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两个小家伙

#77wxw.com
(26+)
李一心皱眉沉思:“哦?我没有这般感应,你可有发现源头所在?”

宋长弓苦笑一声:“若是有所确认,或者我也就不如何惊讶了,我曾经多次潜心探询,却根本没有任何发现,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李一心闻言微微一愣,诧异道:“我今天才恢复,之前感应有缺,没有发觉不足为奇,但若是你真的有这般感应,岂不是说九尊府内中有巅峰武者坐镇?!”

宋长弓点点头:“不但一定有……而且还是要比你我高出数个境界之上的顶峰大能……”

李一心安然道:“如此反而才好,我们哥俩,现在不但欠商盟的,还欠九尊府的;今后不但商盟有事,我俩须得万死不辞;九尊有难,也是刀山火海,绝无倦怠,九尊府有这样的高人坐镇,势必可以走得更远,我们亦有回报的余地。”

宋长弓嘿然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走吧。但愿大盟主这一次获得了大道之气之后,还能初心不移……若不然,你我兄弟纵然恢复,但相比较于这天下群雄,仍旧杯水车薪,无济大局。”

“无所谓了,反正之后的每一天都是捡的,全都是便宜。纵然再丢了也没什么所谓。”

“哈哈。”

“哈哈哈……”

如是又往前飞了几十里。

宋长弓忽而道:“我想,九尊府一旦成长起来……恐怕,真的会拥有撼动这玄黄界大局的可能……我有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你记得将之胎死腹中,千万不要宣之于口。”

李一心淡淡的笑了笑:“走吧。”

“对了,有个问题我憋了好几天,现在咱们又年轻了,有气有力有精神头了,你有没有想过,再……”

“再什么?再慢慢地看着她们老?看着她们死?看着一个个的离开?然后看着空房子几千年?”

宋长弓悠悠长叹。

之后两人都不再说话。

埋头并肩赶路。

……

云扬神识扫过,尽揽大殿前广场上,十九个孩子的修炼情况,瞬时了然于心。

云扬根据个人程度分别指导了一下,然后又开始九峰转悠;

现在天下商盟之事暂时告一段落,竞旗之战还有一段缓冲时间,这会子除了指导弟子之外,也就只有到处转悠转悠放松一下心情,然后自然就是继续练功休息,等待晚上的特训再来。

云扬史无尘等人的特训地点自然与弟子们练功的地方并不在一处,那边是孩子们无法接触到的地方。

一番巡视下来,一处接一处的看过去,云扬惊喜的发现,九峰弟子赫然每一个都有那么几个比较出类拔萃的好苗子;肯吃苦,聪明,好学,人品坚毅,韧性十足。

这个发现,让云扬心中很是欣慰,自觉有了这些种子,九尊府崛起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一路来到了最后一座山峰……

云扬目光所及,发现了两个颇为与众不同的弟子。

那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

小男孩一身白衣,身量并不很高,但挺拔之相已显,面目轮廓尽是坚毅;小女孩貌似柔弱,甚至还带着浓浓的稚气,若是但从外表上来看,这两个孩子与其他的弟子相比较的话,貌似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云扬敏锐的发现到,这两个孩子基本每时每刻都待在一起,而且练起功来,却尤为的用心,用功。

在云扬眼中,他们每次在修炼步法拳法刀法剑法的时候,基本每次打出一招之后,都会皱褶眉头考虑,然后再重复一次,或者两次,一直到动作完全标准正确。

而这还不是结束,在确认动作正确标准之后,他们还是会再做进一步的考虑斟酌,然后两人一边练,一边商量。

“这里,左脚脚尖朝外,脚跟掂起,右脚脚尖着地,身往左转,左拳冲,右肘往下,右手掌心在内,向下,腰半侧的时候,发力。但这里动肘是为了什么?这里往左应敌,但是如果有意外?那右手和右肘是否是为了别的敌人预留的?”

“这里,一剑出,身体前倾,重心完全向前,若是侧面有敌……这一剑应该是追求速度气势,直接一冲而过……后面或者侧面有敌……后面不需要管,侧面一挡而过……还有没有别的意思?若是实战……这一剑,取咽喉最好。”

“……”

诸如此类,一男一女两个小家伙在念念有词,认真的无以复加。

“白师兄,你看这一招……应该是……”

“林师妹,不是这样的。我觉得应该是……”

“那咱们试试?”

“好。”

“……”

“果然是这样子……这样子更流畅些……”

“差不多可以节省一半左右的力量吧?”

“白师兄,你看我这一剑……”

“嗯,手肘再沉一寸试试效果。”

“嗯……”

两人全神贯注,全身心的进入由他们两人构建的修行境地,心无旁骛。

云扬留意这两个小家伙的练功修炼,有些练错了,有些练对了,却不吭声,就只是默默地关注,更不期然地想起来自己刚刚接触武道的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自己就是这样的认真,每一招每一式每一步……全都要认真揣摩,都要问自己无数句:“为什么这样?有什么原因理由?”

这种疑问,在分拆练习的时候,考虑无数遍;及至承前启后一股脑的运使的时候,再考虑无数遍;无论吃饭睡觉,几乎是时时刻刻都在考虑……

看着这两个小家伙,云扬似乎看到了过往的自己。

其他的各峰弟子,也不是没有类似做法的,但大多都是自己一个人在练,即便偶尔有交流,也都是浅尝则止,很快又再分开。唯独这两个小家伙,却是一直在一起。

旁边偶尔有其他弟子冷言冷语,又或者是想要找小丫头说话的,小丫头对之尽皆一概不理,只跟着他的白师兄,便如一个跟屁虫一般,亦步亦趋,寸步不离。

明珠美玉一般的小脸上,全是崇拜与亲近;对别的人,则是丝毫不假以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