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2569章 第2568 疑云 珠现 悚然

#77wxw.com
(28+)
战场之上,杀景依旧。

但罗铮谱写的亡命曲,却落下了最后一个重音。

这一落下。

种魔倒飞。

于倒飞的过程中,他更逸散出了几乎所有生灵都从未见过、也不知是什么的,却让魔妾赫然起身、让玉情不自禁上前数步、让冰衍瞳孔骤缩的气息。

他们不经意看到的这一幕,是完全颠覆他们认知的一幕。

刚在心头过了一遍没人能和种魔单打独斗的他们,就被现实扇了一耳光。

而且是重重的一耳光。

因为这一幕中,不仅出现了单打独斗把种魔打败的大人物……

种魔甚至被打出了无的气息。

这是魔妾、冰衍等所有上界来客,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且看到种魔身上逸散出的无之气息。

而且无之气息的浓郁程度,超乎他们之前的想象。

仿佛正因如此,迅速挤压不可置信,且在他们心中占据重要位置的情绪,倏然就变成了惊喜,大喜,以及欣喜若狂。

对魔妾来说,本体就具有无之气息。

但具有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丝毫不介意自己具有的无之气息,哪怕增加一丝。

可以说见到这一幕后,捕获种魔的念头就在她心头迅猛蹿升……

虽说无法超过她下界的那个目的,却也成了她无法忽视、轻视的念头。

对冰衍来说,种魔逸散出的无之气息,则让他大为欣喜。

“之前只感应到你具有无之气息,这已然是旷世之罕见,未曾想,会如此浓郁!”

“若将你捕获炼化,可能我那缥缈的成帝之路,便会多一丝希望!”

对玉而言,无之气息如此浓郁的暴露,险些让他疯狂。

面对冰衍的身份地位,以及修为战力的强势,他虽咬牙切齿,却在咬牙切齿之余,也因理智产生了要不要放弃争夺的纠结。

但如今,纠结早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这种魔,我玉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得到!”

“哪怕因此得罪冰衍!”

“没有什么,能让我玉清一门多一位真正能追寻三清道体的人更重要!”

“而这个人,注定是我玉!”

……

无之气息,让人疯狂。

有的,是因欣喜而疯。

但有的,却因不堪回首的往事而狂。

被邪天盯上、引种魔而来、杀死邪天、被种魔怨怼而勾出无穷怒火的罗铮,在和种魔大战的时候,就因为怒火忘却了恐惧,打得疯狂忘我。

得见种魔被自己最大的底牌命中且受伤,罗铮的意识却产生了一阵恍惚

“我打败了,种魔?”

在这样的恍惚中,他下意识就要去回忆中寻找反驳这现实的东西。

但刚生出这个朦胧的念头……

让他惊悸、厌恶到骨子里的,甚至被他归入永远不想再翻阅的回忆中的气息,不要钱似的扑面而来。

瞬间!

罗铮朦胧的,想要发现事实真相的念头就被这气息吹散……

紧接而来的,则是耍我一次不够,还要来第二次么的羞愤。

羞愤如油,泼在了他一直未曾熄灭的怒火之上……

轰!

当一个罗刹身上冒出类似魔族的魔焰时……

这个罗刹,似乎就真的成了无惧无畏的无敌。

“死死死!”

咆哮连连的罗铮,丝毫没有发现自己一身白衣已被怒火焚尽,就这般赤身luo体地来到了尚未落地的种魔面前……

“啊啊啊啊啊!”

嘭嘭嘭嘭嘭……

纵然种魔只是受伤……

纵然种魔还在用旁人看不懂的战斗方式反抗着……

但此时呈现在所有观战者面前的,是种魔被一个罗刹暴打的场景。

若说之前种魔受伤,还能用亿万万分之一的小概率事件来形容……

那此刻这一幕,则是魔妾等上界来客无论怎么想都想不通的诡谲。

“即便提前显世,先天不足……”

“但你能打破混沌出世,则代表你已经成长圆满……”

“即便你显世前被打败过,甚至受过伤……”

“但你吞噬一路,便是疗伤一路,无法对你造成根本性的影响……”

……

除非……

几乎是同时。

魔妾和冰衍,双眸齐齐一凝。

“邪帝传人……”

暗喃四字的同时,他们脑海中就出现了之前更为诡异的战斗。

那场战斗中,邪天说了继续二字,率先对种魔发起攻击。

随后罗铮暴起出手,种魔适时反抗……

一场人类罗刹联手战种魔的战斗,瞬间变成了罗刹种魔联手坑死人类的战斗。

身为人类的邪天,在这场变节之战中死得猝不及防。

但真的是猝不及防么?

魔妾看了眼面前的摩拓,陷入思考。

此时她想起了,摩拓针对邪天身死道消的绝对不可能的评论。

世上没有绝对不可能的事。

“但摩拓的反应,至少说明那个邪帝传人,不会就那般轻易死掉……”

“而邪帝传人死后,种魔竟又对罗铮说出幽怨之语……”

“邪帝传人的死,究竟对种魔产生了什么影响,以致于让他……”

……

冰衍也在沉思,甚至连敖偈带着一帮道祖离开大殿都未曾注意到。

然而未等他找到一条线,将所有的诡异串联到一起……

嘭!

一声巨响。

响彻域外战场。

冰衍悚然一惊,朝战场看去。

却看到了被疯狂罗铮一连串疯狂的杀伐击飞高空的种魔,嘭的一声,变成了一个尺许见方的,流光溢彩的圆球。

圆球不大。

仅三寸见方。

一手盈盈可握。

但看到这个流光溢彩的圆球之后,不仅是魔妾冰衍玉……

连斩魔总殿内的种老以及其他大人物,眸中都迸发出了不可置信,却又疯狂的璀璨!

“种魔珠!”

“种魔败了!”

“种魔被打回了原形!”

“立刻行动,速速抢夺!”

“快啊!快啊!”

……

斩魔总殿,瞬间被疯狂充斥。

而随着疯狂逸散出总殿的,则是一道道代表酆崖最为紧急的军令。

几乎在酆崖绝顶精英接收到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且全速杀向种魔珠所在时……

始终不动的魔族大军,也如狂潮一般涌向那方。

那方,是葬海血子大军所在。

但看着种魔珠,不仅一干参与过种魔争夺大战的老牌血子一脸懵逼,罗铮同样如是。

他觉得自己彻底看不懂这个世界了。

因为曾令他惊惧到骨子里的种魔,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在了他手里……

死得让他产生了一种被重重阴谋包裹的,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