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20章 二人行

#77wxw.com
(28+)
周秦川腹诽着,他有些生气,这小子不过跟着自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练过些拳脚,又得了口宝刀,就敢自以为是地去找人贩子的麻烦。

“你没听错?小段。”

周秦川不甘心,又追问了一句。

“没错,掌柜的。”

“那几个外乡人有何特征?”

“嗯,其他人没甚印象,就一人特别显眼,鼻梁处好大一个鼓包,不知是先天残疾呢,还是被人打断后没长好生的疮疤。

可笑的是他明明是个男的,偏偏身穿绣花红衣,顶着个破相的鼻子,真是让人想不记住他都难。”

没差了,就是被自己揍哭的那人贩子了,周秦川最终确认。

“小济不会有事儿吧?”

小段问道,毕竟拍花子的是些什么人,只要有点阅历,都能知道。

“事涉拍花子的,你怎的不早些分说?”

苏幼蓉坐不住了,忍不住站起来责问小段,她同样不是一无所知的白莲花。

尽管不明白小济这熊孩子为何在客栈里,还会同拍花子的有甚干系,但他这般年纪的小子,正是人贩子的最爱,由不得苏幼蓉不担心。

“我...我...”

小段张口欲辩,不过想想无论怎么说,都是自己的错,最终哑了口。

此地临近州府,有官府掌控,兼之人口众多,拍花子的向来不太敢在这一带犯案,这类事件他听得不少,但周遭却没多少人亲身经历过,也就不太警惕。

是以尽管听了小济的嘟囔,却并不放在心上,因为小段并不相信,谁人敢于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这许多人,冒恁大风险,把小济如何,因此就没有阻止小济的行径。

当然了,该知会还是得知会掌柜一声。

不过一忙起来,小段就什么都忘了,直至此刻,方才想起来。

“怎么办,秦川哥?”

苏幼蓉坐下问道,语气有些惶急。

“放心就是,我这个兄长,自会去把他找回来。”

周秦川心下虽然焦急,外表却异常镇定,他得让其他人,特别是苏幼蓉心安。

时间过去不久,又是大白天,倒是还不用太过忧心。

小济这小子精明得很,对方既然人多,他不会就这般冲上去自投罗网,定然会在暗中觊觎,逮着那妖娆人贩落单方才出手。

只是他人小力弱,即便是用宝刀偷袭,能给一个成年男子造成多大伤害,实在不好说,稍不顺遂就会被反制,落入魔掌。

周秦川几大口把剩下的饭食吃完,然后吩咐其余人等留守客栈,拜托东叔帮衬着,他要出门去找小济。

“放心就是,周大郎,老头子我没能耐帮你找人,守好家还是做得到的。”

东叔拍胸脯保证。

简单安排完客栈事宜,周秦川回耳房背上开山刀,刚走出房门,想想不妥,又折回室内,还是把刀放回那个裹了麻布,伪装成普通包袱的背包中,背着背包出了门。

这一趟要找人,官道和小路要走,州城县城说不得也会进去,先前空手进济宁城的时候,倒是没受刁难,但背着把刀就不好说了。

要是因为背着此刀进城,从而被官差刁难,耽误了找小济的事儿,那才是得不偿失,还是放入包中藏好方便。

至于包中的那柄折叠弓和箭支,虽然不一定用得上,但没有多重,也一并带上好了。

这种凶器加神器,他可不愿任其远离自己的视线,就这么放在客栈,不论被谁发现了都不妙,还是随身携带安心。

“你跟着我作甚?”

出了客栈,周秦川问阴魂不散的苏幼蓉,这小娘,除了没跟着他进他和小济的房间,其余时刻,一直不离左右。

“你是小济兄长,我是小济的姐姐,他出了事,你说我要作甚?”

苏幼蓉答道。

“别闹,幼蓉!”

周秦川劝慰道:

“解救小济,有我一人足矣,要知道那些拍花子的都不是善茬儿,你一介女流,济的甚事?”

“我只知道多个人多份力,上阵打斗我不行,但是识人找人我还是在行的。

放心,秦川哥,我不会拖累于你,若需动武,我自会躲藏起来,不让你分心就是。”

“那...这可是你说的,等会儿要是跟不上我,可别怪我不懂怜香惜玉。”

周秦川无奈,只能拿疾行一事来吓唬苏幼蓉,总不能把她捆起来丢回客栈罢。

她若真是铁了心要去找小济,就算被捆上了,也能想办法摸出来。

与其让她一个人行事,还不如跟着自己更安心。

“没问题,小济失踪,正合加快脚步追赶才是。”

苏幼蓉毫不示弱。

一刻钟后,望着紧随不舍的苏幼蓉,周秦川放慢脚步问道:

“如何,幼蓉,跟不上的话,还是回客栈去罢。”

苏幼蓉稍微有些气喘,却不肯停下脚步:

“不用,秦川哥,不用顾忌我,非常时期,以解救小济为先。”

她在全客栈仅比周秦川起得稍晚,原先还需熬点稀粥作为大家的朝食,自大常回归后,这点活计用不到她了。

本着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点事儿做的念头,苏幼蓉已经跟着周秦川练了一段时日的慢跑。

这会儿二人的速度比快走快,却又比慢跑慢一些,她倒勉强还能跟得上。

不是周秦川不想再加快步伐,可谁知道什么时候能追上那些人贩子,总得留点体力打斗才行。

见苏幼蓉不肯退让,他也就熄了让其回转之心。

根据之前的遭遇,周秦川估计那些拍花子的路线还是北上,不论小济下落何在,定然也是在人贩子左近。

这一带毗邻运河,靠近州城县城,人烟稠密。

若追上人贩子之时还是白天,谅那些贼子不敢声张,定然以逃避为主,苏幼蓉只需找个隐密之地藏好,就不用担心。

若天黑前还没有人贩子的踪影,那就容不得苏幼蓉使性子了,只能让其在州城找地方住下。

因着心忧小济,二人一路无话,紧赶慢赶,平常需要半天工夫,两个时辰的脚程,他们只花了一个时辰,就见到了济宁州城的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