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三十八章:你有一点可怜

#77wxw.com
(31+)
俩人紧赶慢赶,刚好赶上了中午的饭点。
  
   刚准备入场,却没料想到门口居然碰上了傅聆江。
  
   傅聆江看了一眼吕梓,眉眸微眯了一下,转而退步,十分绅士礼仪:“女士优先。”
  
   吕梓没见过傅聆江,对他回以一个礼貌的微笑,转而对门口的俩个男人报上了自己和闫瑾的名字。
  
   男人翻看了一下贵宾名单,确定有吕梓和闫瑾之后,这才对他们伸手,作了一个请的姿势。
  
   吕梓牵着闫瑾的手,抬步就要入内。
  
   闫瑾步子却有些可以放慢,看着身后的傅聆江出示邀请函,紧跟他们其后,这才收回了思绪。
  
   简单吃完闲不住,让顾妈妈和爷爷奶妈他们先吃,她出去找找顾玖…。
  
   演播厅内,宾客一边吃饭,一边看台上表演的节目……
  
   简单站在门口,随意的扫了一眼,可视线去触及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是洛伦?
  
   她没有看错。
  
   顾玖不是说把洛伦……
  
   他怎么会在这?
  
   简单想不明白,干脆上去问个清楚。
  
   只是她还没走俩步,手臂突然被一道强劲的力量拉扯,将她拉出了演播厅。
  
   门口,简单被拉着走了没几步,看着跟前有些熟悉的背影,伸手,挣脱开了他的禁锢。
  
   傅聆江回过身来,嘴角牵起一抹恰到好处的弧度,晃了她的眼。
  
   “不是,傅聆江?你怎么会在这?”
  
   傅聆江笑了笑,“怎么?很意外吗?这么大的庆典活动,我会出现,很奇怪吗?”
  
   简单皱了眉头,“不可能给你发邀请啊!”
  
   “邀请函这种东西,如同虚设,不但我能轻而易举的进来,别人也能。”
  
   简单楞了一下,眸子轻垂,心中有所思量:“你说的是洛伦?”
  
   洛伦背叛了顾玖,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还活着,但这么些年过去了,突然出现,来者善吗?
  
   “洛伦另说,秦凉也来了,你没看到吗?”傅聆江有些试探性的出声问道。
  
   简单眸中尽是茫然,顾玖不是说他跟秦凉已经撇清关系,不再来往了吗?
  
   不过,虽然她心里疑惑想不明白,但很快缓过神来,淡漠的出声回应道:“那又怎样?反正我不欢迎你,你是现在自己离开,还是我请你离开?”
  
   “啧啧”傅聆江发出一声唏嘘声,微眯了双眸,眼尾带着笑意:“突然发现,你有一点可怜。顾玖跟你,好像并没有到推心置腹坦诚相待的地步嘛!”
  
   简单眉头顿时一皱,有些激动:“你在说什么?”
  
   “我…。”
  
   傅聆江刚开口,只见简单身后的顾玖大步走来,嘴角一扯,突然上前,凑近了简单:
  
   “我在外面的咖啡厅等你。”
  
   说完,趁着顾玖上前来把事情弄僵,转身离开了简单。
  
   简单还没消化过来他刚才到底什么意思,随即,她肩膀被人一揽,强势拉入一个怀抱中。
  
   顾玖垂眸,看着怀中有些出神不对劲的简单,沉声问道:“他来干什么?”
  
   简单抿了唇瓣,低声回应:“他造假邀请函进来,被我发现了,就赶他出去了。”
  
   顾玖眸色顿时变得深邃起来。
  
   俩个人在一起久了,熟悉到哪怕对方一个眼神,一张嘴就知道他想要说些什么。
  
   他知道,简单每次说谎的时候,都会抿一下唇瓣,不敢看他的眼睛。
  
   不过,他也没打算深问,只是伸手紧握简单的手,意味深长地出声:
  
   “简单,我相信你,希望你不要犯以前的错误,不要再伤我的心了。”
  
   每次这个傅聆江一出现,就没什么好事。
  
   简单抬眸看了一眼顾玖,扯唇牵强笑了笑,转移了话题:“你吃饭了没有?”
  
   “还没有,你先回房间,我去上个洗手间就回去。”
  
   简单有些心不在焉的点头应了一声,转而抬步,与之擦肩而过。
  
   顾玖说的没错,她确实不能再犯以前的错误了。
  
   不管顾玖有什么事在瞒着她,她都选择相信,只需要站在他的身后就行了。
  
   顾玖目送着简单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这才按动了耳朵上的无线通讯,出声说道:
  
   “洛伦,先出去处理个事……”
  
   ……
  
   演播厅外面的咖啡厅,也许是因为顾氏集团百年庆典的原因,这附近一片人海拥挤,很多进不去的人都在外面围着,大多数都是奔着参加庆典的明星来的……
  
   傅聆江花钱买了一个位置,点了一杯咖啡,还没喝几口,却听见店员出来赶客说要关门了…。
  
   傅聆江眉头一皱,有些奇怪,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做,突然关什么门。
  
   这时,一袭黑色燕尾服的洛伦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座位上的傅聆江,声线依旧恭敬有礼:
  
   “傅先生,这家店我已经买下来,还请傅先生另外选个位置喝咖啡。”
  
   傅聆江:“……”
  
   他楞了俩秒,随即发出一声轻笑,这样幼稚直接且强势的处事风格,倒还真像是顾玖的作风。
  
   “我有点想知道,是不是我到下一家店,他也会直接买下来?”
  
   洛伦淡蓝色的眸子平静,“先生说,直到您离开百米以外。”
  
   傅聆江笑得越加放肆了,身子往后一仰,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地出声说道:“明明知道自己有危险,还这样大张旗鼓,他还真是冷漠自私啊!”
  
   一点都不怕把危险带给身边人吗?
  
   洛伦顿了一下,出声回应道:“以个人给您一个忠告,对于一件得不到的东西,最好的解决是转身。妄想去做一些无畏的争取,只会带来痛苦,甚至是灭亡。”
  
   傅聆江很是认同的点了点头,站起身来,“你放心,我不打算插手,只想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这场热闹。至于你的忠告,很有道理,但不受用。”
  
   说完,抬步离开了咖啡厅。
  
   俩个长得比明星还要俊美几分的男人自然引起了雌性的注意力,纷纷围拥着,手机高举着……
  
   洛伦和傅聆江离开咖啡厅的画面,被截图到了另一个人的视线中……
  
   ……
  
   顾玖刚吃上饭,无线耳机传来了声音,他放下筷子,对房间几个年长的长辈以及简单出声说道:
  
   “我还有点事,奶奶,妈,酒店房间都安排好了,你们一会可以去休息一下。”
  
   说完看向身旁坐着的简单,放轻了声音,“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一会忙完了就去陪你。”
  
   简单有些心不在焉,敷衍地点头应了一声,顾玖这才转身离去。
  
   后台休息室。
  
   顾玖一推门,便看到了沙发上坐着的罗丽媛。
  
   罗丽媛一见到顾玖,脸上顿时浮现一抹心虚害怕,站起身来,轻声求饶:
  
   “顾玖,都是别人叫我这样做的,我我我也是身不由己啊!你看在我好歹是简单妈妈的份上,能不能…。别报警?”
  
   顾玖看了一眼罗丽媛眸中的泪意,转而垂眸,看着桌子上的几包黄白色的粉末,将其中一包拿起来,出声问道:
  
   “这些都是什么?”
  
   罗丽媛偏过头,细声回应道:“是拉肚子的药。”
  
   顾玖将其打开,用食指沾染了少许,放置嘴里,尝了些味儿。
  
   突然,他眉头一皱,一双淡金色的眸子紧锁着眼前的罗丽媛:“是毒品。”
  
   罗丽媛瞳孔蓦然放大,看着顾玖,又看了看他手上一包足有一百多克的白色粉末,有些不可置信:
  
   “不可能,不是说是拉肚子的药吗?”
  
   他是这么告诉她的呀!
  
   说,这些都是拉肚子的药,只要她放进酒水里,那些客人一吃,拉肚子了,肯定对顾氏的名誉有影响……
  
   “洛伦。”顾玖出声。
  
   身后站着的洛伦低头应了一句。
  
   “拿去检查一下是不是,先把她关起来,一旦确定下来,把证据和她,一起交给警方。”
  
   “是。”
  
   罗丽媛顿时慌了,激动的抓着顾玖的手臂,出声说着:
  
   “不行,顾玖,你不能这样做,我什么都不知道,都是常伟叫我这样做的啊!他说我只要把药下了,就会给我一笔钱,我就可以拿去打点监狱那边,我儿子就可以提前放出来……。”
  
   顾玖有些嫌恶地看着抓着自己手臂的那双手,将其抽回来,淡淡说了俩个字:“无知。”
  
   这样的女人,简直愚蠢至极。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不行,顾玖,我求求你了,我是简单的妈妈,你不能把我送进监狱啊!”
  
   罗丽媛不死心,伸手又拽住了顾玖的手臂,苦苦哀求着。
  
   顾玖侧过头来,“你认为,如果让简单知道的话,她就会心软保你?”
  
   罗丽媛:“……”
  
   顾玖这么一说,罗丽媛心中升起一抹怨恨,那个死白眼狼,早知道是个这么没良心不孝的冷血狗,她当初就不该心软生下她……
  
   “放手!”顾玖没了好脸色,对此只有厌恶。
  
   但凡这个女人心里有一点顾及在意简单,就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顾玖,我求求你了,妈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要是再吃牢饭,妈真的不想活了。”
  
   说着,罗丽媛的眼泪涌了出来。
  
   就算她再怎么无知,也知道跟毒品挂钩是有多严重啊!
  
   没想,顾玖直接冷声拒绝:“那就去死吧!”
  
   罗丽媛瞪大了眼眸,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顾玖,突然松开他的胳膊,抬手,作势就要往他脸上招呼去
  
   掌心还没碰到顾玖的脸,膝盖窝被身边的洛伦一踢,她整个人跪在了顾玖的跟前,那一巴掌,自然也没能如愿的招呼到顾玖的脸上。
  
   她膝盖疼得直皱眉,只见跟前的黑色西装裤脚一动,她顾不得疼痛了,连忙站起身来想要追上去,却被洛伦上前挡住,她只好高声喊道:
  
   “顾玖,你不能这么心狠无情,再怎么样,简单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身上流着的是我的血啊!”
  
   话音一落,只见那黑色修长的背影没有任何反应或者停顿,罗丽媛气急,开始谩骂:
  
   “顾玖,你跟简单俩个人就是死贱人,白眼狼,你这样对我,是大逆不道,是要下地狱的……”
  
   ……
  
   顾玖听着那声音越来越远,直到,突然没了声音,他这才顿步,心里有些复杂。
  
   人之所以不与畜生合为一谈,只是因为人有人性,有道德的牵绊。
  
   他很了解简单,就算是简单在场,也不会阻止他这样做。
  
   但是,好歹是生母,这样做,真是太寒她的心了……
  
   为了不让简单难过,他不打算将罗丽媛的事告诉她。
  
   “那批酒,有流出去吗?”顾玖偏过头来,出声问道。
  
   身边的一个黑衣男人恭敬回应:“都销毁了,没有流出去。”
  
   他们早就知道罗丽媛一直以清洁阿姨的身份徘徊,一直在盯着她,直到她对酒水动手,他们才出手人赃并获。
  
   “常伟现在在哪?”
  
   “在演播厅宴会席上,阿荣在盯着。”
  
   顾玖呼吸有些粗重起来,冷声吩咐:“盯紧了。”
  
   “是。”
  
   一个是亲生父亲,一个是亲生母亲,这要是让简单知道了,就算再怎么坚强勇敢,都是往她心窝上滴热油啊!
  
   ……
  
   片刻,顾玖走近一间休息室,里面一片黑暗,他顺手摸向墙上的灯光,一开,头顶的灯光一亮,率先进入眼帘的,是茶几上那黑色的各种短长枪械……
  
   顾玖顿时皱了眉头,上前落坐于对面的沙发上,有些不悦:“这里是a国,这些东西给我收好了!”
  
   秦凉笑了一声,将手中的细烟掐灭于桌上的烟灰缸中,嘲讽出声:“收好?等着对方把你打成筛子吗?”
  
   顾玖淡金色的眼眸看着对面那有着跟他相同瞳色的眼睛,坚持出声:“一旦交火,无辜肯定会出现,你别乱来。”
  
   到时候,他不好收场。
  
   秦凉笑着点头应了一声,出声调侃:“你就是太过心软,当初接管spadek的时候,尾巴祸害不处理干净,才会有今天的麻烦!”
  
   “呵,说得好像针对对象就我一个似的。”
  
   秦凉有些无所谓的躺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出声说着:“总有一些不怕死的蚂蚱往你枪口下跳,我能有什么办法?当然是碾死啊!”
  
   “嗯,你遗书写好了没有?”
  
   话音一落,秦凉眉头顿时一皱,显然对此有些不悦:“干嘛?你不会觊觎我的财产,想趁这个机会除了我吧?”
  
   顾玖发出一声轻笑:“你要是死了,就把财产全部给我,我该变卖的变卖,捐献的捐献,你生前作孽太多,我来替你积阴德,反正,你又没儿子又没亲人了。”
  
   “好啊!”秦凉爽快回应:“只要你叫我一声爸爸,四百多亿的资产,全部转你名下,加上你顾氏的资产你可以从全球富豪排行榜十七位,直接跳到第一名。”
  
   “你想太多了。”顾玖直接冷声拒绝了。
  
   秦凉不以为然,笑着看着对面冷冰的顾玖,出声说道:“那我就去跟简单说,你说,我儿媳妇会不会为了这四百多亿美元,叫我一声爸爸?”
  
   顾玖:“…。”
  
   不用想也知道,那女人,别说一声爸爸,让她跪下来她也会没有节操的乖乖听话。
  
   毕竟,这可是四百多亿美元啊!
  
   玩笑过后,秦凉恢复了正经,从桌上拿起烟盒,又点了一根,出声说道:
  
   “别的不说,很难保证那帮孙子不向她们下手,其他的都无所谓,把她们的安全保护好了。但凡要是出点什么意外,我先用枪崩了你的头!”
  
   “嗯,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能不能活下来吧!”
  
   毕竟,对方这次有备而来。
  
   “呵,你他妈矫情起来的样子好搞笑!”秦凉笑了一声,吸了一口烟。
  
   虽然这么被取消,可顾玖还是有些担忧:“军方部队那边我已经准备好了,要是情况不对,你能撤就撤。”
  
   “嗯。”秦凉懒懒应了一声,吐出一圈白色的烟雾。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Ps:书友们,我是空调,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