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百九十四章 乐天侯

#77wxw.com
(7#)

整个现场议论纷纷。(**www.77wxw.com高速全文字首发,87文学**)

萧齐天则在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对手。

黑石台上的确实是袁金刚。阳光下,只见袁金刚一身普通的褐色长衫,腰系玉带,双目如刀,魁梧的身躯挺得笔直,一看就知道蕴含着巨大的力量,确实不凡。

萧齐天暗暗点头,复而有些感慨。

如今看来,他选择走出西梁真的很正确。

这个世界浩瀚无边,璀璨绝伦,天才如过江之鲫,又岂是小小的西梁大地可比的?

譬如眼前的对手,二十岁左右的气海五重天强者,若在西梁定然是了不得的存在,被视为天才中的天才。然而此时此地却也不算显得很突出。

至少,萧齐天就在人群中发现了不少不下于袁金刚的存在。

当然,不下于袁金刚,并不代表他们的潜力胜过袁金刚。假如萧齐天看得不错的话,袁金刚应该拥有一半大力猿血脉,这种体质先天上已然决定他以后的成就注定不凡,远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当然,什么血脉萧齐天倒不看重。

事实早就证明,血脉固然重要,却不是唯一决定因素,只要后天肯努力,就算凡体也能逆天而行,打破天地桎梏,傲啸九天。

甚至,据道袍秀士所说,人的血脉也是可以在后天的修行中一步步蜕变的。曾经就有普通凡体的人族最后却成就真龙体质的大能,威慑天地,号令一出,谁敢不从?

萧齐天之所以看中袁金刚,只是他在袁金刚身上看到了一种气质,一种不甘、不屈不挠的气质。这定然是个非常刻苦的人,值得培养。

那么,就让袁金刚成为他为振东学院招揽的第一个人才。

这一刻,萧齐天已然将袁金刚看成振东学院的一份子,也把自己代入振东学院主考官的角色当中。他看着袁金刚,突然笑了:“台上何人,报上名来。”

“袁金刚。”简单的三个字,在袁金刚口中却如若雷霆,中气十足。萧齐天点头,还待说话,袁金刚已然不耐烦地将他打断:“别婆婆妈妈的,不是很狂妄吗?赶紧受死!”

“哟?脾气还挺大的嘛?我喜欢。”萧齐天调侃道,复而点了点头:“行,那我们就长话短说,那你是打算挑战还是参加我振东学院的入院考核?”

“这种破学院谁愿意进?我只想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袁金刚道。他现在虽然落魄,然而身为青玄榜上前百的年轻强者,却也有他的傲气的。

这些年来振东学院真的没落了,名声不响,以致于袁金刚根本连听都很少听过,又谈何看得上?

袁金刚的目标是皇天学院。他要进皇天学院里修行,尔后通过皇天学院进入汉唐军部。

他要参军,战场杀敌,建立不朽功业,封王拜将。

最主要是,他要让袁家后悔。

他要向世人证明,袁家到底有多眼瞎,有多愚蠢。

他要袁家的人哭着喊着跪着求着他回去,这其中还包括他的父亲。

而那些曾经参与过迫害他母亲的袁家人

哼!

袁金刚眼中闪过刻骨的仇恨,刺骨的杀机。

另一边,萧齐天闻得袁金刚的话语不以为意。实际上,就连他也觉得振东学院挺落魄的。院门破破旧旧,透露着腐朽的气息,就连考核所用的擂台也黑不垃圾,跟块黑砖头一样,毫无气势。跟皇天学院的气派、仙道学院的钟灵毓秀相比,振东学院简直就像一间粗糙的农间茅舍好吗?

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随着他的到来,振东学院一定会改变,重现昔日的荣光。这是萧齐天的自信。他笑了笑:“这么说,你是要挑战我咯?”

“没错。”袁金刚道。

“行,劳务费拿出来吧。”萧齐天点头,并不多说。

“劳务费?什么劳务费?”袁金刚一愣。

“五十块上品元晶的劳务费啊,我不是说过,想要挑战我,必须缴纳五十块上品元晶的劳务费吗?”萧齐天道。

“这我没钱。”袁金刚老脸一红,支支吾吾道。萧齐天一听乐了,他还在想怎么让袁金刚就犯,袁金刚自己就送上来一股东风。真是让人省心好同志啊。

没钱?嘿!可不是此时此地,刺激袁金刚就犯的最好东风吗?

“啊?原来是穷鬼一个。”萧齐天故作恍然大悟。

“你”袁金刚一怒,感受到台下那些带着鄙夷的目光,袁金刚简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别你啊你的。没钱你上台作甚?没有劳务费,少爷我分分钟几百万上下,哪有时间陪你过家家?”萧齐天激将道,白眼翻翻。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我一定要教训你一顿。”袁金刚气极,浑身冒火,差点就七窍生烟。

“问题是你没钱啊?没钱我可不会接受你的挑战,你怎么教训我?”萧齐天道,轻蔑地看着袁金刚,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表情。

“可恶!”袁金刚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

他想借钱,扫视了眼台下,却没见到半个熟人。

好吧,实际上,他的熟人也少得可怜。

借钱无路,想要教训萧齐天似乎都成了一种奢望。当下袁金刚不由得有些泄气。

台下众人也看出了袁金刚的困窘,有些看热闹;有人窃窃私语;有人想赞助袁金刚,奈何有心无力,只因五十块上品元晶真不是一个小数目。

恰在此时,一个高傲的声音传来:“不就五十上品元晶吗?我借你。”

众人一愣。

袁金刚大喜,循声望去,脸上的表情却骤然凝固。

阳光下,只见一行人阔步走来,有文士,有甲胄。为首那人是一个青年男子,二十左右,身穿玄色锦袍,腰系白玉带,形貌俊朗,无处不透露着一股雍容华贵。

毋庸置疑,此人绝对生于大富大贵之家,来头甚大。

“小王爷。”

“小王爷来了。”

果然,下一刻众人的惊呼依然揭露了来人的身份。原来,此人竟是汉唐大帝的曾孙,鸿亲王的儿子,荣郡王的族弟李天乐,又封乐天侯。

侯与王,虽只有一字之差,却无疑是天壤之别。

同为汉唐大帝的曾孙,李荣郡被封为荣郡王,李天乐却只是被封为乐天侯,从中可以看出荣郡王和乐天侯的地位差别之大。

也怪不得荣郡王被他那几个叔叔当成眼中钉对待。

当然,由于李天乐是鸿亲王的儿子,在荣郡王这一辈中排名最小,很多人也习惯以小王爷称呼他。

李乐天也从不纠正,反而乐此不疲。或许在他的心中,对于李荣郡被封荣郡王,而他居然只是被封为乐天侯也一直耿耿于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