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十一章改变关系

#77wxw.com
(30+)
  “啊,这个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啊!怎么说这么羞人的话!好……好羞涩……”

  雪女此时可谓是心乱如麻。

  心里也有无数情景在脑海之中来回交替“放映。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个时候的秦守仿佛吃了熊心豹子胆,双手捧住雪女的脸蛋,对准目标又是一口下去。

  “小雪,你我现如今都无父无母,那么,我们今天就在天地地见证之下,礼仪从简,直接入洞房吧!”

  把雪女按在床上之后,秦守笑嘻嘻地开口。

  他也想给雪女一个完美的婚礼啊,但怎奈他们都说无父无母的娃儿,只能够从简了。

  “好啊你,秦守,你的翅膀是真的硬了,我今天要好好的收拾你!”

  雪女这个时候什么都明白了!

  这货是打算吃了自己!

  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轻轻松松地答应。

  她可不是随便的女人。

  她今天就要打断秦守第三条腿,让他以后老老实实地。

  只不过,好奇怪,她体内的真气虽然说可以调动,但怎么感觉使不上力气……

  “收拾我,nonono,今天要哭的人是你信不信?”

  秦守想起在他初期雪女指点他修炼的时候,可谓是狠”,把他折磨地不像话。

  今天他可以将这一切都报复回来了!

  “我不信!”

  雪女听到了秦守的话之后,又天真地以为秦守要在武功上和她分个高地。

  所以说,她是不相信秦守是她的对手的。

  但随着秦守的手接触到了不该接触的地方之后,雪女好像明白了什么。

  “魂淡放手信不信我一脚踹死你………”

  雪女一边踢一边咒骂着秦守。

  秦守想了想之后,一只手放在铺盖上,将其扩张开来,直接盖在了他和雪女身上。

  雪女的咒骂声渐渐没了……

  “大人,项燕将军派人来催了,希望大人赶紧去项府!”

  没多久,门外就传来一个丫鬟的呼唤声。

  项燕,再次发话让秦守去找他,有事相商。

  项燕可是楚国上将军,地位显赫,有什么事情自然是不可能来找秦守,而是命令秦守去找他。

  这就是权力的力量。

  “嘶……啊~~你去跟项燕将军的人说,我,我现在受了不轻地伤行动不便,今天晚上怕是去不了,明天,明天再亲自去拜会上将军……”

  屋内传出一阵奇奇怪怪的回答声。

  “这个……是……”

  这个丫鬟一开始是打算跟秦守说来的那个人真的很嚣张,一副让秦守必须马上去见他的表情来着。

  但是听到秦守的声音断断续续不说,还有气无力的。

  想到自己的主人可是今天拯救了国君的大英雄。

  因此,休息一个晚上是应该的。

  这个丫鬟也就下去传话了。

  那个听项燕的命令来找秦守的人虽然说有些气馁,觉得秦守救了楚王之后就有些飘了,居然都不把上将军放在眼里了。

  但他实在是没有那个勇气去找秦守当面对质。

  留下一句狠话之后,拂袖离去。

  他自然是要把这些话如实传达给项燕的。

  那个家伙心里想的不错,秦守此时的确是飘了。

  而且他感觉他要飘到天上当神仙了……

  “可恶,你们不是说,不可能失手吗?这是怎么回事?!你能跟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吗?”

  就在秦守在家里风流快活的时候,在王宫之外的一处庄园。

  一个男子正在气呼呼地砸东西,对着其身前那个带面具的黑袍人气愤地咆哮道。

  他都已经做好了今天搬到王宫里面去居住的准备了。

  可到头来,刺杀熊犹的计划却失败了。

  那让他有一种即将登上天堂,就因为最后一步没有走稳,直接跌落地狱的感觉。

  这自然是让人无法接受的。

  这个男人,正是当即楚王熊犹的弟弟,负刍。

  “我们怎么知道熊犹居然会认识两个高手,而且其中一个还是后天高手,你给我们的情报可没有这一点!”

  带面具的男人正是今天刺杀熊犹的杀手。

  本来因为刺杀行动失败,他加入某个组织止”的入场券也没有得到,没能够进去他心里也不好受了。

  又来受这个废物的鸟气,他也很不爽。

  但对方地身份让他不得不忌惮一点,因此,隐忍住没有发火,淡然地开口。

  后天高手,在他所在的农家,也是屈指可数的高手,现在的农家也没几个那样的存在。

  而他所在的组织,后天武者也可列入第二个档次的,不可小觑。

  “那该怎么办?就这么算了?!”

  负刍有些恼火地开口。

  他心里自然是想当楚王想疯了。

  他怎么知道熊犹居然找到了这样一个高手呢!

  “只能够在等等了,我问问上面的意见,看看能不能够再调动几个高手过来。”

  面具杀手冷冷地开口。

  熊犹,现在就是他的“任务名单”之中的。

  他自然是想要将其杀死。

  现在凭他一己之力有些难办,只能够寻求帮手了。

  “你这段时间,自己镇定一点,我先回去复命了!”

  看到负刍选择认栽了之后,面具杀手说了一声之后,就消失在无边黑夜之中。

  ……………

  “你是不是在恨我?”

  第二天一大早,秦守房间,一男一女背靠背,都没有说话,气氛极度尴尬,完全没有昨天晚上那般融洽欢愉。

  秦守,选择了先开口。

  雪女对此保持了沉默。

  秦守转过身,想了想之后再次开口:“你想不想当我的妻子?”

  雪女还是没有说话。

  此时的雪女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秦守。

  她还是难以做出决断,不知道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到底是什么。

  秦守从后面抱住了她。

  雪女一起初身体一颤,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默认了。

  秦守觉得他和雪女的关系发生了变化。

  到底是变得更加熟悉了,还是变得陌生了。

  他有点说不出来,感觉好像都有点。

  “你不是要去见项燕吗?不去吗?”

  沉默了一会儿,雪女开口了。

  “处处为我着想,真是我的贤内助。”

  秦守得意地笑了起来。

  雪女当场无语,她是想起床好不好,这样被秦守抱着她还真的不好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