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315血源诅咒

#77wxw.com
(28+)
只是第二天,刘曦晚上刚出校门,却见到了熟悉的身影正在等待着她。

王畅这家伙刘曦已经有段时间没跟他见面了,但是不得不说,这家伙似乎越来越优秀了。

以前他只要面对自己就会颇为紧张,于是闹出了不少笑话,还让自己受了伤。不过由于自己上辈子跟他是死党倒是没怎么计较。

只是这辈子刚附身在妹妹的身上就被自己的死党喜欢实在不是一件让人心情舒畅的事情,刘曦也就渐渐跟他断了联系。一开始他们俩还会在网络上聊两句,或者一起打个游戏什么的,最近一年他们却几乎什么联系都没了,顶多就是在刘舒口中偶尔听到他的消息。

王畅现在也是大三了,不同于其他大部分大三依旧在上课的学生,他在大二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一家公司做实习,现在恐怕也已经快要转正了。

如今的王畅依旧带着一些大学生的生涩,但是身上的气质却越来越像是上辈子的那个王畅了。

“好久不见。”

王畅见到了刘曦,走上前。

“恩。”刘曦站住了脚步,抬起头看着他的那张脸。

不得不说,王畅似乎也会打扮了一些,比起前几年那个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个学生的王畅,现在的他明显要成熟不少。

而且似乎也变得帅气了一些。

“你是不是去健身了?身材好像比以前好了些。”刘曦不是太清楚自己要说什么,只是强行找话题。

“嗯呐,健身一年了。”

上辈子王畅可是没有为了妹妹健身过,结果后来年近三十的王畅挺了个大肚子还脱了发,三十岁的人硬生生看的像是四十岁。

也难怪那时候的妹妹对王畅无感了。

只可惜现在的自己也依旧对他无感。

刘曦的脚步又动了,朝着不远处停着的轿车走去,王畅也跟在了刘曦的身旁,闭着嘴什么也不说。

“你今天找我做什么?”

“就是看看你,很久没见了。”

“哦。”

邀请王畅坐上车,刘曦突然觉得这一幕怎么似曾相识。

好像以前也有过这个场景来着。

一路来到刘曦的家里,王畅倒也是轻车熟路,从鞋柜里拿一双拖鞋,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刘曦家的沙发上。

刘曦给他开了一罐可乐递给他,然后打着哈欠坐在沙发上。

久违的见到王畅,刘曦心里略有些感慨。

前几年他还是个青涩的小朋友,也就只是两三年而已,却已经比刘舒来的成熟,浑身上下都是一股社会人的气息。

“最近你在做什么?”

刘曦坐在王畅侧面的一个懒人沙发上,微微眯着眼问道。

“在做电商运营。”王畅喝了一口可乐,今天心血来潮便请了假跑到这里来,却又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坐立不安,就好像是第一次面试时的感觉。

“唔……”

刘曦点点头,然后却又不知道该说啥了,只能伸手召唤来自家的两只猫,用撸猫来掩饰气氛的尴尬。

“最近……你做的那个黑暗地牢挺好玩的……”

王畅只能将话题扯到了游戏上。

“恩。”

刘曦心不在焉的摸着趴在自己大腿上的黑猫,叹了一口气,说道:“以后要是来看我的话,提前跟我说一声。”

“怎么了?”

“到时候我也有时间想想跟你聊什么才不会尴尬。”

刘曦开了个冷笑话,然而王畅却觉得有些悲哀。

高三的时候,他和刘曦的关系那叫一个好,虽然平时也没什么好聊的,可是就是能凑在一起玩一整天,网吧,逛街,宵夜,不论做什么活动也总能找到话题。

可是对坐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王畅这次见到刘曦却没有了以前那种喜欢。

“我先回去了?”

他坐不安稳了。

“我送你吧?”

王畅在刘曦家连可乐都没喝完就急匆匆的想要回去,刘曦只能笑着将他送出门,本想送到小区楼下,却被拒绝了。

回到卧室,刘曦感觉有点心塞。明明上辈子跟王畅从小玩到大,可是这辈子却已经生疏到了这个份上。

虽然有自己的刻意为之,可是还是觉得怪难受的。

习惯性的掏手机看任务奖励,眼睛却猛然一亮。

“血缘?!”

刚刚还有些心情不悦,现在刘曦却想跳起来庆祝了好吗?这游戏几乎可以说是刘曦这辈子最喜欢的游戏之一,没想到居然有机会从自己手中诞生。

虽然说这个游戏的开发费用可能会达到几千万美金,公司肯定出不起,但是如何跟任天堂或者索尼微软这些公司进行合作的话,那么绝对能完成这款游戏!

赶紧点开任务栏查看任务要求。

“在今日内尽可能挽回和王畅的关系。”

刘曦毫不犹豫的点击了接受,然后将手机页面换到通讯录,拨打王畅的电话。

“喂?”那边的王畅一头雾水。

然而刘曦却突然哑了,她不知道怎么做才算是挽回关系,思索了片刻后,只能说道:“你回来一下,突然有事。”

“哦哦,马上回去。”

王畅对刘曦的要求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急忙又赶了回来,却见到刘曦忧心的坐在沙发上。

“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王畅小心翼翼的看着刘曦那紧紧凑在一起的眼眉,“是不是突然发生什么事情了?”

只是在考虑如何完成任务而已。

但是转念一想,如果说突然有一个困难需要王畅帮助的话,或许自己和他之间的隔阂就会消失不见?

可是自己完全没有困难这种玩意。

“怎么了?”

听见王畅的追问,刘曦灵机一动,立刻用一只手捂住了小腹,涨红着脸抱怨道:“姨妈来了……”

“我去给你烧热水?你家有红糖吗?我去煮点红糖水也行。”

“有,在厨房下面。”刘曦故意轻声哼哼着,仿佛很难受的样子。

“我这就去。”

看着王畅雷厉风行的跑进卫生间,刘曦的脸色一变,总觉得自己这样做好像有点婊。

如果王畅回过神的话,指不准会认为自己把他当备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