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159章 风暴前夕

#77wxw.com
#10#

【防盗贴章节】

艾瑞克反问道:“你觉得哪个城市合适?”

“芝加哥,”保罗·艾伯特显然有所准备,答道:“和曼彻斯特类似,芝加哥同样是一个工业化城市
“那芝加哥,”艾瑞克点头认可,又道:“另外,剧本方面,我希望这个故事能有一种更加强烈的戏剧冲突,以及挣扎在道德与现实之间的强烈反差。所以,你需要让剧本的大部分角色都拥有某些对鲜明的矛盾个性,让观众产生一种这群人可恨的同时又非常可怜,甚至是可爱的复杂情绪。”

曾经的《无耻之徒》,给艾瑞克的最大感觉是,生活哪怕是一团乱麻,我们也必须减持下去,但坚持之后,生活依旧是一团乱麻。

……

……

艾瑞克反问道:“你觉得哪个城市合适?”

“芝加哥,”保罗·艾伯特显然有所准备,答道:“和曼彻斯特类似,芝加哥同样是一个工业化城市。同时,由于重工业的逐渐衰落,这个城市的阶级分化非常严重,有着大量的贫民阶层。”

“那芝加哥,”艾瑞克点头认可,又道:“另外,剧本方面,我希望这个故事能有一种更加强烈的戏剧冲突,以及挣扎在道德与现实之间的强烈反差。所以,你需要让剧本的大部分角色都拥有某些对鲜明的矛盾个性,让观众产生一种这群人可恨的同时又非常可怜,甚至是可爱的复杂情绪。”

曾经的《无耻之徒》,给艾瑞克的最大感觉是,生活哪怕是一团乱麻,我们也必须减持下去,但坚持之后,生活依旧是一团乱麻。

艾瑞克反问道:“你觉得哪个城市合适?”

“芝加哥,”保罗·艾伯特显然有所准备,答道:“和曼彻斯特类似,芝加哥同样是一个工业化城市。同时,由于重工业的逐渐衰落,这个城市的阶级分化非常严重,有着大量的贫民阶层。”

“那芝加哥,”艾瑞克点头认可,又道:“另外,剧本方面,我希望这个故事能有一种更加强烈的戏剧冲突,以及挣扎在道德与现实之间的强烈反差。所以,你需要让剧本的大部分角色都拥有某些对鲜明的矛盾个性,让观众产生一种这群人可恨的同时又非常可怜,甚至是可爱的复杂情绪。”

曾经的《无耻之徒》,给艾瑞克的最大感觉是,生活哪怕是一团乱麻,我们也必须减持下去,但坚持之后,生活依旧是一团乱麻。

艾瑞克反问道:“你觉得哪个城市合适?”

“芝加哥,”保罗·艾伯特显然有所准备,答道:“和曼彻斯特类似,芝加哥同样是一个工业化城市。同时,由于重工业的逐渐衰落,这个城市的阶级分化非常严重,有着大量的贫民阶层。”

“那芝加哥,”艾瑞克点头认可,又道:“另外,剧本方面,我希望这个故事能有一种更加强烈的戏剧冲突,以及挣扎在道德与现实之间的强烈反差。所以,你需要让剧本的大部分角色都拥有某些对鲜明的矛盾个性,让观众产生一种这群人可恨的同时又非常可怜,甚至是可爱的复杂情绪。”

曾经的《无耻之徒》,给艾瑞克的最大感觉是,生活哪怕是一团乱麻,我们也必须减持下去,但坚持之后,生活依旧是一团乱麻。

艾瑞克反问道:“你觉得哪个城市合适?”

“芝加哥,”保罗·艾伯特显然有所准备,答道:“和曼彻斯特类似,芝加哥同样是一个工业化城市。同时,由于重工业的逐渐衰落,这个城市的阶级分化非常严重,有着大量的贫民阶层。”

“那芝加哥,”艾瑞克点头认可,又道:“另外,剧本方面,我希望这个故事能有一种更加强烈的戏剧冲突,以及挣扎在道德与现实之间的强烈反差。所以,你需要让剧本的大部分角色都拥有某些对鲜明的矛盾个性,让观众产生一种这群人可恨的同时又非常可怜,甚至是可爱的复杂情绪。”

曾经的《无耻之徒》,给艾瑞克的最大感觉是,生活哪怕是一团乱麻,我们也必须减持下去,但坚持之后,生活依旧是一团乱麻。

艾瑞克反问道:“你觉得哪个城市合适?”

“芝加哥,”保罗·艾伯特显然有所准备,答道:“和曼彻斯特类似,芝加哥同样是一个工业化城市。同时,由于重工业的逐渐衰落,这个城市的阶级分化非常严重,有着大量的贫民阶层。”

“那芝加哥,”艾瑞克点头认可,又道:“另外,剧本方面,我希望这个故事能有一种更加强烈的戏剧冲突,以及挣扎在道德与现实之间的强烈反差。所以,你需要让剧本的大部分角色都拥有某些对鲜明的矛盾个性,让观众产生一种这群人可恨的同时又非常可怜,甚至是可爱的复杂情绪。”

曾经的《无耻之徒》,给艾瑞克的最大感觉是,生活哪怕是一团乱麻,我们也必须减持下去,但坚持之后,生活依旧是一团乱麻。

艾瑞克反问道:“你觉得哪个城市合适?”

“芝加哥,”保罗·艾伯特显然有所准备,答道:“和曼彻斯特类似,芝加哥同样是一个工业化城市。同时,由于重工业的逐渐衰落,这个城市的阶级分化非常严重,有着大量的贫民阶层。”

“那芝加哥,”艾瑞克点头认可,又道:“另外,剧本方面,我希望这个故事能有一种更加强烈的戏剧冲突,以及挣扎在道德与现实之间的强烈反差。所以,你需要让剧本的大部分角色都拥有某些对鲜明的矛盾个性,让观众产生一种这群人可恨的同时又非常可怜,甚至是可爱的复杂情绪。”

曾经的《无耻之徒》,给艾瑞克的最大感觉是,生活哪怕是一团乱麻,我们也必须减持下去,但坚持之后,生活依旧是一团乱麻。

艾瑞克反问道:“你觉得哪个城市合适?”

“芝加哥,”保罗·艾伯特显然有所准备,答道:“和曼彻斯特类似,芝加哥同样是一个工业化城市。同时,由于重工业的逐渐衰落,这个城市的阶级分化非常严重,有着大量的贫民阶层。”

“那芝加哥,”艾瑞克点头认可,又道:“另外,剧本方面,我希望这个故事能有一种更加强烈的戏剧冲突,以及挣扎在道德与现实之间的强烈反差。所以,你需要让剧本的大部分角色都拥有某些对鲜明的矛盾个性,让观众产生一种这群人可恨的同时又非常可怜,甚至是可爱的复杂情绪。”

曾经的《无耻之徒》,给艾瑞克的最大感觉是,生活哪怕是一团乱麻,我们也必须减持下去,但坚持之后,生活依旧是一团乱麻。

艾瑞克反问道:“你觉得哪个城市合适?”

“芝加哥,”保罗·艾伯特显然有所准备,答道:“和曼彻斯特类似,芝加哥同样是一个工业化城市。同时,由于重工业的逐渐衰落,这个城市的阶级分化非常严重,有着大量的贫民阶层。”

“那芝加哥,”艾瑞克点头认可,又道:“另外,剧本方面,我希望这个故事能有一种更加强烈的戏剧冲突,以及挣扎在道德与现实之间的强烈反差。所以,你需要让剧本的大部分角色都拥有某些对鲜明的矛盾个性,让观众产生一种这群人可恨的同时又非常可怜,甚至是可爱的复杂情绪。”

曾经的《无耻之徒》,给艾瑞克的最大感觉是,生活哪怕是一团乱麻,我们也必须减持下去,但坚持之后,生活依旧是一团乱麻。

艾瑞克反问道:“你觉得哪个城市合适?”

“芝加哥,”保罗·艾伯特显然有所准备,答道:“和曼彻斯特类似,芝加哥同样是一个工业化城市。同时,由于重工业的逐渐衰落,这个城市的阶级分化非常严重,有着大量的贫民阶层。”

“那芝加哥,”艾瑞克点头认可,又道:“另外,剧本方面,我希望这个故事能有一种更加强烈的戏剧冲突,以及挣扎在道德与现实之间的强烈反差。所以,你需要让剧本的大部分角色都拥有某些对鲜明的矛盾个性,让观众产生一种这群人可恨的同时又非常可怜,甚至是可爱的复杂情绪。”

曾经的《无耻之徒》,给艾瑞克的最大感觉是,生活哪怕是一团乱麻,我们也必须减持下去,但坚持之后,生活依旧是一团乱麻。

艾瑞克反问道:“你觉得哪个城市合适?”

“芝加哥,”保罗·艾伯特显然有所准备,答道:“和曼彻斯特类似,芝加哥同样是一个工业化城市。同时,由于重工业的逐渐衰落,这个城市的阶级分化非常严重,有着大量的贫民阶层。”

“那芝加哥,”艾瑞克点头认可,又道:“另外,剧本方面,我希望这个故事能有一种更加强烈的戏剧冲突,以及挣扎在道德与现实之间的强烈反差。所以,你需要让剧本的大部分角色都拥有某些对鲜明的矛盾个性,让观众产生一种这群人可恨的同时又非常可怜,甚至是可爱的复杂情绪。”

曾经的《无耻之徒》,给艾瑞克的最大感觉是,生活哪怕是一团乱麻,我们也必须减持下去,但坚持之后,生活依旧是一团乱麻。

艾瑞克反问道:“你觉得哪个城市合适?”

“芝加哥,”保罗·艾伯特显然有所准备,答道:“和曼彻斯特类似,芝加哥同样是一个工业化城市。同时,由于重工业的逐渐衰落,这个城市的阶级分化非常严重,有着大量的贫民阶层。”

“那芝加哥,”艾瑞克点头认可,又道:“另外,剧本方面,我希望这个故事能有一种更加强烈的戏剧冲突,以及挣扎在道德与现实之间的强烈反差。所以,你需要让剧本的大部分角色都拥有某些对鲜明的矛盾个性,让观众产生一种这群人可恨的同时又非常可怜,甚至是可爱的复杂情绪。”

曾经的《无耻之徒》,给艾瑞克的最大感觉是,生活哪怕是一团乱麻,我们也必须减持下去,但坚持之后,生活依旧是一团乱麻。

艾瑞克反问道:“你觉得哪个城市合适?”

“芝加哥,”保罗·艾伯特显然有所准备,答道:“和曼彻斯特类似,芝加哥同样是一个工业化城市。同时,由于重工业的逐渐衰落,这个城市的阶级分化非常严重,有着大量的贫民阶层。”

“那芝加哥,”艾瑞克点头认可,又道:“另外,剧本方面,我希望这个故事能有一种更加强烈的戏剧冲突,以及挣扎在道德与现实之间的强烈反差。所以,你需要让剧本的大部分角色都拥有某些对鲜明的矛盾个性,让观众产生一种这群人可恨的同时又非常可怜,甚至是可爱的复杂情绪。”

曾经的《无耻之徒》,给艾瑞克的最大感觉是,生活哪怕是一团乱麻,我们也必须减持下去,但坚持之后,生活依旧是一团乱麻。

艾瑞克反问道:“你觉得哪个城市合适?”

“芝加哥,”保罗·艾伯特显然有所准备,答道:“和曼彻斯特类似,芝加哥同样是一个工业化城市。同时,由于重工业的逐渐衰落,这个城市的阶级分化非常严重,有着大量的贫民阶层。”

“那芝加哥,”艾瑞克点头认可,又道:“另外,剧本方面,我希望这个故事能有一种更加强烈的戏剧冲突,以及挣扎在道德与现实之间的强烈反差。所以,你需要让剧本的大部分角色都拥有某些对鲜明的矛盾个性,让观众产生一种这群人可恨的同时又非常可怜,甚至是可爱的复杂情绪。”

曾经的《无耻之徒》,给艾瑞克的最大感觉是,生活哪怕是一团乱麻,我们也必须减持下去,但坚持之后,生活依旧是一团乱麻。

艾瑞克反问道:“你觉得哪个城市合适?”

“芝加哥,”保罗·艾伯特显然有所准备,答道:“和曼彻斯特类似,芝加哥同样是一个工业化城市。同时,由于重工业的逐渐衰落,这个城市的阶级分化非常严重,有着大量的贫民阶层。”

“那芝加哥,”艾瑞克点头认可,又道:“另外,剧本方面,我希望这个故事能有一种更加强烈的戏剧冲突,以及挣扎在道德与现实之间的强烈反差。所以,你需要让剧本的大部分角色都拥有某些对鲜明的矛盾个性,让观众产生一种这群人可恨的同时又非常可怜,甚至是可爱的复杂情绪。”

曾经的《无耻之徒》,给艾瑞克的最大感觉是,生活哪怕是一团乱麻,我们也必须减持下去,但坚持之后,生活依旧是一团乱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