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400章 情报交易

#77wxw.com
(28+)
回到紫竹公寓,裴少石开门进屋,伸手摸到电灯拉绳拽了一下,电灯没有任何反应。

停电了?别的房间怎么都有光亮?

裴少石心里纳闷,准备找手电出去检查一下电闸开关,忽然一个硬邦邦的枪管顶在腰上,身后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别动,把手举起来!”

裴少石身体僵住,慢慢把双手举起,对方在他腰里摸索了一遍,确定身上没有武器,这才说道:“坐到沙发上去!”

“这么黑,我看不见路。”裴少石嘴里应付着,猜测着对方的身份,难道是入室抢劫的匪徒?

咔哒一声轻响,一束手电光亮起,照着裴少石脚下的地面,身后那个人说道:“很抱歉,没经过主人同意,就借用了你的手电!”

“你有枪,你说了算。”裴少石迈步走到沙发前坐下。

那个人姜新禹坐在裴少石的侧后方的椅子上,说道:“裴先生,请原谅我用这种方式和你见面。”

“你是什么人?我提醒你一句,持枪入室抢劫是重罪!”

“我是什么人,你不必知道,你是什么人,我一清二楚!”

“阁下故弄玄虚,究竟想要干什么?”

“裴少石,代号樵夫,堰津共党的负责人!”

裴少石心里暗暗吃惊,首先想到的是李献策,听声音感觉又不太像,于是说道:“对不起,你说的话,我听不懂。”

姜新禹笑了一下,说道:“你去了积善堂和山哥碰面,我离开的时候,曹云飞刚刚进去,现在应该已经回去了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裴少石反而放下心,对方应该并无恶意,要不然日本人早就包围了联络站。

“你是军统的人?”

姜新禹没有回答他,说道:“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游击队为什么会伏击日本人的便衣队?”

“敌我双方,伏击日本人有什么问题?”

“曹云飞怎么知道便衣队的情况?”

“我们有自己的情报来源。”

“裴先生,这一仗游击队伤亡过半,你不觉得奇怪吗?”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你们的情报来源出现了问题!”

裴少石心里一动,说道:“你不是军统的人!”

姜新禹缓缓的说道:“说的这么多,你还不明白吗?”

“你是……我党的同志?”

“是。”

“既然是自己人,你这是在搞什么名堂?”裴少石有些半信半疑。

“我怀疑你们中间有内奸,所以不便表明身份。”

“你的代号是什么?”

“对不起,我什么都不能说,一切还不是时候。”

“你这样遮遮掩掩,让我怎么相信你?”

“即便我说了,你还是不会相信我,而我将面临着暴露的危险!”

“你不信任我?”

“我必须自保。”

“既然这样,我们还有必要谈下去吗?”

“裴同志,你必须信任我,这件事关乎到地下组织的安全!”

裴少石淡淡的说道:“你让我怎么相信一个拿枪对着我的人!”

姜新禹:“你今天和曹云飞见面,是商量怎么送游击队出城,对吧?”

裴少石默然不语。

姜新禹继续说道:“如果不清除内奸,无论多周密的安排,还是会有泄露的危险,到时候再出了差错,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裴少石思索了半晌,说道:“我们获悉情报,日本人有一支五十人的便衣队,在城外充当斥候的角色,他们没有携带任何重武器,所以我通知了曹云飞,让他伺机消灭敌人!”

姜新禹把所有事在脑子里串联了一遍,多少猜出了事情的起因。

为了掩护陶建明撤往黄冈地区,李献策暗中通知了藏在地下党里的内奸,让他把便衣队的消息透露给裴少石,但是绝口不提毒气弹的事!

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利用曹云飞牵制住便衣队,平津游击队就可以顺利安全的甩掉追踪!

想到这,姜新禹说道:“裴同志,获悉情报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内奸,你要多提防他!”

裴少石沉默了一会,说道:“获悉情报的人就是我,要是按照你的分析,我就是那个内奸!”

“你?”

“对!”

姜新禹沉思了半晌,说道:“能给我讲一讲细节吗?”

裴少石知道,这个对自己还不完全信任的人,是自己同志基本确定无疑,他若是重庆方面的人,根本没必要打听这些事。

“知道堰津有一个情报交易所吗?”

“知道,大光明歌舞厅,堰津沦陷之前,各国间谍都在那进行情报交易。”

裴少石笑了笑,说道:“那是老黄历了,现在挪到了劝业场附近的蓝公爵酒吧。”

“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酒吧老板是日本人,他是一个反战人士,那地方很安全。”

“所以,情报的买来的?”

“没错。”

“从什么人手里买来的?”

“黄庆发。”

“警察局的黄庆发?”

“你怎么认识的他?”

“凑巧而已。”姜新禹想了想,说道:“你怎么确定情报的真伪?”

“文件上有宪兵队的公章,还有服部彦雄的签名,是原件!”

姜新禹知道,情报肯定是伪造的,这种绝密文件,如果发生失窃,服部彦雄怎么可能一点反应也没有!

从这一点上也能看得出来,李献策非常谨慎,没有让内奸直接把消息告诉裴少石,就是为了事后不担任何干系!

姜新禹走到窗户旁,掀开一角向外观察了一会,说道:“明天上午九点开始全城大搜捕,送他们出城要尽快!”

裴少石想了想,说道:“要是像你所说,我身边真的有内奸,日本人为什么还不来抓我?”

“内奸分好多种,在堰津不是只有日本人,还有其他势力!”

“你的意思是说……重庆方面的人?”

“我得走了,你一会把电闸合上就好了。”

“在无法确定你身份的情况下,我对你说了这么多,你还不能表明身份吗?”

“清除内奸之后,我会考虑的。虽然我没办法证实自己的身份!”姜新禹透过门镜向外看了看,把手电放在茶几上,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无法证实自己的身份?

裴少石一头雾水,不明白姜新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