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十八章剑意

#77wxw.com
(30+)
  “该死!”

  下了祭坛,已经到了人群之中的田光看到跑出一个多管闲事的秦守之后,心里也是颇为不悦。

  眼神示意了人群之中的一个人。

  那个人当即会意,脸上莫名其妙就多出一张面具。

  拿出一柄寒光凌凌的长剑,冲向了祭坛。

  “还有同伙,拿下他!”

  在上祭坛的将士看到了又多出一个之后,当即掉头。

  打算拿下后面这一个,将功折罪。

  谁知道,这一个头戴戏剧面具的人,武功极高。

  杀普通的士兵,如果砍瓜切菜一般。

  短短数个呼吸,就杀了十数人。

  一路横行无阻地冲向了祭坛。

  秦守刚刚还在沾沾自喜,心想等援军一到,这一次的刺杀也就结束了。

  他的计划也就成功了。

  但想不到,最后居然杀出这样一个狠人。

  既然上了这个祭坛,秦守就知道,此时的他,只有一路走到底。

  让熊犹在这一次刺杀之中活下去。

  不然的话,他必死无疑!

  因此,这个新来的刺客,再怎么强大。

  秦守都不能有丝毫怯意。

  挺起身板,就算是打不赢,也要干到底!

  出于求生本能,秦守在这个关键时刻,没有掉链子。

  反而将他所学的剑法施展地畅快淋漓。

  剑术交锋之下没有丝毫的不如。

  “该死!这个秦守,居然有如此实力!”

  见到自己久拿不下,面具刺客也有些慌了。

  因为这件事情已经闹大发了!

  楚国的禁卫军已经围了上来。

  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哪怕他背后的指使人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护他周全。

  弑君,一直都是诛九族的必死之罪。

  “让你多管闲事,去死吧!”

  就在这个时候,刺客再也没有丝毫的隐瞒,将自己的真正实力发挥出来。

  “这是……剑意?该死!”

  秦守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人居然会是一个后天高手。

  但事到如今,别说是后天高手,就算是卫庄盖聂这种人在他眼前,秦守也只有一战。

  “垂死挣扎!”

  面具杀手见到秦守居然主动向他攻击,他不屑一笑。

  这其中的差距,又其是可以轻轻松松就弥补得了的?

  说实话,他并不想暴怒出自己的剑意。

  因为这样的话,可能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但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若是杀了熊犹,让负刍继位的话。

  把这件事情掩盖下去,也不算太难的事情!

  说实话,还没有靠近这杀手,秦守就感觉到一股风,如同无数刀片,划过他的肌肤。

  这个时候,秦守想起秦时明月君临天下里面,那个憋屈地夹在盖聂卫庄和惊鲵之间的可怜白将军了。

  若不是盖聂卫庄收手的话,可能已经被他们三大高手的剑意撕成碎片了。

  此时的秦守就是陷入那样的局面。

  他并没有凝聚自己的剑意,自然是抵挡不了这个杀手的剑意。

  只不过,庆幸的是这个杀手的剑意现在并不算太强,秦守还忍得住!

  可以在打一会!

  几剑下来,秦守的脸颊,脖颈以及胳膊等地,已经有丝丝血痕流出。

  “这一剑,送你归西!下辈子擦亮眼睛,不要在多管闲事!”

  把秦守一脚踢开之后,面具杀手抓紧时机,凝聚最强一剑,打算一次性灭掉秦守和他身后的熊犹。

  说实话,秦守现在心里不慌是不可能的。

  毕竟这算得上是真正的到了生死关头。

  就在熊犹绝望地不敢直视的时候。

  一粒粒冰晶在秦守的身前凝聚而出。

  紧接着,这些冰晶化为无数冰刃刺向对着秦守杀来的刺客。

  雪女终究还是赶了过来。

  “大王,赶紧走。”

  秦守这个时候可没有实力再去参加战斗力,连忙把熊犹给扶起来,往祭坛之下走去。

  熊犹自然是无比配合。

  面具杀手满肚子怒气地看着离去的秦守和熊犹,在看了看雪女。

  了解到雪女的级别和自己的一样,自己不可能短时间就把雪女打败。

  他已经错失了最好的机会之后,面具杀手从祭坛的末端跳了下去。

  雪女也不去追击。

  同级之下,想击杀对方很难,更别说活捉了。

  “追上去!”

  楚国禁卫见到刺客跑了。

  为了将功折罪,免得被熊犹降罪,他们肯定要去追一追的。

  “不要去追!此时的当务之急是把大王安全护送回宫!”

  秦守当即阻止。

  想让这些禁卫军抓住刺客,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还是老老实实把熊犹护送回宫,邀功请赏最为实在!

  “对对对,赶紧护送寡人回宫!”

  熊犹这个时候还没有回过神来。

  听到了回宫之后,当即就答应了下来。

  只要回到了王宫,就安全了!

  熊犹都这么说了,禁卫军自然是不敢违抗,连忙护送熊犹往王宫走去。

  “你们,都给寡人去抓刺客!抓不到,寡人拿你们试问!”

  上了车架,又有数百禁卫军围在身边,熊犹安心了不少。

  安心之后,楚王的威严他也就拿出来了。

  对着项燕一干武将命令道。

  这些人,一天到晚都在他面前显摆他们何等了得。

  可怎么也想不到,他被刺客行刺,这些人居然不为所动。

  这让熊犹自然是无比愤怒的。

  “是!”

  文武百官皆跪伏在地请罪。

  反倒是站在一旁护卫熊犹的秦守例了一个外。

  秦守和雪女都是跟着熊犹一起走的。

  就算是秦守雪女想走,熊犹都不会放!

  有高手保护和普通士兵保护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

  “秦爱卿,今天真的是多亏了你,不然寡人可就危险了,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尽管提,只要寡人能做到,绝对不会吝啬!”

  坐到了他的王座上,熊犹彻底找回了自信,对着秦守,很是大度地开口。

  “启禀大王,属下作为大王臣子,为大王分忧是属下分内之事,岂敢因此而向大王邀功请赏,大王,属下觉得这一次对大王的刺杀,可能并不是什么意外,而是有心人策划的阴谋!”

  秦守自然不可能一来就向熊犹索要赏赐,那样岂不是显得太低端?

  他拿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仿佛真的可以为了熊犹付出生命一样。

  让随着一起来的雪女心里鄙视不已。

  “嗯?秦爱卿有什么发现吗?”

  听到了秦守前半句话,熊犹自然是知道这都是客套。

  就算不是客套话,熊犹也必须赏赐!

  不然的话,以后那还有人为他熊犹做事啊。

  但当他听到了后半句之后,熊犹也淡定不下来了。

  微眯着眼,带着浓浓的杀意,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