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037:竟然是他……

#77wxw.com
(22-)
我跟张木匠到了村长家的时候,村长的媳妇儿翠花婶子正在院子里杀鸡,她见到我们的时候吓了一跳,有些戒备的问我们来干啥。

“翠花,你晓得我来干啥子,我就问你,你硬是要信那个道士的话把你男人土葬?”

张木匠跟翠花婶子年纪差不多大,所以他开口说话也不客气,一句话就把她给问住了。

“你还记不到那年淹死的人土葬了了好大的灾吗?你还要给你男人搞土葬,我说你脑壳是进水了吗?”

翠花婶子有些畏惧张木匠没说话,张木匠就又走上前了一步抵住了她的退路。

“那个是我家男人,我想啷个埋就啷个埋,你管不着。”

翠花婶子倒是一点都没有了之前的畏惧跟害怕,直接把手里捏着的割了脖子的公鸡甩到了张木匠的身上,甩了张木匠一身的血,“你列个晦气的人,快点滚开,你没得本事让我男人入土为安,你就少管我屋头的事情,我儿找的那个道士已经保证会把我屋头的事情处理好的,你就少管闲事。”

我觉得这个时候的翠花婶子奇怪得很,以前她可以说是一个很传统的人,害怕惹事,也很热心善良,但是现在翠花婶子神情谈吐都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

我伸手拉了拉张木匠,觉得村长家既然已经找了道士来安置村长了,说不定是真的找到了解决我们村子这么多年的问题了,如果真的解决了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了,毕竟没有哪家人是真的愿意把自家人给烧了的。

张木匠听到我这么说,没有赞同我的话,只是告诉我,要是我阿爷在的话,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生的,还说他李刚能找到什么本事的道士,那些道士本事再大能有我阿爷的本事大么?

这是我第一个听到有人夸我阿爷本事大,而且还是从平时心高气傲的张木匠嘴里说出来的,说实话第一时间我还真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过听起来张木匠好像知道很多关于我阿爷的事情,我凑过去想要打听一点,没想到张木匠只是没好气的瞪了我几眼,没说话的走出了村长家的院子。

“你这个女娃子,如果真的李刚按照那个道士的来了,对你最美好处!”

张木匠恨铁不成钢的对我说了一句,然后没再说什么的快步往前走了出去。

我更不懂了,嘀咕了两声要追上去的时候,却听到我身后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我回头就看见翠花婶子伸着半个身子出了门在对我招手,那样子搞得神秘兮兮,叫我的名字的声音还压得低低的,仿佛害怕被谁给听到了一样。

我一开始还不确定是在叫我,伸手指指了指自己,翠花婶子一张脸都要笑烂了一样的点了点头,那意思是没错,就是叫的我。

她叫我啥事儿?我看着前面张木匠已经走得没影儿了,心里其实是不想搭理翠花婶子的,但是又觉得自己不搭理不好,于是想了想,就往她那边走了过去。

“翠花婶子,你找我?”

我走过去,刚走到门口,她就从门后面愉悦快步的走了上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掌,十分高兴的一边摸着我的手背一边打量我,笑道,“园园呀,其实刚才我跟张木匠的话不是真的,关于我家男人的那事儿,是有其他的解决办法的。”说真的,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哪个村里人对我这么热情过,我只觉得她的手在我的手背上摸,像是在给我顺毛一样,我觉得特别毛骨悚然。

想了想,我清了清嗓子:“那要不我去把张木匠叫回来,你重新跟他说说?”

“哎呀,你这个傻女娃子,我跟张木匠说干啥子嘛,这件事张木匠也帮不上啥子忙,你进来,我给你说,我慢慢给你说……”

“翠花婶子,我觉得你也没必要跟我说,我觉得我也帮,帮不上什么忙的……”我伸手想要推辞,但是面前的这个女人力大无比,把我往院子里一拉,我的身子一歪就跟着过去了。

砰。

院子门在我身后关上,我只觉得这个院子阴森森的,跟刚才我站进来的感觉不一样。

我想要往外走,但是翠花婶子不由费不说的把我拉着就往他们屋子里面走。

村长家的屋子是我们村建得最好的屋子,三进三出的,虽然是青砖屋子,但是她拉着我绕呀绕的走也走了好一会儿。

越是往屋子里走,我就觉得四周空气越是阴冷,这大夏天的,我竟然觉得有种冻手冻脚的凉透了的感觉。

“谢女娃子,我跟你说,这次不论生了啥子,你都要记着你翠花婶子感激你,感激你救了我男人,感激你救了我一家人的命。”

突然,翠花婶子在前面这么跟我说了一句,我虽然不聪明,但是这句话里要是没有其他的意思我还真不信。

我赶紧要抽回手:“婶,你这话啥意思呀?啥叫我救了你一家人的命,你……”

“娘耶,你跟列个怪物费啥子话嘛,快点把她弄过来!”

李刚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我顺着他的声音望过去,现他穿着大红色的长袍衣服正站在一个房间门口。

他的脸色惨白惨白的,一只手捏着门框,那手上的青筋冒了起来血管都成了恐怖的黑色。

我也就一天没有见到李刚,现他竟然成了这一副死样子。

“女娃子,快点过去,别的东西你都不要问了,就当是婶子求你的行不行?就当是婶子求你了。”

翠花婶子拉着我的手把我往李刚在的地方拉,我想反抗,但是没想到这个房间里面除了翠花婶子跟李刚还有别人,我的双手被反着扣住了,然后背上被狠狠的推了一下。

我被推到了那个房间里,现那个房间里竟然是有喜堂布置的房间,房间里堆了一大堆的红色喜烛,还有各种各样的红色的剪纸小人,房间的正中央是一张床,一张红色的铺了绣着大花喜庆被面的大床。

我注意到的不是这个,而是房间的四下墙壁上立着无数的灵位,黑色檀木的灵位上面全是用赤红朱丹写的名字。

每个灵位前面都点了两根大红色的喜烛,而且还放了两杯酒。

我从房间的左边数到右边,现这样的灵位竟然有二十几个。

李刚就站在最右边的排位边上,阴测测的盯着我。

我现他的眼神就跟死人眼一样,毫无光彩,但是又格外的渗人。

“你们想干什么?”

我不知道后面是谁扭着我的手臂的,但是感觉是个力气很大的男人,我问李刚,但是回答我的不是他,而是我身后的那个人。

“身怀灵种,你就是最好的灵契,这些人都很想跟你结灵婚,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我后面扭着我的手的人是一个男人,他的声音听起来可并不年轻了,我看到翠花婶子在用一种崇拜又期望的眼神看着他,我就知道了,那肯定是李刚这次请的道士了。

“什么鬼东西,既然你们知道我肚子里怀的是小狐狸,那你们就应该知道小狐狸的爸爸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扭头看着房间四下的那些排位,现有的名字越来越熟悉。

最左边的灵位上面的名字叫张元。

张元,是前年张大家淹死在河里的儿子……

再往右边数,那些人我认识的不认识的,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认识名字的那些都是在河里淹死的那些人……

全部都是,这些灵位上面的人全部都是在河水里面淹死的那些人的灵位。

我瞪大了眼睛:“这些人全部都是在淹死在阴阳河的人……你们想干什么?”

“问那个多干什么,你现在唯一的作用就是跟这些死鬼结灵婚来平息这些死鬼对我家的怨恨,元道士,快点,快动手……”

李刚走到了我的面前伸手抓过我的衣领要把我往那张床上扯,我伸脚一踹就把他那瘦的风都吹得走的小身板儿给踹开了。

原来他们抓我来这里竟然是为了让我来给村长当年造下的孽买单的。

难怪我说村长的尸体为什么会跟那些人一起被种在河床上面,原来那些人的死不是偶然,而是村长一手造成的,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死,也不知道村长为啥要杀了他们,但是村长的尸体无法火化的原因就是因为那些鬼魂缠着他,从一开始缠着村长到现在缠上了李刚。

李刚那个要死不活的模样,可不就是被鬼魂给缠上了么。

我怀着小狐狸,加上我本来就是个棺材子,所以体质特殊到是所有鬼怪都想拥有的。

就跟文野说过的,鬼怪吃了我肚子里的小狐狸,可以不用经过万般炼狱就直接成为阴煞,可以在阳间为所欲为……

我冷笑了一下,猛地回头,在一瞬间看到了身后站着的那个道士的脸。

而那一瞬间,那样一张脸,让我整个人都毫无防备的陷入了最深的恐惧……

竟然是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7wxw.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biquge5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