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146章 印随

#77wxw.com
(5#)
【防盗贴章节,请稍后再订阅吧】
  
  傍晚回家,奥利维亚就迫不及待地问起了艾瑞克与罗伯特克伦威尔商谈的结果,得到肯定回答之后,自然又是一WWW..lā
  
  今晚卡洛琳没有再留下来,奥利维亚属于早睡早起的那种类型,吃过晚餐,和艾瑞克一起看了一会儿电视,九点钟刚过就离开上楼去休息。
  
  艾瑞克照例没有什么睡意,送走奥利维亚,便将双胞胎喊到了身边。
  
  玻璃幕墙边,望着并排坐在沙发上一如既往如同两朵并蒂荷花一样清丽安静的女孩,艾瑞克不由地想起这些年相处时的点点滴滴。
  
  苏联崩溃之后的移民潮中,双胞胎几乎是像货物一样被运到了美国,然后又被丫头像购买女奴一样买了过来。
  
  最初了解到这些,艾瑞克总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怀疑双胞胎是不是俄罗斯间谍,克格勃燕子的名声实在是太响亮了一些,为此还不止一次暗地里派私人侦探回俄罗斯调查两女的背景。
  
  先后五家侦探公司给出的详细报告都证明了双胞胎的身份并没有什么问题,艾瑞克才算是放下心来。
  
  转眼已经是六年过去。
  
  现在想想,当初两个刚满十八岁连英语都说不利索的女孩在国家动荡中被带来北美,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未来,情形大概就如同两只刚刚破壳而出的小雏鸟。
  
  这个时候,某只叫丫头的生物出现,一对小雏鸟便懵懵懂懂地跟了上来,认定了自己的身份,从此再不肯离去。
  
  ……
  
  ……
  
  傍晚回家,奥利维亚就迫不及待地问起了艾瑞克与罗伯特克伦威尔商谈的结果,得到肯定回答之后,自然又是一番叮嘱。
  
  今晚卡洛琳没有再留下来,奥利维亚属于早睡早起的那种类型,吃过晚餐,和艾瑞克一起看了一会儿电视,九点钟刚过就离开上楼去休息。
  
  艾瑞克照例没有什么睡意,送走奥利维亚,便将双胞胎喊到了身边。
  
  玻璃幕墙边,望着并排坐在沙发上一如既往如同两朵并蒂荷花一样清丽安静的女孩,艾瑞克不由地想起这些年相处时的点点滴滴。
  
  苏联崩溃之后的移民潮中,双胞胎几乎是像货物一样被运到了美国,然后又被丫头像购买女奴一样买了过来。
  
  最初了解到这些,艾瑞克总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怀疑双胞胎是不是俄罗斯间谍,克格勃燕子的名声实在是太响亮了一些,为此还不止一次暗地里派私人侦探回俄罗斯调查两女的背景。
  
  先后五家侦探公司给出的详细报告都证明了双胞胎的身份并没有什么问题,艾瑞克才算是放下心来。
  
  转眼已经是六年过去。
  
  现在想想,当初两个刚满十八岁连英语都说不利索的女孩在国家动荡中被带来北美,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未来,情形大概就如同两只刚刚破壳而出的小雏鸟。
  
  这个时候,某只叫丫头的生物出现,一对小雏鸟便懵懵懂懂地跟了上来。
  
  傍晚回家,奥利维亚就迫不及待地问起了艾瑞克与罗伯特克伦威尔商谈的结果,得到肯定回答之后,自然又是一番叮嘱。
  
  今晚卡洛琳没有再留下来,奥利维亚属于早睡早起的那种类型,吃过晚餐,和艾瑞克一起看了一会儿电视,九点钟刚过就离开上楼去休息。
  
  艾瑞克照例没有什么睡意,送走奥利维亚,便将双胞胎喊到了身边。
  
  玻璃幕墙边,望着并排坐在沙发上一如既往如同两朵并蒂荷花一样清丽安静的女孩,艾瑞克不由地想起这些年相处时的点点滴滴。
  
  苏联崩溃之后的移民潮中,双胞胎几乎是像货物一样被运到了美国,然后又被丫头像购买女奴一样买了过来。
  
  最初了解到这些,艾瑞克总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怀疑双胞胎是不是俄罗斯间谍,克格勃燕子的名声实在是太响亮了一些,为此还不止一次暗地里派私人侦探回俄罗斯调查两女的背景。
  
  先后五家侦探公司给出的详细报告都证明了双胞胎的身份并没有什么问题,艾瑞克才算是放下心来。
  
  转眼已经是六年过去。
  
  现在想想,当初两个刚满十八岁连英语都说不利索的女孩在国家动荡中被带来北美,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未来,情形大概就如同两只刚刚破壳而出的小雏鸟。
  
  这个时候,某只叫丫头的生物出现,一对小雏鸟便懵懵懂懂地跟了上来。
  
  傍晚回家,奥利维亚就迫不及待地问起了艾瑞克与罗伯特克伦威尔商谈的结果,得到肯定回答之后,自然又是一番叮嘱。
  
  今晚卡洛琳没有再留下来,奥利维亚属于早睡早起的那种类型,吃过晚餐,和艾瑞克一起看了一会儿电视,九点钟刚过就离开上楼去休息。
  
  艾瑞克照例没有什么睡意,送走奥利维亚,便将双胞胎喊到了身边。
  
  玻璃幕墙边,望着并排坐在沙发上一如既往如同两朵并蒂荷花一样清丽安静的女孩,艾瑞克不由地想起这些年相处时的点点滴滴。
  
  苏联崩溃之后的移民潮中,双胞胎几乎是像货物一样被运到了美国,然后又被丫头像购买女奴一样买了过来。
  
  最初了解到这些,艾瑞克总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怀疑双胞胎是不是俄罗斯间谍,克格勃燕子的名声实在是太响亮了一些,为此还不止一次暗地里派私人侦探回俄罗斯调查两女的背景。
  
  先后五家侦探公司给出的详细报告都证明了双胞胎的身份并没有什么问题,艾瑞克才算是放下心来。
  
  转眼已经是六年过去。
  
  现在想想,当初两个刚满十八岁连英语都说不利索的女孩在国家动荡中被带来北美,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未来,情形大概就如同两只刚刚破壳而出的小雏鸟。
  
  这个时候,某只叫丫头的生物出现,一对小雏鸟便懵懵懂懂地跟了上来。
  
  傍晚回家,奥利维亚就迫不及待地问起了艾瑞克与罗伯特克伦威尔商谈的结果,得到肯定回答之后,自然又是一番叮嘱。
  
  今晚卡洛琳没有再留下来,奥利维亚属于早睡早起的那种类型,吃过晚餐,和艾瑞克一起看了一会儿电视,九点钟刚过就离开上楼去休息。
  
  艾瑞克照例没有什么睡意,送走奥利维亚,便将双胞胎喊到了身边。
  
  玻璃幕墙边,望着并排坐在沙发上一如既往如同两朵并蒂荷花一样清丽安静的女孩,艾瑞克不由地想起这些年相处时的点点滴滴。
  
  苏联崩溃之后的移民潮中,双胞胎几乎是像货物一样被运到了美国,然后又被丫头像购买女奴一样买了过来。
  
  最初了解到这些,艾瑞克总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怀疑双胞胎是不是俄罗斯间谍,克格勃燕子的名声实在是太响亮了一些,为此还不止一次暗地里派私人侦探回俄罗斯调查两女的背景。
  
  先后五家侦探公司给出的详细报告都证明了双胞胎的身份并没有什么问题,艾瑞克才算是放下心来。
  
  转眼已经是六年过去。
  
  现在想想,当初两个刚满十八岁连英语都说不利索的女孩在国家动荡中被带来北美,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未来,情形大概就如同两只刚刚破壳而出的小雏鸟。
  
  这个时候,某只叫丫头的生物出现,一对小雏鸟便懵懵懂懂地跟了上来。
  
  傍晚回家,奥利维亚就迫不及待地问起了艾瑞克与罗伯特克伦威尔商谈的结果,得到肯定回答之后,自然又是一番叮嘱。
  
  今晚卡洛琳没有再留下来,奥利维亚属于早睡早起的那种类型,吃过晚餐,和艾瑞克一起看了一会儿电视,九点钟刚过就离开上楼去休息。
  
  艾瑞克照例没有什么睡意,送走奥利维亚,便将双胞胎喊到了身边。
  
  玻璃幕墙边,望着并排坐在沙发上一如既往如同两朵并蒂荷花一样清丽安静的女孩,艾瑞克不由地想起这些年相处时的点点滴滴。
  
  苏联崩溃之后的移民潮中,双胞胎几乎是像货物一样被运到了美国,然后又被丫头像购买女奴一样买了过来。
  
  最初了解到这些,艾瑞克总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怀疑双胞胎是不是俄罗斯间谍,克格勃燕子的名声实在是太响亮了一些,为此还不止一次暗地里派私人侦探回俄罗斯调查两女的背景。
  
  先后五家侦探公司给出的详细报告都证明了双胞胎的身份并没有什么问题,艾瑞克才算是放下心来。
  
  转眼已经是六年过去。
  
  现在想想,当初两个刚满十八岁连英语都说不利索的女孩在国家动荡中被带来北美,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未来,情形大概就如同两只刚刚破壳而出的小雏鸟。
  
  这个时候,某只叫丫头的生物出现,一对小雏鸟便懵懵懂懂地跟了上来。
  
  傍晚回家,奥利维亚就迫不及待地问起了艾瑞克与罗伯特克伦威尔商谈的结果,得到肯定回答之后,自然又是一番叮嘱。
  
  今晚卡洛琳没有再留下来,奥利维亚属于早睡早起的那种类型,吃过晚餐,和艾瑞克一起看了一会儿电视,九点钟刚过就离开上楼去休息。
  
  艾瑞克照例没有什么睡意,送走奥利维亚,便将双胞胎喊到了身边。
  
  玻璃幕墙边,望着并排坐在沙发上一如既往如同两朵并蒂荷花一样清丽安静的女孩,艾瑞克不由地想起这些年相处时的点点滴滴。
  
  苏联崩溃之后的移民潮中,双胞胎几乎是像货物一样被运到了美国,然后又被丫头像购买女奴一样买了过来。
  
  最初了解到这些,艾瑞克总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怀疑双胞胎是不是俄罗斯间谍,克格勃燕子的名声实在是太响亮了一些,为此还不止一次暗地里派私人侦探回俄罗斯调查两女的背景。
  
  先后五家侦探公司给出的详细报告都证明了双胞胎的身份并没有什么问题,艾瑞克才算是放下心来。
  
  转眼已经是六年过去。
  
  现在想想,当初两个刚满十八岁连英语都说不利索的女孩在国家动荡中被带来北美,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未来,情形大概就如同两只刚刚破壳而出的小雏鸟。
  
  这个时候,某只叫丫头的生物出现,一对小雏鸟便懵懵懂懂地跟了上来。
  
  傍晚回家,奥利维亚就迫不及待地问起了艾瑞克与罗伯特克伦威尔商谈的结果,得到肯定回答之后,自然又是一番叮嘱。
  
  今晚卡洛琳没有再留下来,奥利维亚属于早睡早起的那种类型,吃过晚餐,和艾瑞克一起看了一会儿电视,九点钟刚过就离开上楼去休息。
  
  艾瑞克照例没有什么睡意,送走奥利维亚,便将双胞胎喊到了身边。
  
  玻璃幕墙边,望着并排坐在沙发上一如既往如同两朵并蒂荷花一样清丽安静的女孩,艾瑞克不由地想起这些年相处时的点点滴滴。
  
  苏联崩溃之后的移民潮中,双胞胎几乎是像货物一样被运到了美国,然后又被丫头像购买女奴一样买了过来。
  
  最初了解到这些,艾瑞克总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怀疑双胞胎是不是俄罗斯间谍,克格勃燕子的名声实在是太响亮了一些,为此还不止一次暗地里派私人侦探回俄罗斯调查两女的背景。
  
  先后五家侦探公司给出的详细报告都证明了双胞胎的身份并没有什么问题,艾瑞克才算是放下心来。
  
  转眼已经是六年过去。
  
  现在想想,当初两个刚满十八岁连英语都说不利索的女孩在国家动荡中被带来北美,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未来,情形大概就如同两只刚刚破壳而出的小雏鸟。
  
  这个时候,某只叫丫头的生物出现,一对小雏鸟便懵懵懂懂地跟了上来。
  
  傍晚回家,奥利维亚就迫不及待地问起了艾瑞克与罗伯特克伦威尔商谈的结果,得到肯定回答之后,自然又是一番叮嘱。
  
  今晚卡洛琳没有再留下来,奥利维亚属于早睡早起的那种类型,吃过晚餐,和艾瑞克一起看了一会儿电视,九点钟刚过就离开上楼去休息。
  
  艾瑞克照例没有什么睡意,送走奥利维亚,便将双胞胎喊到了身边。
  
  玻璃幕墙边,望着并排坐在沙发上一如既往如同两朵并蒂荷花一样清丽安静的女孩,艾瑞克不由地想起这些年相处时的点点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