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0427章 左拥右抱

#77wxw.com
(28+)
黑暗、冰冷、恐惧和孤独潮水一般袭来,这一次前有青追,后有青追。两个女人,两份爱的能量,一前一后就像是两股温泉一样注入进了宁涛的身体。
山洪得以平息,惊涛怒浪恢复平静。笼罩世界的黑暗渐渐消散,两缕阳光穿透黑暗的云层照射下来,带来温暖,带来安宁。
宁涛的心里再感觉不到孤独,他的内心无比的愉悦和满足,充满了爱。这段时间,他因为吸入恶气而受到的侵蚀也减轻了一些。虽然只是一点点,但他却能感觉到,就像是身体和灵魂的炎症得到了消炎药的治疗,正在好转。
宁涛的心中一动,心里暗暗地道:“《你的经》不就是我的经吗?它一句一句浮现,因为我的机遇和自身的情况而产生经文!不同的阶段,不同的情况,不同的经文!”
人生其实就是一场修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人生机遇,经过和结果也不会相同。
世间绝无一片相同之叶,更何况是人?
可那些诵经者,古往今来,诵的都是别人的经,不是自己的经,又有几人能领悟那些经书的真谛,得道成仙亦或者神?
这也许就是行天道,修天道的一个特色。念经,那也是念自己的经,不是某个宗教,某个神佛的经。
还有,《你的经》上的每一句都有两个面,一面对内,一面对外,都拥有其特有的法力。
第一句,神钟敲响。对内,正神魂,固道心,邪魅不能侵。对外,扫荡怪力妖力,秋风扫落叶!
第二句,情为何物。对内,巩固道基,明白自己是谁,自己的责任是什么,要走一条什么样的道路。父母恩情要记住,但也要懂得取舍。要修天道,岂能为情所困?要明白父母有父母的命运,自己也有自己的命运。对外,乱人情绪和法力。
第三句,天道寂寞。对内,明白天道的艰难,要有面对世界末日只剩下自己一人也要坚持的决心。一人之力无法胜天,要相信爱的存在,方能经历风雨见光明。
这爱,也是“私人订制”,他的心里装着两个女人,一个是江好,一个是青追。之前,青追没来的时候,仅是江好搂着他助他念经,可始终差那么一点不能成功。青追来了,他的爱也就圆满了,这第三句的坎也就迈过去了。
这三句的对内,宁涛的理解大致是这样的,对外就不清楚了,他只在峨眉派破剑阵的时候用过一次,那也是借助第三句的洪水滔天般的法力熄灭剑阵的法火。不过,以后多用几次,答案就会自己浮现出来。
“哈哈!我好像迈过去了!”一番思考琢磨之后,宁涛激动得笑出了声来。
“成功啦?”江好的声音。
“宁哥哥,我怎么什么都感觉不到?除了……”青追的声音,话到此处突然截止。她在宁涛的正面,她能感受到的江好感受不到,而那是一个让人脸红的话题。
果然,江好跟着就说道:“除了什么?”
青追有些羞窘地道:“有点热,好姐姐,要不你降一下温?”
不等江好说句话,宁涛就从两个女人中间爬了起来,伸手拿过放在床尾的小药箱,打开并从里面拿出了兽皮经卷《你的经》。
江好和青追也爬了起来,两颗脑袋一左一右地出现在了宁涛的左右臂膀上,好奇地看着宁涛手中的兽皮经卷。
《你的经》打开,古老的兽皮上浮现出了第四句经文:灵婴降世间,是鬼还是仙?
“这算什么经文?”江好好奇地道。
青追干脆念了出来:“灵婴将世间,是鬼还是仙……没反应啊,宁哥哥你念试试?”
宁涛深吸了一口气,沉声念诵道:“灵婴降世间,是鬼还是仙……噗!”
一个“仙”字音刚从口中飞出,宁涛的泥丸宫就发生了一次“地震”,他的篮球那么大的内丹险些爆裂,由此而产生的痛苦超出了他所能承受的范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果然是一句比一句难!
念第三句的时候,他还只是感到孤独和恐惧,可这第四句直接让他吐血!
“你没事吧?”江好被吓坏了,伸手抱住了宁涛。
青追也被吓坏了,着急地道:“宁哥哥,你别吓我啊?你怎么啦?”
宁涛直挺挺地倒在了床上,鲜血从嘴角不断地冒出来。
江好进宁涛紧紧抱住,一边说道:“青追,快快快,你也抱着阿涛。”
青追也躺了下去,将宁涛紧紧抱住。
宁涛的心中默念道:“苦海无有涯,一萍独飘零。”
阳光在体内世界之中照射下来,晃荡不休的内丹渐渐安定了下来。灵力也快速运转,治疗身体所都到的冲击。很快,他的感觉好受了一些,可这第四句他是无论如何不敢再念了。
“宁哥哥,你好些了吗?”青追关切地道,浩眸里甚至泛起了泪花。
宁涛心中一片温暖的感受,他忍不住伸手搂住了青追的腰:“现在感觉好受了一些。”
“这什么经啊,你以后别念了,你又不是和尚,你念什么经啊?而且,我和青追两个抱着你才能念,你这明显是歪门邪道的经嘛。”江好说。这就是她和青追的区别,她关心紧张宁涛一点都不必青追少,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总能感觉到凶巴巴的味道。
宁涛干脆躺平身子,左手也从江好的纤腰下穿过去,搂着她。
三人就这么平躺着,宁涛的最终的梦想虽然没有实现,可左拥右抱的梦想却是实现了。
一分钟的静默之后,宁涛忽然开口说道:“或许……我们把衣服脱了来念经,就能念成功。”
江好和青追的视线不约而同地聚集到了宁涛的脸上。
宁涛一本正经地道:“你们想啊,就像是烤鱼,装在碗里烤显然没有直接架在火上烤来得快,而且口感也没有直接烤好。”
江好笑着说道:“你是不是还想抹点奶油或者香辣酱?”
宁涛还是一本正经:“我说的是认真的,不开玩笑。”
青追心软,扭扭捏捏地道:“好吧,我脱了抱着你,你再念经。”
宁涛情真意切地道:“你们的恩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了。”
江好笑着说道:“有什么不好报答的,以身相许不就得了吗。”
宁涛点了点头,他能拿得出手的不就是以身相许吗?
青追还真就爬了起来,伸手去脱伸手的天宝旗袍。
旗袍撩起来,雪白的大腿露出来。
宁涛眼热热地看着青追,如果是漆黑的夜里,他的眼睛绝对比得上哮天犬的眼睛,两眼绿幽幽的光。
却就在这个时候,咔嚓一声响,宁涛整个人都被冻在了一块冰中。
人世间的有些美梦做做就好。
你要是当真了,那你就输了。
晚七点,天道号电瓶车来到了三里坡的一家高档餐厅门前。
一大片目光就像是被磁铁吸住的钉子,嗖嗖嗖就飞了过来,黏在了宁涛、青追和江好的身上。
男人看青追和江好,女人看宁涛,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有一种惊艳的感受。不过,转眼就变了味道。
“那傻逼是谁啊,骑一辆电瓶车居然载那么漂亮两个妞?”
“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现在真有愿意坐在电瓶车上笑也不愿意坐在宝马里哭的女人?”
几个有纹身的青年走向了刚刚停好车的宁涛,还有站在宁涛身边等他的江好和青追。
“嘿!美女,我们哥几个请你们喝一杯怎么样?”一个梳着倒背头的青年很自信地道。
青追的眼眸顿时扫过了一丝绿芒。
宁涛伸手搂住了她的小蛮腰。
几个青年的眼里明显有了嫉妒的神光。
那个倒背头又说道:“我说美女,交个朋友吧,这一代我们熟,保证你们玩得开开心心。我们都有跑车,待会儿带你们去游车河。”
这话,就差说宁涛是骑电瓶车的了。
宁涛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江好将外套撩了一点起来,露出了插在腰带上的手枪,还有缠在腰间的充当腰带的法器海魂刀,面无表情地道:“滚。”
几个青年被吓得面无人色,慌慌张张地躲开了。
“林清妤在哪?”江好放下衣服,将枪和刀都遮了起来。
宁涛又伸手搂住了江好的腰:“她说在这里碰头的,这会儿应该来了吧。”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女人就从餐厅里走了出来。黑色的长裙,水晶质感的高跟鞋,映着灯光闪闪发光,高贵典雅,略带点冷艳的气质,不是林清妤是谁?
林清妤直盯盯地看着宁涛,还有被他搂着的江好和青追,乌眸里难掩悲伤和失落的神光。
当初,她曾幻想过与宁涛在一起,可是现在他却一手搂着一个女人来赴约,她的感受怎会好?
宁涛想松开青追和江好的腰,江好却垂下手来夹住了他的手。
宁涛尴尬地笑了笑,继续搂着青追和江好的腰,然后向林清妤走了过去:“清妤,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女朋友江好,这位也是我的女朋友青追。”
又是一大片异样的目光飞投过来,其中不乏想冲上去踹宁涛两脚的男人。
林清妤的嘴角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我都认识,真是羡慕你的福气,祝你们幸福。”
青追和江好微笑致意。
“好了,进来吧,我都安排好了。”林清妤转身往餐厅里走去,她不想让宁涛、青追和江好看见她眼眸里的泪花。
宁涛这才松开青追和江好的腰,领着两女进了餐厅。
餐厅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客人。
宁涛的视线落在那为一个客人的脸上,那一刹那间他的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一只五味瓶,各种味道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