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834章

#77wxw.com
(28+)
这下子宣正烨是真的尴尬了,之前拼命地否认,现在难不成让他自打嘴巴子,这事确实是他给整出来的吗?他实在是拉不下这张脸。可是,不自打嘴巴,难不成为了这脸面连命都不要了吗?

有命才能有脸皮!瞬间,宣正烨就做出了决定。其实到了这个时候,他不承认又有什么用,哪怕他的嘴再硬也没用,跟着他的那几个混账的表现早已经将他的底子给卖了个光光,有了这位那身体力行的表现,就是再缜密的说辞也掩盖不了事实,更不用说他的说辞根本就经不起推敲了。

这既然已经露了底,那再坚持下去已经没有意义。否认是自己想要惜命,宣正烨认为自己只是看清形式,顺势而为罢了。就在宣正烨准备开口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宋道友,不知您可有办法救我宣家子弟一救?”曾叔环顾了那闯祸的几个宣家子弟一眼道,“所需要费用您尽管提,另外,我代表宣家承诺您一个人情。”

“管家……”瞬间,宣家几个年轻人望着曾叔差点就没流下珍贵的男儿泪。感动,感动,简直超级感动有木有?!大家伙又不傻,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出了什么情况,但是这曾叔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他们能不知道吗?如果不是当真情况紧急,这么一个大忙人怎么可能守在这儿。

尤其这旁边还跟着这么多身手非同一般的,明显应当属于他们宣家人的势力,却又是一些个他们从未见过的生面孔人。别问他们怎么知道这些人从未见过的生面也是从属于他们宣家势力这种傻问题。之前动手时,这些人所展露出来的功法与套路就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那里边浓浓的宣家功法特有的痕迹,除非他们是瞎了,否则不可能看不出来。

宣家人,他们却未见过。这些将他们从下边给绑上来的家伙身份已经呼之欲出养在祖宅的暗势力!

连这些家伙派出如此之多,只怕之前烨哥所说的那所谓不会连累他们,只是请他们帮个小忙的事儿并不如他们所想的那么简单。

思及于此,众人望着宣正烨的脸色已经有点不对了,对比宣正烨的矢口否认,为他们小命着想,在他们犯错的情况下,还说出出钱出力,赔人情也要救他们的话来的曾叔明显要可亲可近得多。

感受到自己那些个跟班们的改变,宣正烨的脸色瞬间变了,望着曾叔的小眼神也变得阴郁起来。这家伙这是想干嘛……

“宋道友,不管如何,还请援手,救我宣家子弟一救!”曾叔朝简儿一揖道底,姿态摆得那叫一个足!

这家伙,倒是会算计……

望着曾叔,简儿忍下了翻那小白眼儿的冲动。说了半天,特么的这家伙说的那些都是废话,这听听好像曾叔表现那诚意满满,可是这只要认真一想就会发现这位的承诺对于简儿而言那根本就是一堆空话而已。

什么叫所需费用尽管提。废话,咱出人出力帮你的人治疗,难不成你不想承担费用还指望着咱倒贴啊?!还有欠人情……,亲话说这几天你们宣家欠咱的人情还少吗?如果没咱,等那“鬼王”出世,估计你们宣家也剩不下什么人了吧。说句挟恩图报的话,凭这妥妥的救命之恩,如果宋简儿张嘴,他们宣家不照办,那么唾沫星子都能压子他们一家子的。

“不敢当道友的礼,我只能说尽力而已。”简儿上前一步,虚托了一下曾叔抱拳作揖的双手,然后压低了声音,只用仅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补了一句,“道友好算计。”

“多谢道友配合。”曾叔也压低了声音回了一句,表示自己承情了。

一看曾叔与简儿居然压低了声音开始讨论救治方案了(简儿:亲,你误会了。),宣正烨赶紧地想竖起耳朵偷听,可是这两闰的声音太小,以他的能力根本就听不到一点的信息,这下宣正烨可就真着了急,这要是落下了自己可怎么得了?!

宣正烨不傻,他的情况哪怕是用肉眼来看也可以看得出来要远比自己那些个小跟班儿们糟多了,他刚才也曾试着使用自身的灵力将那种阴晦的气息给逼出去,可是很快发现,这不去触动那些阴气还好,这一弄,却让宣正烨发现自己的灵气开始大量流失,几乎只是几息之间,这灵力就已经流失大半。吓得他赶紧老实地不敢动弹了。

幸好他刚才收手的得,宣正烨暗自庆幸,如果他再慢一秒,说不得他这身功夫就得废了!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说,废话功夫那可比直接杀了他更可怕。宣正烨不敢再试验,索性牙一咬,玩起了一动不如一静,先看看情况再说,如果那个黄毛丫头当真有办法的话,他再服软不迟。

与曾叔做了一番暗中“交流”后,似乎得到了令自己满意的东西,简儿一脸得色地抬起了头望向了丫在一旁的宣正烨手下的跟班小弟宣炎彬,宣焱武,宣灿灿一干人等,摆出一副认真的样子道:“你们,应该谢过你们这位管家先生才是。行了,跟我到旁边的套房这边吧。雷,给我搭把手?”

“嗯。”雷应了一声,跟着起身。

“咔嚓。”套房的门关上,将一切想要窥视的视线给挡在了外面。

宣正烨嘴张了张,但却说不任何一句话来,只是手脚不安地动了动。算了,不是已经想好了吗,以不变应万变,等一会看炎彬他们几个的情况再做决定好了。

哟,还挺沉得住气!

望着宣正烨的样子,曾叔轻轻挑了挑眉暗自感叹,果然不愧是号称大少爷之下,宣家分枝第一人的存在,光是这沉稳的劲儿就能较之前自家那位六少爷几条街的。这位不急,曾叔就更不急了,左右这出毛病的又以不是他,他急个什么劲。

曾叔不知道的是,这看起来沉稳的宣正烨并没有他所想那么淡定,他只是在强撑罢了。等待的时间总是让人觉得特别漫长,明明只是几分钟的功夫,却让宣正烨有了一种一等数年的感觉。

这下子宣正烨是真的尴尬了,之前拼命地否认,现在难不成让他自打嘴巴子,这事确实是他给整出来的吗?他实在是拉不下这张脸。可是,不自打嘴巴,难不成为了这脸面连命都不要了吗?

有命才能有脸皮!瞬间,宣正烨就做出了决定。其实到了这个时候,他不承认又有什么用,哪怕他的嘴再硬也没用,跟着他的那几个混账的表现早已经将他的底子给卖了个光光,有了这位那身体力行的表现,就是再缜密的说辞也掩盖不了事实,更不用说他的说辞根本就经不起推敲了。

这既然已经露了底,那再坚持下去已经没有意义。否认是自己想要惜命,宣正烨认为自己只是看清形式,顺势而为罢了。就在宣正烨准备开口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宋道友,不知您可有办法救我宣家子弟一救?”曾叔环顾了那闯祸的几个宣家子弟一眼道,“所需要费用您尽管提,另外,我代表宣家承诺您一个人情。”

“管家……”瞬间,宣家几个年轻人望着曾叔差点就没流下珍贵的男儿泪。感动,感动,简直超级感动有木有?!大家伙又不傻,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出了什么情况,但是这曾叔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他们能不知道吗?如果不是当真情况紧急,这么一个大忙人怎么可能守在这儿。

尤其这旁边还跟着这么多身手非同一般的,明显应当属于他们宣家人的势力,却又是一些个他们从未见过的生面孔人。别问他们怎么知道这些人从未见过的生面也是从属于他们宣家势力这种傻问题。之前动手时,这些人所展露出来的功法与套路就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那里边浓浓的宣家功法特有的痕迹,除非他们是瞎了,否则不可能看不出来。

宣家人,他们却未见过。这些将他们从下边给绑上来的家伙身份已经呼之欲出养在祖宅的暗势力!

连这些家伙派出如此之多,只怕之前烨哥所说的那所谓不会连累他们,只是请他们帮个小忙的事儿并不如他们所想的那么简单。

思及于此,众人望着宣正烨的脸色已经有点不对了,对比宣正烨的矢口否认,为他们小命着想,在他们犯错的情况下,还说出出钱出力,赔人情也要救他们的话来的曾叔明显要可亲可近得多。

感受到自己那些个跟班们的改变,宣正烨的脸色瞬间变了,望着曾叔的小眼神也变得阴郁起来。这家伙这是想干嘛……

“宋道友,不管如何,还请援手,救我宣家子弟一救!”曾叔朝简儿一揖道底,姿态摆得那叫一个足!

这家伙,倒是会算计……

望着曾叔,简儿忍下了翻那小白眼儿的冲动。说了半天,特么的这家伙说的那些都是废话,这听听好像曾叔表现那诚意满满,可是这只要认真一想就会发现这位的承诺对于简儿而言那根本就是一堆空话而已。

什么叫所需费用尽管提。废话,咱出人出力帮你的人治疗,难不成你不想承担费用还指望着咱倒贴啊?!还有欠人情……,亲话说这几天你们宣家欠咱的人情还少吗?如果没咱,等那“鬼王”出世,估计你们宣家也剩不下什么人了吧。说句挟恩图报的话,凭这妥妥的救命之恩,如果宋简儿张嘴,他们宣家不照办,那么唾沫星子都能压子他们一家子的。

“不敢当道友的礼,我只能说尽力而已。”简儿上前一步,虚托了一下曾叔抱拳作揖的双手,然后压低了声音,只用仅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补了一句,“道友好算计。”

“多谢道友配合。”曾叔也压低了声音回了一句,表示自己承情了。

一看曾叔与简儿居然压低了声音开始讨论救治方案了(简儿:亲,你误会了。),宣正烨赶紧地想竖起耳朵偷听,可是这两闰的声音太小,以他的能力根本就听不到一点的信息,这下宣正烨可就真着了急,这要是落下了自己可怎么得了?!

宣正烨不傻,他的情况哪怕是用肉眼来看也可以看得出来要远比自己那些个小跟班儿们糟多了,他刚才也曾试着使用自身的灵力将那种阴晦的气息给逼出去,可是很快发现,这不去触动那些阴气还好,这一弄,却让宣正烨发现自己的灵气开始大量流失,几乎只是几息之间,这灵力就已经流失大半。吓得他赶紧老实地不敢动弹了。

幸好他刚才收手的得,宣正烨暗自庆幸,如果他再慢一秒,说不得他这身功夫就得废了!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说,废话功夫那可比直接杀了他更可怕。宣正烨不敢再试验,索性牙一咬,玩起了一动不如一静,先看看情况再说,如果那个黄毛丫头当真有办法的话,他再服软不迟。

与曾叔做了一番暗中“交流”后,似乎得到了令自己满意的东西,简儿一脸得色地抬起了头望向了丫在一旁的宣正烨手下的跟班小弟宣炎彬,宣焱武,宣灿灿一干人等,摆出一副认真的样子道:“你们,应该谢过你们这位管家先生才是。行了,跟我到旁边的套房这边吧。雷,给我搭把手?”

“嗯。”雷应了一声,跟着起身。

“咔嚓。”套房的门关上,将一切想要窥视的视线给挡在了外面。

宣正烨嘴张了张,但却说不任何一句话来,只是手脚不安地动了动。算了,不是已经想好了吗,以不变应万变,等一会看炎彬他们几个的情况再做决定好了。

哟,还挺沉得住气!

望着宣正烨的样子,曾叔轻轻挑了挑眉暗自感叹,果然不愧是号称大少爷之下,宣家分枝第一人的存在,光是这沉稳的劲儿就能较之前自家那位六少爷几条街的。这位不急,曾叔就更不急了,左右这出毛病的又以不是他,他急个什么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