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no208好久不见

#77wxw.com
(31+)

  男子起身,拍了拍衣摆上的灰,认真道:“姑娘!这蛇可不比一般动物!蛇一向冷血无情,若是出去后发病,到时候祸害了不可止姑娘你一个人了!”
  “小白也不是一般的蛇,你若是想把它留下,先打赢我男人再说!”双手叉腰,小染冷静对待。
  小白趴在地上,发觉两人的对话跟它有关,小白顿时低下头来,委屈的蛇瞳望着自家主人。
  男子见小染不情愿,跟他们打,自己定是打不过的!只好拿出大师兄给的东西。
  拿出一封信,男子走到两人面前,道:“这是大师兄让我给你的信。”
  “你大师兄是谁?”
  警惕的盯着这男人,小染并没有接过信反而退后一步。
  男子笑道:“我大师兄乃药王谷药王座下第一大弟子!叶飞!”
  “叶飞?”
  纠结的两条眉毛拧在一起,小染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凤长离。
  只见凤长离面不改色的接过信,小染顿时低下头去看小白。
  “有劳了。”
  看完信的凤长离点头,同意男子带路,去见叶飞。
  感觉没好事儿发生的小染顿时拉下脸来,望着凤长离,摇头叹气道:“感觉自己好惨的样子。”
  起身,跟上男子的步伐。
  两人一同前往去见叶飞,小白急忙跟上小染的步伐,缠在小染身边。
  顺着村庄外面走,两人来到了附近的一个木屋中,木屋有四房,被篱笆做的围墙围着。
  从大门进,直径走向中间的那个小屋。
  小屋大门敞开,屋内正中间正坐着叶飞,和一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见有人来,便大笑着:“终于来老两个正常哩娃儿!”
  凤长离神色微愣,被中年男子的方言说得一愣一愣的。
  叶飞指向对面两个垫子,示意让他们入座。
  两人坐下,与他们对坐。
  “王爷,好久不见。”叶飞淡笑着,轻拿茶壶,为他们倒茶,将茶放在他们的跟前,继续道:“本是无意打扰二位,只不过二位的爱宠中了些毒,怕是暂时不能离开。”
  一说到爱宠二字,小白急忙从小染的身后伸长了身子,盯着叶飞,冲他吐着蛇芯子。从身后绕道前面来,小白的蛇头欲往小染身上缠。
  小染顿时睁大了眼,急忙按住它的蛇头,怒道:“你身上全是灰!别往我身上蹭!”
  “哈哈哈!嘞女娃儿有个性!”中年男子大笑着。
  小白委屈的缠成一个圈,趴在小染的身边。
  叶飞笑道:“这位是昊天世伯,家父的好友,也是药王谷的二当家。”
  盯着昊天,小染总觉得他有些不对劲!这人一口方言,与药王谷的方言差距太大了。
  单手撑着下巴,继续听叶飞说!
  此时,叶飞指向小染,继续介绍道:“世伯,这位是轩辕染,也是如今的定安王妃,这位就是方才与你提过的定安王。”
  昊天将目光放到小染的身上,好似没有听完叶飞说的话,指着小染便笑道:“嘞女娃儿可以,斗是有些凶!飞飞娃儿,你吃得消不哦?”
  闻言,小染顿时惊呆,盯着叶飞便重复了一句:“飞飞娃?”
  “噗嗤!”
  正准备喝茶的凤长离忍不住嗤笑出声,强行克制笑意,向叶飞望去,嘴角依旧忍不住开始抽搐。
  叶飞脸色一红,急忙说道:“世伯,他们夫妻二人途径此地,爱宠无意染上噬魂之毒,还请世伯出手相助。”
  盯着叶飞,小染低下头,紧紧捂着嘴,真怕自己笑出了声儿人家不帮忙治小白了。
  昊天大方的点头,同意帮助他们。
  目光依旧放在小染身上,昊天靠近叶飞,附耳又问道:“搞老半天,嘞女娃你让给别个了唆!”
  “世伯!”
  两人对话很轻,但凤长离依旧能够听到。
  看着自己身边的人儿,正在安抚小白那弱小的心灵,虽然不知他们是何时认识的,但凤长离定不会让叶飞与自己的女人走得近。
  昊天起身,盯着小染,突然笑道:“女娃子,你切外面帮我拿哟,斗是长得像葱葱的哟!”
  “什么什么?”听得一脸茫然的小染懵了,将目光放到叶飞身上,只见叶飞依旧红着脸。
  叶飞见小染不知道自己世伯在说什么,便笑道:“我带去你吧,长虫草。”
  说着,叶飞便带着小染出去,拿药。想跟小染一同离开的小白被留下。
  凤长离盯着这昊天,也不知道他这是在搞什么明堂。
  昊天来到小白的面前,蹲下。
  摸了摸小白的蛇皮,昊天笑道:“嘞条蛇长得多大哩,好阔以。”
  凤长离脸色一黑,起身,欲离开。
  刚走到门口,昊天突然叫住他,笑道:“凤娃儿,你切隔壁,床头柜第一个抽抽,把那个录色的瓶瓶儿老过来。”
  “抽抽?”
  凤长离脸色黑如锅底,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紧紧盯着昊天,凤长离认为这人是故意玩弄自己!
  昊天见凤长离无动于衷,便再次说道:“斗在隔壁!录色的瓶瓶儿,床头柜第一格!”
  听到这话,凤长离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可还有一点不明白,鹿色的瓶瓶儿是什么?像鹿一样颜色的瓶子?
  盯着昊天,凤长离开口询问:“鹿色的瓶瓶儿,是什么?”
  闻言,昊天扶额,不耐烦道:“瓶瓶儿,装哟的瓶瓶儿!录色哩!一个录色装哟的瓶瓶儿!”
  听完,凤长离大步向隔壁走去。
  来到隔壁,打开床头柜,里面有许多瓶子,其中有三瓶的颜色不同,红色,黄色,跟绿色,其他的,都是白色。
  盯着那三种颜色,凤长离认真思考一番。
  鹿色?鹿一样的颜色?那么他所说的应该就是黄色的瓶子了!
  想着,凤长离便拿起了黄色的瓶子,回到小白的身边。
  将要递给昊天,只见昊天神色微愣,随后指着瓶子怒道:“你个瓜娃儿!录色跟黄色分不趁透嘛?”
  挨了一阵骂,凤长离起身大步向外走。
  昊天气愤的来到隔壁,拿出了绿色的药瓶子,再次回到小白的身边,将药磨成粉末,兑水喂给了小白。
  凤长离黑着脸来到院内,看着叶飞正站在小染的身边,与她有说有笑,心里顿时一阵窝火。
  小染猛然回头,发现凤长离正站在身后,放下手里的东西急忙向他跑去。
  看着凤长离冷冽的眸子,小染就知道他定是被昊天惹怒了。
  紧紧的牵着他的手,撒娇道:“亲亲夫君,你就忍忍,等小白好了我们就走!”
  叶飞拿着药向凤长离走来,看着他们亲昵的举动,叶飞淡笑着:“王爷定是在生世伯的气,世伯的家乡话几乎没人知道,就连我们也只是懂大概意思。”
  “我懂啊!好久都没听到这种方言了,差点快忘了。”小染那认真的说着。这语言,不就是发小廖灿儿的家乡语言吗?
  凤长离冷眼扫去,一把拽着小染,拉着就往外走。
  站在院中的叶飞收敛了笑意,盯着他们离开,叹气道:“留不住的,都是别人的。”
  


Ps:书友们,我是轩小染,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