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百七十三章 萧圣杰(第十七更)

#77wxw.com
(7#)

“看,振东学院又把那块黑石搬出来了。(**www.77wxw.com高速全文字首发,87文学**)”只听为那少年道。

“那当然了,人家那黑石可是瑰宝,有通天彻地之能呢!”另一少年道,讽刺之意十足。

“真的啊?”一位罗裙少女假意夸张问道。

“可不是!我听说,那块黑石,曾经砸死过一个人呢,吓得我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第三个锦衣少年假装害怕的道。

“哇!好厉害,要是人家有那么一块瑰宝就好了。锋哥,你把它弄来给我好不好?”另一少女娇声娇气地对着为那少年撒娇道。

这个少女,一身宫纱长裙,穿着极其暴露,脸上涂抹一层厚厚的脂粉,比之青楼女子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场外众人一阵恶心,直欲呕吐。

为那少年却一脸享受,色眯眯地对着那脂粉少女坏笑道:“宝贝,我给你弄来那瑰宝,你会如何答谢我呢?”

那脂粉少女用双峰一蹭少年手臂,装出一脸害羞之色,娇滴滴地道:“讨厌!昨晚你不是享受人家服务了吗?只要你帮人家弄到那瑰宝,人家人家随你怎样便是了嘛。”

“呕”“呕”“呕”

脂粉少女此话一出,场外众人只觉得胃中一阵翻江倒海,很多人更是忍受不住那股恶心之感,纷纷呕吐而出。

“看什么看?都给我滚一边去!我的女人不是你们能染指的!”为那少年环视众人,嚣张跋扈地骂道。

“真倒胃口,这种货色也能上!”有少年忍不住出声。

“嘿!人家就好这口,你管得着吗?”另一少年揶揄道。

“就是,你没看到人家还把这种货色当成宝呢!”一少女出声讥诮。

“这你们就不懂了,干那事的时,把头一蒙,所有女人还不是一样?”这少年更毒,一出口就把在场的所有少女都得罪了,当下在场的少女无不对他怒目而视。

“这谁啊!怎么说话呢?那种货色,谁和她一样!”一少女开口骂道。

“就是,那种货色,怎么能和姑奶奶相比!”另一少女附和。

“这种货色,就是脱光光躺在地上,我家阿黄也不会上!”又一少女出声。

“阿黄是谁?”有人开口问道。

“我家养的一条狗!”少女答道。

众人绝倒。这少女真毒,竟然把那脂粉少女比喻成畜牲也不会上的货色。

脂粉少女已经气得满脸通红,那脸上的热气竟是把脂粉也融化了一些。

有好心人开口提醒道:“大家都别说了,小心惹祸上身!那是独孤世家的公子,咱们惹不起!”

“不错,那少年叫独孤锋,是独孤世家的嫡系子弟,我认得他!”又有一人说道。

此话一出,众人大惊,纷纷闭口不言,本来喧哗的场面在此刻却是徒然安静下来,落叶有声。

独孤世家,那可是个庞然大物,虽只是一个家族,却比肩一些修道圣地也不逞多让。独孤世家的嫡系子弟,只要出门在外,必是众人小心奉承的焦点人物,身份如同那王公子弟般,尊贵异常。

没想到自己一不小心就把独孤家的公子得罪了,众人心中一阵后悔,直欲抽自己一个嘴巴。

独孤锋一脸得瑟,叫嚣道:“说啊!继续说啊!不是说得很欢吗?怎么不说了?一群乡巴佬,少爷喜欢这口,怎么滴?”

“就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另外那两个少年也叫道。

这两个少年却也是大有来头,一个叫夏建仁,一个叫朱逸群,分别是青州城夏家和朱家的公子。

青州城有四大家,夏家和朱家就是其中之二,传承已有七百多年。据传,这两家之中,甚至有天突境强者存在。

众人有心反驳,然而想到独孤家的权势,只能纷纷静若寒蝉。

独孤锋一揽脂粉少女,坏笑道:“宝贝,这可是你说的哦,我这就去把那块黑石给你要来。嘿嘿,今晚你就等着服侍我吧。”

“七哥,不要乱来!出门时长老曾再三叮嘱,咱们此行的目的是入皇天学院修行,万不可惹是生非!”那罗裙少女提醒道。

原来这少女竟是独孤锋的堂妹,名叫独孤倩,却也长得如花似玉,算得上是一个美人。

“倩妹放心,长老之言,为兄还是放于心上的。只不过,就那么一块黑不拉几的石头,我一开口,他们还不是得给我乖乖送来?更何况,这么一个破学院,人数加起来还不足五个,哦不,应该说刚好五个,即使招惹了,又算得了什么祸事,难道他们还敢开罪我们独孤家不成?”独孤锋哂笑道。

“就是!就这么一个破学院,倒贴元晶给我我也不进!”夏建仁和朱逸群齐声附和道。

独孤倩一想也是,但想想又觉得不对,脑海中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却在此时,一声冷哼突然响起。

“哼!就你们这种纨绔,还想进振东学院?你们是在做白日梦吗?”

但见黑石擂台之上,一道身影缓缓而现。

这是一个灰衣男子,年龄在二十左右,英俊儒雅,眼神如水般平静,浑身上下散着一股出尘的味道。

“这人是谁啊?傻叉吗?”夏建仁叫嚣道。

“我看他是被驴踢坏脑袋了吧?就这种没前途的学院,谁愿意进?”朱逸群亦叫嚣道。

“你是何人?”独孤锋斜眼看了一下灰衣男子,傲慢问道。

“萧圣杰!”灰衣男子道。

“萧圣杰是谁?”独孤锋继续问道。

“萧家三杰之一,鹰队领,振东学院大师兄!”灰衣男子面无表情地道。

“哇!振东学院大师兄呢,好大的名头!怕怕!”夏建仁夸张叫道,讽刺之意十足。

“嘿!建仁兄,你就让人家过一把大师兄的口瘾嘛,毕竟不是每个学院都只有四个学生的。”朱逸群嘲笑道。

独孤倩却是注意到这男子把萧家排在振东学院之前,当下好奇问道:“萧家?哪个萧家?”

“你没资格知道!”灰衣男子沉静地道。

“你”独孤倩一指灰衣男子,俏脸气得通红。

“好大的口气,你可知站在你面前的是谁?”脂粉少女抢声尖叫道。

“对我来说,他们跟路人甲和路人乙没什么区别,我无需知道。”灰衣男子的声音依然平静。

“装!有你哭的时候!”脂粉少女恨声道。

“宝贝别生气,看我的!”

独孤锋搂过脂粉少女,斜眼看着灰衣男子,吊儿郎当地道:“小子,你说你是振东学院大师兄?”

“不错。”灰衣男子道。

“这么说振东学院你能做主咯?”独孤锋道。

“一定程度上可以。”灰衣男子道。

“那好,我要你脚下那块黑石。”独孤锋一直黑石道。

“可以。”灰衣男子道。

“可以就给我送过来啊,还等什么?少爷不会亏待你的。”独孤锋叫道。

“拿独孤家独孤九剑来换。”灰衣男子平静的道。

“嘶”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无不倒吸口凉气。

“这人是谁啊?那么黑心,当独孤家的独孤九剑是地摊货吗?一块黑石就想交换?”有人叫道。

“你傻啊?刚他不是说他叫萧圣杰吗?”另一人出声道。

“额,我记性确实有点不好。”最初出声的人不好意思说道。

“我记得他,他是五年前加入振东学院的,那时才十五岁,已经是气海境强者。”一位老者开口道。

这老者年纪看起来七十左右,相貌平凡,身穿粗陋布衣,头凌乱,看起来极其邋遢。

“嘶”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吸了一口凉气。

“十五岁的气海境强者?你没记错?”有人不信问道。

“千真万确,而且是气海境中阶。”邋遢老头道。

此言一出,众人却是一阵摇头。

“老头,我看你是糊涂了吧?十五岁的气海境中阶,即使是各大修道圣地的领军传人也不过如此吧?”一人开口道。

“肯定是老糊涂了。十五岁的气海境天才会选这种没前途的学院?打死我我也不信。”又一人开口道。

“我说的都是真的!”邋遢老头撑直了脖子叫道,“再说,你们凭什么说振东学院没前途?”

“这不是很明显吗?还需要什么理由?有前途的学院又怎么会只有四个学生?”有人哂笑道。

“我看你们是忘记那个传说了吧?”邋遢老头讥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