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十三章第二剑

#77wxw.com
(30+)
  “怎么……了……”

  雪女有些没有底气,毕竟昨天她和秦守的交锋一直处于被动之中,完全没有丝毫主动权。

  今天,也有那么一丢丢地……

  “以后,没有我的命令,我不允许你在一个人去以身试险,听懂了吗?”

  秦守死死地盯着雪女,很是严肃地开口。

  他到不是觉得雪女残忍什么的。

  而是这样做有些危险。

  要是一不留神,头顶可能绿油油是个问题不说,雪女死了才心疼……

  “好嘛……”

  雪女听到了秦守的话之后,这才知道秦守表情为什么这么难堪了。

  心里送了一口气之余还是有些甜蜜的。

  “你先休息吧,我把这个东西给熊犹看看,让他安心。”

  见到雪女乖巧地样子,秦守点了点头。

  然后,把桌子上的人头提了起来。

  留一个人头在家里过夜,这个秦守感觉有点渗人。

  而且,这负刍再怎么说也是楚王之弟,他的死亡肯定是要引起很大的轰动的。

  所以说,秦守打算早点把这个烫手山芋给丢了。

  免得带来一点麻烦。

  现在是晚上,正好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处理掉他。

  “嗯。”

  雪女没有说什么,答应了下来。

  秦守用盒子把这个头颅装起来,然后将其包裹好放在自己背后背着。

  趁着夜色,往王宫溜去。

  想要进王宫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秦守此时也是官职在身不说。

  秦守还以献宝为由,进去很容易。

  见到了熊犹,让熊犹把宫女这些都劝退之后,二话不说就把这个盒子打开了。

  “嘶……真的是负刍这个狼心狗肺之徒,爱卿的办事效率真的是太高了!寡人佩服啊!”

  看到了负刍死不瞑目的样子,熊犹哈哈大笑起来。

  虽然说此时的负刍表情极度狰狞,看起来也无比可怕。

  但熊犹不管怎么看,都觉得这模样真的是“可爱”极了。

  让他感觉神清气爽。

  毕竟,他现在又少了一个心腹大患了。

  与此同时,他心里也就更加重视起秦守来了。

  昨天才说让秦守弄死负刍,今天秦守就提着他的人头来见他。

  由此可见秦守的实力,可以委以重用!

  额,要是让熊犹真的秦守这完全就是在吃软饭的话,不知道心里会怎么想……

  软饭那么香,为什么不吃……

  “秦爱卿,哦不,秦司空,你现在已经是楚国大司空了,现在你又替寡人解决了心腹大患,说吧,你还想要什么奖励!”

  对于秦守这样有实力的人。

  熊犹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要把他绝对的拉拢过来。

  因此,这个时候,倒也不吝惜什么奖励了。

  “大王,你之前力排众议让我当上司空之位已经让大臣们有很大的意见,这个时候平白无故再赏赐在下实在是有些不好,这样吧,等臣把刺杀大王的那个刺客抓到了之后,大王再赏赐不迟!”

  秦守想了想之后,并没有被奖励冲昏了头脑,淡然道。

  奖励什么都是虚的,只有真正的实力才是硬道理!

  “这个寡人也知道,寡人的意思是,是寡人个人给予司空你的奖励而已。”

  熊犹此时越看秦守越满意。

  嗯,取舍有度!

  要不是他现在没有女儿的话,肯定会把女儿嫁给秦守,借此让秦守变成自家人!

  只不过说到女人,他虽然说没有女儿,但是却有远房侄女!

  此时的熊犹,心里仿佛想到了些什么……

  “额……臣是好剑之人,这样吧,大王在赏赐一柄名剑给臣就行了!”

  秦守想了想之后。

  既然这个熊犹主动给他送钱来,那么秦守也就不在推辞了。

  他之前就对越王八剑有着浓浓的兴趣。

  只不过不好开口罢了。

  现在有这个机会,秦守也不会放过了。

  反正熊犹也用不来剑,让宝剑在哪里放着蒙尘,简直就是对那些名剑的侮辱。

  所以说,秦守要拿走他们,让他们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光辉。

  “行,这个要求寡人答应你,那就把……掩日剑给你吧,怎么样?”

  熊犹本以为秦守会要一些什么稀世珍宝的,但想不到居然要了一把剑。

  本来就对剑没多大兴趣的熊犹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说实话,要不是想到以后可能没什么东西奖励秦守的话。

  熊犹说不定就直接把所有的名剑都丢给秦守了

  “谢大王!”

  秦守满意地点了点头。

  掩日剑,还好!

  原著之中掩日剑的使用者地位比起惊鲵还要高一些,相必这把剑也不会让秦守失望。

  告别了熊犹,秦守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之中。

  他想了想,把易水寒给了雪女。

  虽然说此时的易水寒对秦守来说是最合适的武器,没有之一。

  但秦守还是打算将其赠予雪女。

  这也是他今天向熊犹索取越王八剑的原因。

  毕竟,此时的他还没有打算学习“双剑流”。

  秦守把易水寒推倒了雪女的面前。

  “嗯?”

  雪女疑惑地看着秦守,不明白秦守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时候,秦守自然是把掩日剑拿了出来。

  “从今往后,你就用易水寒防身吧,它跟你挺般配的!”

  秦守微微一笑。

  雪女直接摇了摇头,道:“你自己收管好,我不需要,如果你不要的话直接扔了吧!”

  雪女根本用不上剑,拿来也没什么用。

  虽然说收下当什么“定情信物”也是好的。

  但那样也就让易水寒失去了它本来的功能。

  雪女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你啊……随你吧……”

  秦守听雪女的语气,也就明白了雪女是不可能收下这易水寒了。

  秦守心里感慨不已。这易水寒放在外面不知道会引起怎么样的哄抢。

  可现如今居然有人白送都不要!

  若是易水寒有灵性的话怕是要哭晕在厕所……

  不说这个话题,秦守一时间也找不到什么话来说了。

  雪女也是话少之人,秦守不开腔,她也不知道说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坐着看着对方。

  一时间,气氛变得有点尴尬……哦不,旖旎了……

  “时候不早了,要不,睡觉吧……”

  秦守看着雪女可爱,手足无措的模样,咽了咽口水,试探性地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嘿嘿,马上会登场一个极为重要的......女角色......(27ω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