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八一二章 血面门之主八叶剑君

#77wxw.com
(26+)
殿宇之中。

魔门首领招了招手,示意苏庭近前。

苏庭露出些许怯弱之态,有一种细微的陌生疏离感,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上前去。

魔门首领缓缓说道:“本座要点化你,而非是要杀你,不用过多忌惮……你是哪家的孩子,小小年纪,道行不浅,且防范之意,倒也不差。”

苏庭颤颤道:“我……我……”

魔门首领轻笑道:“本座不怪罪你,你上来罢。”

苏庭这才上前来,立在他的身前。

魔门首领一指点出,正中苏庭的眉心。

苏庭怔了一下,呆呆定在那里。

场面一时寂静了许多。

百元道人带着几分羡慕之色。

妖虎伏在地上,隐约有些想要后退。

而魔门首领将魔气灌注到了苏庭眉心之中,便收了手指,静静看着苏庭。

只见这个小道士,面色变了又变,眼神阴晴不定,渐渐变得狰狞,渐渐又变得狂放,时而愤怒,时而畅快……他被掀起了诸般情绪,却又没有以往的遮掩,将自身的情绪,喜怒哀乐,尽数展现在了面上。

过了许久,才见得他归于平静。

小道士抬起头来,似乎与先前一般无二。

而实际上,他的眼神深处,已添了几分难言的意味。

那是一种挣脱了囚笼之后的喜悦,或者说是癫狂。

“天地秩序,礼仪规矩的束缚,便是一种无形的枷锁,只有打碎这个世界,重建一方天地,才能没有枷锁的束缚。”

魔门首领缓缓说道:“但我辈中人,尚不足以改天换地,却要先破了自身心里的枷锁……什么道德,什么善恶,什么礼仪,什么规矩,尽都是枷锁,尽都要破灭,尽都是可笑至极的愚钝束缚,只有摒弃了心中的枷锁,你会发现这世间的一切规矩,都如此可笑。”

苏庭目光与先前再不相同,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他没有了刚才的怯弱,没有了刚才的畏惧。

他反而有一种难言的张狂。

落在妖虎眼中,这仿佛在瞬间换了一个人。

若不是妖虎知晓苏神君的本事,或许还只当他是被侵占了肉身。

“你悟性很高。”

魔门首领赞赏点头,看着这小道士的变化,心中颇为满意。

经他一番点化,这小道士便已入魔。

而今魔种深种,可以尝试修行魔功。

“百元道人,你且退去,这孩子便留在这里,接下来一个月,本座会亲自教导他。”

“是,首领。”

百元道人躬身一礼,又看向那头妖虎。

魔门首领看了一眼,点头说道:“你自行退去罢。”

百元道人闻言,便即告退。

魔门首领看向了妖虎。

妖虎心中一凛,隐约知晓了这魔门首领的意思。

他不但要点化小道士,还想把它这头妖虎,也一并点化,变成一头魔虎。

妖虎不禁朝着苏庭看了过去。

它可不愿入魔,它更不愿被苏神君宰了上桌。

“首领……”

苏庭忽然上前去,出声问道:“我很好奇,咱们这么多人,叫什么名字?”

魔门首领闻言,看了过来。

再被他点化之后,这个小道士,性情大变,不再是唯唯诺诺,怯弱畏惧,眼下颇有不顾规矩,肆无忌惮之感。

这正是入魔极深,无视规矩,无视尊卑,桀骜不驯的象征。

这位魔门首领,却也没有动怒,反而笑着说道:“此处名为血面门,但是我等众人,各有出身,在门中修行成长的,反而还在少数。例如你一般,出身定然不凡,但本座不会逼你脱离宗门,反而要你在宗门之内,传播我等理念,让更多的修行人,加入我们,成为我们。”

苏庭应道:“我知道了,但这血面门,有什么讲究么?”

魔门首领笑了一声,指着自己的面具,说道:“早年本座修剑,无意间得获此宝,从中看透了天地的道理,看透了虚假的秩序与规矩,悟透了真正的人生。”

“本座自思,应改变天下,故而创立血面门,将我等的理念,广传天下。”

“而这面具,更能让我等法力变化,超脱五行,威能倍增,”

“适才本座点化于你,实则便是借助了这面具的力量。”

“这面具上,还有一部功法,乃是前人所留。”

“我依照此法,创立十八部功诀,各有不同,而你天资不凡,日后定能继承本座衣钵,今日本座传你的,便是此中至高秘诀。”

他招手道:“你且过来,本座传你。”

苏庭闻言,近前而来。

妖虎悄然后退。

“这便是血面门的根源么?”

“不错,本座创立血面门,而昔年得获此物,便是根源。”

“原来如此,难怪罪孽会加于我身,原来是遭了因果之罪。”

苏庭临近前来,倏地伸手,按在魔门首领的面具上,笑道:“那么揭下此物,便断了根源罢?”

魔门首领蓦然一惊,还未反应过来。

轰地一声!

苏庭手上高抬,忽然将面具揭开。

与此同时,他左手一指,点在了魔门首领的胸前。

噗嗤一声!

魔门首领如受重击,倏忽身形破散!

然而这散开的血雾,却退开十丈,凝聚原身,他面色惊疑不定,喝道:“你究竟是何人?”

苏庭挥了挥手,身形蓦然长开,面貌略有变化。

顷刻之间,他便从一个小道士,变成了貌约二十的年轻人。

“八叶剑君,原来是你。”

苏庭叹了一声,道:“魔门竟是出自于你。”

这位中土魔门的首领,赫然是苏庭曾经见过的那位大真人,得到了昔年青莲剑仙李八百传承的八叶剑君!

如今这位八叶剑君,道行已至九重天之高,但他气息眼神,俱与当年不同,入魔已深,再无当日的仙风道骨。

“苏神君?”

八叶剑君面色骤变,露出骇然之色。

苏庭伸手背负双手,道:“不枉我多日装扮,还是找到了根源,念在你我当初相识一场,你束手就擒,我饶你一命,请动高人,为你清除魔性,恢复本我。”

八叶剑君惊骇不已,然而目光落在了那面具之上,却忽然变得狰狞。

“如今的我,才是我该有的本性,此乃世人之天性!”

声音未落,他伸手一抬。

咻地一声!

一道剑光,刹那穿破虚空!

直指苏庭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