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八二零章 护送少女归家

#77wxw.com
(30+)
片刻之后。

苏庭才算解释了此事的来龙去脉。

“总而言之,此事的根源,是本神君为了斩除中土魔患。”

苏庭看向这少女,赞赏道:“其实你干得不错,给本神君许多遮掩,让那些小魔头相信了我。后来,他们也定下了计谋,为了杀你,而引我入魔,你在其中,算是关键……不论怎么说,此次中土魔患,得以清除,你算立功了。”

少女听得十分迷茫,到现在也不大明白。

她毕竟才是十五六岁的姑娘家,出身宗门也非仙宗可比,尽管自幼修行,却都是修炼功法,精研道术,而对于上层修行人的许多知识方面,都并不熟悉。

但她大约明白了,这个小道士是假的。

眼前这个青年,才是小道士的真身。

那么先前她对那小道士的举动……

“你……”

少女闹了个大红脸,低下头来,局促不安。

她本是尴尬之余,颇有羞怒,但却也发觉,眼前这位,绝非寻常之辈,道行高深莫测,也容不得她讨回公道。

苏庭咳了一声,说道:“其实这事儿也不用放在心上,我也不是凭空扮成个小道士,先前这小道士的模样,是有个本体的……此子名为苏新风,是本神君的亲传弟子,你就当之前是他,也就是了。”

说完之后,苏庭暗骂一声,那小混蛋太不负责任了,要是那小混蛋愿意背锅,一切顺理成章,哪有这么多事儿?

少女听了这话,却低下头,没敢回话。

苏庭无奈道:“话说回来,你假死的这段时日,玄天部已经通知了你所在宗派,想来你那些长辈,此刻十分悲伤……我寻个地方,放你出来,你先回宗门,报个平安。”



半个时辰后。

苏庭便已来到了一座城池。

他伸手一挥,将整座城池,都笼罩在法力之下,杜绝外界探查。

城中人口众多,苏庭瞬间布下法力,便是有心关注的仙神之辈,在仓促之下,也不可能发觉城里多了一人。

“出来。”

苏庭略微挥手,把少女放了出来。

少女只觉身周一晃,便换了个环境,周边人来人往,十分热闹,不禁满面愕然。

苏庭露出微笑,说道:“想来你也饿了,这边有家酒楼,去吃个饭罢。”

少女不敢反驳,只是低低嗯了一声。



吃饭期间,少女局促不安,十分拘谨。

这也在苏庭意料之中,他也没有去改变的意思。

吃过之后,已过了半个时辰。

苏庭这才带着少女,离开了这座城池。

而布置在城池上空的法力,这时才撤了回来。

就算诸天仙神,看见苏庭身边多了一个女子,也只当是在城中认得的。

“这个方向?”

苏庭原想赐她一门功法,赐她一门道术,给她一件宝贝,就当这次斩除魔门的功劳,不过想起这丫头没有什么戒心,着实放心不下。

更何况,这少女跟他苏神君扯上了关系,而对他苏神君有敌意的,天上地下,少说也有千八百个,万一路上遇上什么事情,到时候不免还得自责一番,影响修行的进益。



守正道门。

掌教真人放下了手中的消息,长出口气。

魔道之患,侵入中土,简直是前所未有之事。

此事对于守正道门而言,甚至比之于人间朝代更迭,还要更重几分。

未想他守正道门尚未谋划落定,中土魔门却已经被苏神君,以一人之力,彻底拔除。

“斩除了中土魔门的根基之后,余下的残留,他倒是交给了司天监、南山寺、以及玄天部。”

掌教真人暗道:“尽管魔门容易蛊惑人心,但残留之患,凭借这三方,倒也足以彻底除灭……不过,凡事还须稳妥一些。”

他已经派出了百余位弟子,散入中土各方,根据名册所记,搜寻魔类,尽快斩杀。

斩魔之事,不能拖延,一旦拖延,这些魔头,便会引诱其他的修行人转投魔道,而新入魔的人物,则不在名册之上,日后便是祸根。

“除却这百余位弟子,或许还须再派遣几位长老,避免出现变故。”

掌教这般念着,却又取过了另外一道消息。

上面记载的,是元丰山苏神君的行踪。

当初苏神君不知运用什么法门,忽然现于人间,轻易斩除了魔门。

然后径直去往了黎山,又从黎山带走了他的真传弟子,可这师徒二人,却并未直接回返元丰山,而是各自分开,悠悠哉哉,四处行走。

掌教看着这份消息,便有些心头不安。

当年苏神君行走在人间,必定会招惹事端。

以往还好,后来干脆便是仙神层次的动静,时常会引动天庭的关注。

眼下苏神君斩灭了中土魔门,却还没有回返宗门的迹象。

这段时日,只怕还是风起云涌。

“十余年来,他在元丰山安心修行,外界虽有两朝争端,可是在我等仙宗眼内,也是风平浪静。”

掌教真人暗道:“他如今还不回返元丰山,又想干什么事情?”

这位苏神君,当年便有力敌仙神的本领,十余年过去,以他一日千里的进境,绝无可能止步不前。

如今的苏庭,本领愈发高涨。

以他喜欢招惹事端的性子。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守正道门掌教心中隐约有些惴惴不安。



而在此时,苏庭已是将这少女,送回其宗门。

这只是一座末流门派,门中修行人不多,均为女子。

道行最高的,只是堪入四重天的掌门。

见得少女死而复生,其门派上下,无不感到惊骇。

苏庭倒也解释了一番,才让其门派得以安稳。

“多谢神君,护送小雨。”

那门主躬身施礼,十分恭敬,对于这位名满天下的苏神君,不敢有半分怠慢。

苏庭摆手说道:“不必客气,事因我起,此番也是借了她,才得以让我渗入魔门,将之连根拔起,她功劳不小。”

那少女悄然看了苏庭一眼,想起之前那些对小道士的亲呢举动,不禁有些局促不安。

“我这里有些物事。”

苏庭取出两本簿册,说道:“这里有一部功法,也有一门道术,不在我元丰山秘术之列,尚可外传,便送于贵门。”

他看向少女,又取出一面铜镜,说道:“此为法宝之物,在你今后修行的道路上,也堪当大用了。”

少女见状,一时有些慌乱无错。

门主则是目露惊喜之色。

苏庭平静说道:“此番你立功不小,苏某倒也不吝啬于赏赐于你,日后你若能修成阴神,可往元丰山一行,本座可以破例指点你一回。”

门主愈发欢喜,而门中其他长老及弟子,尽都露出羡慕之色。

这位苏神君的名头,在上层修行人那儿,可谓是如雷贯耳,但对于寻常修行人,却知晓得不多。

可是谁都知晓,眼前这位年轻人,道行高深莫测,比门主都高了不知多少。

小雨能得他指点,又该是何等幸运?

“还不谢过苏神君?”门主轻声提醒道。

“啊?哦……谢过苏神君。”少女还是难免觉得心中古怪。

“不必客气。”

苏庭背负双手,正要继续说话,他腰间的令牌,再度亮了起来。

他取过了令牌,发觉是司天监传来的消息,扫了一眼,眉头紧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