节约,此宝是正仙道的创派祖师,道玄仙翁所赠。”

苏庭笑道:“他老人家造化通玄,轻易炼就这等法宝,十余年来,苏某用以冲泡饮茶,陶冶身心,得益不少……”

他倒了杯茶,作了个请势。

饶是赵徐这样的神灵,饮下此茶,却也不由得感到身心舒畅,赞了一声。

“茶是喝了,但你借我黎山为遮掩,总该给本神一个解释。”

“呵呵,原本是想神甲已经修复完成,我又不好轻易出门,便也命这小弟子,前来向尊神取回神甲。但是,恰好昨日修成一门大神通,心念一动,便有了几分想法。”

“大神通?”赵徐神色惊异。

“正如尊神所见。”苏庭饮了一口,悠然道:“破碎虚空之法。”

“破碎虚空?果然是大神通……”

赵徐神色凝重,他作为天庭册封的黎山之神,却也没有这样的本领。

据他所知,无论是破碎虚空,还是开辟一方,俱都是无比奥妙的法门。

莫说是他这山中神灵,便是天上的仙神之辈,却也不见得能够办到。

就连守正道门的正一地仙,仅差半步,便能成就真仙的人物,却也未有这样的本领。

能够涉及虚空之法的,均已是真仙之辈。

甚至于,真仙之中,也未必都能修成这等本领。

“你尚未成仙,竟已能穿梭虚空,简直不可思议。”

山神赵徐吐出口气,说道:“都说你堪比谪仙,但现在看来,那位已然得道的小仙翁,却也不见得有穿梭虚空的能耐……你比之于他,或许还要更胜一筹。”

苏庭谦虚道:“过奖过奖,也才一筹。”

赵徐脸色一滞,想起这厮压根不经夸,过了十余年光景,也是一样,当下挥袖道:“闲话少说,你借助信物,破入我黎山神域之中,究竟是为了什么?”

苏庭笑了一声,说道:“尊神也是知晓,而今诸天仙神,想要诛杀我苏庭的,数不胜数……每当我要走出元丰山,天上地下,必有无数目光,盯在我的身上,各方人物蠢蠢欲动,故而今次,借尊神为遮掩,从这里出发。”

赵徐眉头紧皱,道:“你避开各方眼线,又要重新入世,究竟想要干什么?”

苏庭没有直接回应,只是看向了小道士,说道:“从今日起,你便在这黎山之中,跟随山神修行,待为师亲自来接,你才可离开此处,懂了么?”

苏新风怔怔道:“师父,不是说好了出来历练的么?难道你不是放我出来玩的?”

苏庭屈指一弹,恼怒道:“自己在这里玩蛋算了,为师还有大事要办。”

言语落下,便见他法力运转。

刹那之间,便见苏庭的身材面貌,逐渐变化,赫然变作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道士,与苏新风一般无二。

苏新风看得呆了。

妖虎也一脸茫然。

赵徐沉吟不语,已然明白了苏庭的用意。

“你在黎山之中,不得外出,为师暂借你的面貌,在外行走,做些事情。”

苏庭笑着说道:“放心,为师最多三五个月,也便回来了。”

苏新风张了张口,道:“三五个月?”

对于修行有成的人物而言,三五个月,自然不算长久。

但对于一个十二三岁的小道士而言,三五个月,便算是十分长久了。

“我……”小道士似乎想要说什么。

“行了,少跟为师讨价还价,不然吊起来打。”

苏庭挥了挥手,才看向赵徐,说道:“这些时日,劳烦尊神照看了。”

赵徐沉吟片刻,却也没有拒绝,点了点头,但却又说道:“你修成这等穿梭虚空的大神通,出现在我黎山之中,扮作你弟子的面貌,行走在外,然而各方人物尽都以为你在元丰山安然修行……此举倒真是玄妙。”

苏庭笑道:“我还运用五行甲,在元丰山洞府之中,留了一个化身,除非仙家亲至,否则,寻常半仙,也看不透我的变化。眼下除却尊神之外,世上无人知晓,我苏庭再一次踏出元丰山之外了。”

赵徐说道:“你本身外出,定然引得各方风波无穷,诸天仙神目光也都齐聚于你,换作一个小辈,倒也还好……至少仙神之辈,还不至于对你的弟子出手。不过你这位神君,不在门中好生修行,又要出来搅弄什么风波?”

苏庭饮了杯茶,道:“尊神似乎对苏某有着许多误解,须知苏某在外,一向低调内敛,不从招惹事端,只是无奈平常都是事情找上门来而已。”

赵徐略感无奈,摇了摇头,似是想到什么,说道:“你闭关十余年,而今想要出关,无非是为得道成仙之事罢了。”

苏庭眉头一挑,似笑非笑,道:“何出此言?”

赵徐淡然道:“要么是你即将得道,要在成仙之前,入世清理一番旧账,否则成仙之后,碍于天庭所限,不好出手……要么,是你找不到得道成仙的契机,心中急切,想要外出,寻访机遇。”

苏庭放下茶杯,悠悠说道:“心中急切,此言何解?”

赵徐问道:“你是当今世上,最为年轻的仙宗长老,也是最为年轻的九重天半仙,但十余年来,驻足于此,你也年过四十了罢?”

苏庭闻言,恼怒道:“三十八周岁!虚岁才三十九!”

赵徐缓缓说道:“小仙翁葛正轩,四十不惑而得仙道,你名声一向不比他低,隐约被尊为双星耀世,换作葛正轩本身,或许还不觉得怎样……但你这厮,从来不甘于人下,定然要想尽方法,在一年之内,真正得道成仙,长生不朽。”

苏庭喝了口茶,斜了他一眼,哼了声,道:“苏某人一向淡泊名利,凡事只为得道成仙,哪里是为了什么争强好胜?”

说完之后,便见这小道士模样的苏神君,挥袖而起,收了茶具,道:“不跟你废话了,好好照看我这小弟子,再过三五个月,我办完了事情,便回来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