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八一三章 苏庭斗八叶剑君【三更】

#77wxw.com
(26+)
昔年青莲剑仙李八百,乃是蜀国剑道高人,在八百年前陨落。

他临死之前,将自身所学,记在八片青叶之上,散于各方。

八百年前,不乏有人得获青叶,得获剑道传承,但最后只有眼前这位八叶剑君,将李八百所授的八叶齐聚,修车成剑道,受尊为八叶剑君。

苏庭昔年曾与之有一面之缘。

未想今日再见,物是人非。

“杀!”

八叶剑君目光森冷,杀机凛冽。

这一剑聚集了九重天半仙的剑意,内中更是深藏魔气,阴邪冷冽。

这一剑之锋锐,足以洞穿山岳,直指云空。

这一剑凝练在一指粗细,沉凝无比,凌厉至极。

“白虎衔剑!”

苏庭神色平淡,左手作剑指之势,立于面前。

倏忽风凝成虎,凶猛威严,猛地从他剑指之上,扑了出来,张口便见那凝练无比的剑光,衔在口中。

白虎犹自未停,衔剑而去,直扑八叶剑君。

剑芒倒转,直指八叶剑君!

“什么?”

八叶剑君面色骤变,横剑在前,咬破舌尖。

噗地一口鲜血,洒了出来。

鲜血刹那凝结,化作一朵血色莲花,护在身前。

但听得白虎吼声骤起!

白虎衔剑,斩破了血莲!

口中之剑,就此消去!

而白虎犹在,扑近前来!

“斩!”

八叶剑君面色凝重,一剑斩去,与白虎相持。

苏庭目光微凝,露出几分赞赏之色。

而那头妖虎已是颤栗不已,已是悄然退出了殿宇之外。

前方争斗的两人,俱都是九重天半仙的道行,但苏神君的本领,早已能敌仙神,而这位八叶剑君,却也是入魔之辈,非是寻常人仙可比。

好在他二人争斗,颇为收敛,并未波及。

否则它这头未足六重天的小妖,只怕难逃劫数。



“剑仙传承,果然名不虚传。”

苏庭感慨道:“可惜你走入了魔道。”

八叶剑君抵御白虎,紧紧咬牙,寒声道:“什么是魔道?我不过是要揭开世人虚伪的面貌,毁去无用的秩序规矩,打破束缚人心的枷锁……我要释放天性,留存本性,叫什么魔道?苏神君,你一向桀骜不驯,却也被正道所累,你该尝试接受我辈中人的理念。”

苏庭冷笑道:“接受个屁!本神君斩杀的魔君,比你见过的魔头还多,这面具本就是从我苏某人手中丢出去的,当年我尚且不受面具所惑,你一个心志不坚,被面具所惑的,也想拉我入魔?”

八叶剑君面色骤变,心神颤动。

那白虎蓦然怒吼出声,一爪按了下来。

八叶剑君闷哼一声,但却借力,往后撞破了殿宇,隐入了阵法之中。

“这个面具,原是北域魔宗的第一魔君拥有,被本神君所杀,面具落于我手。”

苏庭背负双手,淡淡说道:“当年的第一魔君,尚且不是苏某的对手,你得了这个被苏某视如废物的面具,便自以为看透了世事,看透了世人,看透了秩序……就凭你这点本事,就算面具还在你手上,又怎么能与本神君相提并论?”

他言语之间,额头第三只眼,徐徐打开,扫过各方阵法。

八叶剑君游走于剑阵之中,无有定处,似乎正在借助剑阵,而积蓄大势。

苏庭却不急着破阵,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而在魔门另外一处。

慕长老适才将那名册,连同小道士苏新风自述的来历身份的纸张,尽数归列,封镇起来,并且运用法术,转移到了秘密之地。

那一张宣纸,以及那一本名册。

便在这阴暗的地室之中,静静躺着。

然而倏地一瞬,却见那宣纸无风飘扬。

宣纸外层不断脱落,只留下关于字迹的轨迹。

过得片刻,便见这张宣纸,宛如人形,落地而化。

剪纸为马之术!

在当时书写之时,苏庭暗中运法,在墨水上留下了他的法力,并且字迹如刀,切割了外层的纸屑。

此刻便见这“白衣黑纹”的力士,伸手一挥,此处十二本典籍,尽数落入手中。

这其中有着七本,赫然便是中土魔门的名册。

而另外的典籍,则是关于众人来历的总结归列,以及各自所学的功法道术,以及破解之法。

“得此名册,彻底斩除魔门,不是难事。”

苏庭暗道:“不过还须尽早动手,否则这上面的魔道之人,还会继续引诱各方修行人,时间一旦太久,必定还有许多修行人坠入魔道,却未有记录在册,难以逐个捕杀。”

他这般想着,白衣黑纹的力士,浑身迸发出光芒来。

他身后仿佛破碎虚空一般。

白衣黑纹的力士,往后一倒,便带着这地室中的十二本典籍,退入了“清虚境”。



“苏庭!”

八叶剑君声音冰冷,道:“我知道你本事无双,人间无敌,但我也非是寻常人仙可比,此地更是我布置多年,又有我徒众在此……天时地利人和,你终究处于劣势!”

言语落下,便见万千剑光,从殿宇的墙壁、横梁、立柱、地砖等等所在,迸发出来,四面八方,朝着苏庭刺杀过来。

但见无数道剑光,朝着中间迸发过来。

这样的手段,八叶剑君自认为也无法躲避,无法存活下来。

轰隆声响,此起彼伏,持续许久!

殿宇中央,方圆三丈许,已是一片深渊。

殿宇各处,俱有剑痕,裂缝无数。

而中央的深渊所在,深不见底。

八叶剑君疲累不堪,瘫软了下来。

阵法爆发之后,已然彻底损毁。

“好险,好险。”

“竟是他苏庭这等人物,扮作后生晚辈,屈尊潜入此地。”

“若非早有布置,今日恐难逃毒手。”

“人间无敌之名,果然非同凡响,我自认为胜过任何九重天半仙,终究不如他。”

“但苏神君又如何?”

八叶剑君抹去嘴角血丝,寒声道:“过于自负,难免遭灾。”

他撑着法剑,勉强起身来。

啪地一声。

他浑身力竭,竟是跌了下去,喘息不定。

就在这时,一只手掌伸了过来,托起他身子。

旋即便听一个关切的声音。

“不要客气,本神君扶你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