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八一零章 斩魔之事功成过半

#77wxw.com
(28+)
中土魔门,藏在这样一座大山当中,但仔细想来,苏庭却也不觉得多么意外。

尽管魔道是以蛊惑人心为主,可这里是中土境内,三大道门仙宗立足于此,各方修仙道派,俱都是正统道家门派,对于魔道修行人,可谓是深恶痛绝。

倘如隐藏不当,便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与其如此,干脆隐在深山,尽管诸多不便,但至少稳妥一些。

“隐藏得倒不错。”

苏庭嘴角勾起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意,一闪而收。

妖虎看向深山之中的大阵,心中惴惴不安,但想起自家主公在人间无敌的本事,心中便也安定了许多。

百元道人临到近前,不敢再行,而是转而运使魔功。

只见一股隐藏的魔性,从他丹田深处,徐徐而出,侵入法力之中。

旋即便见他法力中收敛的魔气,被魔性引发,化作了浩大之力。

他的本领,似乎比先前更强了许多。

“他对于魔功的造诣倒是不浅,恐怕在踏破阴神之前,便已入魔,才能把魔性隐藏得如此深沉。”

苏庭心中暗道:“魔性更为桀骜不驯,一旦入魔,法力便如脱缰野马,愈发奔腾,影响心智,但正是这样疯狂的法力,往往会让自身的本领,变得更强横一些……这也是许多修行人,一念之差,坠入魔道的原因。”

百元道人以魔气,打入那阵法之中。

顷刻之间,阵法便有感应。

看着阵法已有反应,百元道人笑了一声。

“这便是我等独有的本领,若是外人的法力,阵法便会反击,只有我辈中人的法力,才能如此平稳,但这样也打不开阵法,只能等侯内中的同道,为我等打开阵法。”

百元道人说道:“听说只有长老一级的人物,才掌握有打开阵法的法印。”

说完之后,他顿了一下,说道:“等你跟随首领修炼之后,他会传你,关于我辈中人独有的法门,可以将你的法力,转化成更为不凡的法力,超脱五行,不受克制……而且收放自如,平常时候,外人根本看不出来你的法力变化,而一旦变化,你法力的威能,将会倍增。”

苏庭脸上适当表现出来一个惊讶而向往的神情。

百元道人见状,心中觉得十分满意。



未过多久,内中便有魔道之人,前来接应。

中土魔门,不如北域魔宗底蕴深厚,故而百元道人这位四重天的人物,在魔门之中,地位并不算低。

前来接应的数位魔道弟子,修为大约等同于三重天凝法的道门弟子,俱都十分恭敬。

百元道人却也懒得理会他们,才看向苏庭,笑着说道:“咱们进去罢?”

苏庭点了点头,显得稍微有些腼腆,随之入内。

内中的布置,与一般的宗派,并无多大不同。

毕竟中土魔门的根底,还是中土人士。

只是魔道之所以是魔道,只因为他们可以蛊惑人心,让人坠入魔道之中,成为他们的一份子。

例如当年的齐岳一般,作为先秦山海界的首徒,受到宗门极大栽培,乃是先秦山海界最为杰出的真传弟子之一……但先秦山海界耗费无数所栽培出来的杰出弟子,便也投入了魔道。

再如苏新风这般,天资悟性不凡,出身元丰山,倘如受魔门蛊惑,转投魔道,对于元丰山而言,自然是极大的损失与耻辱……当然,苏庭的对于自家的真传弟子还是有着不少自信,就算此行是苏新风亲自前来,也不会这般简单,便被魔道套了进去。

“这小子鬼精鬼精的,宋新安想要设计他,还差了几分火候。话说回来,他初次离开元丰山,而今在黎山,也不知怎么样了,老子居然怪想这小王八蛋的。”

苏庭心中暗笑,面上却露出好奇之色,四处打量。

妖虎则发觉到了,此处魔气森森,各方均是修行魔功之人,让人感到心惊胆颤。

苏庭扫过一眼,心中微沉。

从表面来看,中土魔门跟其他宗派,并无什么不同。

但他感应到,周边许多血腥气。

在这里的杀戮与争斗,似乎并未受到太过于严格的管束。

魔道自称要建立自由的天地,而在这里,高低贵贱,更为分明……或者说,是弱肉强食,更为分明。

实力决定了地位的高低,便也决定了任意妄为的层次。

但至少为了避免魔道断绝,暂时来说,还是有些管束的。

比如苏庭来此,或许魔道之中的长老,早有知晓,避免场面过于血腥,从而让这个年纪尚小的新人产生抵触,故而并未亲眼看见杀戮和争端。



百元道人领着苏庭,来到了门中一处。

这里层次分明,魔道真传弟子正在修炼,杂役弟子正在做事。

这些杂役弟子,大多是无门无派的散学修士,或是原先武林中的习武之人,甚至是凡尘百姓,只是被点化入魔,归入魔道,他们本身没有多少修为,故而入魔之后,本事也不大,在这里算是底层。

但只要他们修行入门,有了本事,地位便截然不同,如草蛇化龙。

苏庭收了目光,稍微低头。

过了片刻,才有人来迎。

百元道人和苏庭一齐入内。

而妖虎便留在了外头。

入了院中深处,才见一个老者。

这老者盘膝而坐,呼吸吐纳。

但他呼吸的气息,却宛如两条细小的黑龙,吞吐不定。

苏庭目光微凝,暗道:“这老者也是阳神真人,至少修炼了二百年的光景,而今一朝入魔,便成了魔道的臂助……难怪短短十余年光景,中土魔门便发展壮大到了这般地步。”

百元道人上前去,也未施礼,背负双手,笑着说道:“慕长老。”

老者倏忽睁开双眼,眼眸墨黑,沉声说道:“宋新安说的惊艳奇才,已经来了?”

百元道人低声道:“就在晚辈身后。”

老者越过百元道人,目光落在了那小道士身上。

小道士面貌稚嫩,年岁不过十二三,然而身上却有法力气息,显然修成阴神,再看他双目纯净,犹自带着几分天真。

这正是能够轻易塑造的苗子。

“好。”

慕长老笑着说道:“老夫且问你,你为何加入我等?”

苏庭微微咬唇,过了一瞬,才道:“我的好朋友被人杀死了,但玄天部的规矩,让我不能杀他……宋新安说过,你们要建立一个没有规矩,没有束缚,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天地,我也想要让这个世界,变成那个样子。”

他低下头,轻声道:“如果这样,当时我就不用顾忌,我就可以打死他了。”

慕长老眼神中顿生赞赏之色,说道:“很好,你过我这关了,过来……”

苏庭依言,乖乖走了上来,就像一个乖巧而怯弱的小孩儿。

慕长老仔细打量,运使法力,又在苏庭身上转了一遍。

苏庭收敛了自身法力,甚至强行改变真人之躯。

慕长老远不如苏庭,察觉不出端倪,只发觉此子果然根骨不凡。

“你在这上面滴血,便算是你的信物了。”

慕长老叹息说道:“如你这般出色,老夫本该好生教导于你,但首领肯定要把你夺走,如此也罢,让百元领你去见首领,受首领教导罢……可惜魔门还需要他来振兴,可惜老夫道行不如他,不然打死他,就能收你为徒了。”

百元道人低下头,只当没听见。

苏庭眨了眨眼睛,稍显愕然迷茫,但还是依言,在信物上滴了血。

慕长老又伸手一翻,取出一本簿册,翻开到三十页,道:“本门七脉之众,老夫将你归在第一部,你在上面,签个名字,运用法力,按个印记。”

苏庭点了点头,在上面签了个名字,又运用法力,摁了个印记。

慕长老又取出一张白纸,笑道:“把你的姓名,年岁,来历,身份,经历,修行的进境,都写上去,老夫根据名册,为你归列。”

苏庭迟疑了下,看向百元道人这个唯一的熟人。

百元道人觉得他已对自身十分亲近,于是颇感满意,点了点头。

苏庭这才逐一写下。

慕长老扫了一眼,笑道:“行了,百元,你领他去首领那边。”

百元道人点头道:“好,小道友,你随我来罢。”

苏庭嗯了一声,跟随在后。



眼见二人离去,慕长老才将名册和那白纸,分别归列,运用阵法,镇封起来,并转移到了别处。

只是此时此刻,跟随百元道人而行的苏庭,眼神中闪过一缕笑意。

“名册已获,斩除中土魔门之事,已成大半。”

 nbspnbsp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