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307报道

#77wxw.com
(28+)
刘舒来到了刘曦的家里,这让整个家都充满了喧闹声。

一直习惯于安静的刘曦有些不太适应,但是之前一个人住的时候又觉得没有生气。

当刘曦到了开学的时候,刘舒这家伙的学校还有一周左右才需要报名。

于是只是早上九点,刘曦就急匆匆的出门了,这个时间段刘舒和韩风还在客厅睡的正香。

如今刘曦已经高三了,是作为紧张的时候。

虽然高三第一学期依旧是学习一些课程,可是原本一周两节的体育课被缩减成了一节,音乐之类的课程虽然依旧是一周一节,可是从上学期开始刘曦就几乎没见过音乐老师了。

久违的来到学校,发现学校操场居然正在动工,学校的篮球场已经翻新了一遍,看上去还不错的模样。

只是刘曦从来不打篮球,操场更是除了早间操就压根不会去。

操场正在翻新,刘曦顺着报名的人流从小道走到了教学楼,刚到教学楼楼下,却见到几个同学正凑在一起说着什么。

这几个同学刘曦都不是很熟悉,于是只是远远的站着听他们的对话。

“我们教室换到哪里去了?”

“我刚问过,好像说换到育英楼三楼去了。”

刘曦庆幸自己下意识的偷听居然还得到了这个消息,于是毫不犹豫的就扭头去了育英楼。

原本她的教室在这个教学楼的四楼,如今得到了消息倒是能免得多跑一趟。

育英楼刘曦之前从来没有去过,这栋楼比较破旧,处在学校的角落里头,如今第一次到来虽然有些迷糊,但是还是找到了自己的教室。

教室内已经有一半的同学了,走进教室,却见到几个同学突然就围了上来。

“刘曦刘曦,火影真的要出剧场版了吗?”

“火影疾风传什么时候更新啊?”

刘曦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这几个不是太熟悉的同学,挠挠头。

她随意的敷衍道:“剧场版肯定会出啊,明年年初就出了。疾风传看情况吧,我也不太清楚。”

敷衍过后,刘曦也懒得跟他们说话,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打着哈欠环顾这个教室。

毕竟这栋楼是旧楼,教室便更新不到哪里去了。原本刘曦的教室地板都是木质的,而这个教室的地板就只是普通的铺了一些看上去像是木质地板的地板纸而已。

而且这个教室连风扇都没有,明明都高三了,居然还把学生们换到这个教室来。

刘曦打了个哈欠,虽然现在也才九月份,可是最近的天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几天就降温到了三十以下,风扇这玩意有没有倒也没啥问题了。

虽然在班上已经呆了两年,可是刘曦对这个班级依旧没有太多的归属感,班上的同学更是只认识那么几个,剩下的也就只是眼熟而已。

在班上等了片刻,苏萌也来了,她一眼便见到了刘曦,屁颠屁颠的坐在了边上,然后对着刘曦一个劲傻乐呵。

然后是董叶,陈淼,还有那个上学期经常找刘曦辅导功课的大胸妹。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班上也就坐满了学生,班主任也来到了班级开始收书本费。

报名基本都没什么事情可做,也就是交个钱,然后做个大扫除领书什么的。而刘曦毕竟现在是女孩子,大扫除就扫扫地板,领书的时候更是坐在位置上跟苏萌聊天便可以了。

上午将大部分的事情做完,下午便可以回家休息,等待明天正式上课。

高三这个阶段几乎是所有人的噩梦,有些人甚至工作娶妻生子了,偶尔都会在梦里头再一次体验重回高三的恐惧,甚至会在梦中被吓醒。

刘曦对于高三当然也是排斥的,但是所幸高二的时候已经适应了半个学期,如今学习忙碌一些的话倒是也能接受。

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刘曦将书全部丢在了座位的抽屉里头,然后在外吃一顿饭,便溜达回了家里。

刘舒昨晚似乎打游戏到了很迟,结果当刘曦到家的时候,这家伙还依旧躺在客厅的地铺上睡觉。而韩风已经在厨房做菜了。

“谁帮你买的菜啊?”

刘曦凑到了厨房,虽然已经在外吃过一点了,可是此时闻到香味还是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我特意把刘舒喊起来帮我去买的。”韩风回过头看向刘曦,笑面嫣然,“你想吃什么?刘舒买了好多菜。”

“可乐鸡翅?”

“那你得下楼买可乐来着。”韩风走到厨房的冰箱前将其打开,取出里头的鸡翅放在一旁解冻,“你去把刘舒喊起来吧?都十二点了,昨晚他打游戏打到三点多,睡了九个小时应该也够了。”

“我去喊。”

刘曦扭头走进了客厅,低头看一眼大字型躺在草席上睡的呼噜声一个劲响的刘舒,抬脚就是一jio过去。

“起床!”

这刘舒可能之前几天睡眠时间也不足,硬是被踹了一脚却还一点反应都没有。

“起床了!”刘曦蹲下身,抬起手对着刘舒的肚子拍了好几下。

这家伙最近有小肚子了啊,拍的手感还不错。

“让我再睡一会儿。”刘舒睡眼朦胧的看了一眼刘曦,然后翻身背对着她,嘴里嘟哝着,“你这么闲干嘛不去读书啊,叫我起床干嘛?”

说实话,刘曦第一次感觉到刘舒居然这么难叫起来。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她也经常奉命叫刘舒起床,可是基本都是一敲门就起,哪有现在这样难搞啊。

肯定是有了女朋友以后懈怠了。

刘曦撇撇嘴,毫不客气又是一脚踹在了刘舒的腰上。

“哎!”

刘舒一声惊呼,顿时就清醒了过来,然后瞪大了眼睛看着刘曦。

“你干嘛呢!”

“喊你起床呢!”刘曦理直气壮。

“就不能温柔一点啊?”刘舒气的不行,一身的睡意都被一脚踹飞了,“我说你过分了啊!”

“韩风让我喊你起床的,不关我的事。”

刘曦撇撇嘴坐在了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