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百六十三章 掌心雷

#77wxw.com
(28+)
第三百六十三章掌心雷

蜀钞和铜币不一样,印刷成本很低,以西夏人对货币的认知,多半不敢用。

如果他们敢用,苏油就敢搞一场局部范围内的通货膨胀,来一场惠而不费的经济战。

摇摇头甩掉这种美好的念头,苏油说道:“白费待兴啊,不说这些了,来,家乡人这份恩情,苏油永远记着,同饮此杯,就算是接风了!”

当天晚上,苏油便与李老栓研究地图,准备次日出行所需。

第二天,几百人的队伍分开来,石带工程队考察泾河支流,准备水力工坊建设,以后的农产品加工,毛纺加工,军器维护,都要用到。

小鼠开始和渭州历年文书档案作战,统核物价,清点库房,为财政预算评估基础数据。

程三领人收拾场地,钞纸入库,开箱取出黄铜雕版,调配油墨,准备蜀钞工坊事宜。

史大没说的,来的路上他就已经发现了好几处高品位的水泥用石灰矿。

另外还有石英岩、白云岩、花岗岩。

在寻访几个破败陶窑的时候,史大还从工匠那里发现了高岭土,品位极高的高岭土。

加上商州石通快马传来的消息,那里的铁矿不同于大理和二林,是一种不含硫的铁矿,石通赌咒发誓说他发现了西夏青锋剑的秘密,已经迫不及待准备试验了。

这一带不含硫的铁矿,那就是硅铁矿无疑。

这玩意儿太有用了,它能显著改变钢铁的性能。

炼钢的最后阶段必须进行脱氧反应,而硅和氧之间的化学亲和力很大,所以硅铁是炼钢时较强的脱氧剂,后期可用于沉淀和扩散脱氧,以提高钢铁品位。

根据不同的配比,它能显著的提高钢的强度、硬度和弹性,分别用于架构钢,工具钢和弹簧钢的生产。

磨细后的硅铁粉,可以在选矿可作为悬浮相。用油脂等调成选矿浆,让粗矿石浮起来,精矿沉到选料池底部。

当然最实用的,莫过于改造铸铁性能。

在铸铁中加入一定量的硅铁,就能阻止铁中形成碳化物、促进石墨的析出和球化,因而得到球墨铸铁。

这种铸铁,可以达到或这接近钢的机械性能。

眉山箭头为什么一直是圆锥形,就是因为别的形状加工成本要高那么一些。

对于苏油这个精细纯挂嘴边锱铢必较的理工铁公鸡来说,多一文钱成本都是不能够忍受的。

不过要是有了球墨铸铁,苏油并不介意改一改箭头的形状,将之铸造成更加宽薄尖锐,锋利且带倒刺的那种。

苏油很欣慰,冶金技术经过十年的发展,鹤胫弩破瘊子甲,已经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有了这个铁矿,苏油对抗击西夏的信心又多了一成,这个铁矿,其珍贵程度甚至胜过十个二林铁矿。

只有一个原因运输成本。

它就在战线的后方。

不过这些用不着先告诉石通,这徒弟现在有些飘,等硅铁搞出来后,再教他做人好了。

出发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忙组装石富手工制作,石带过来的那一套零件。

核心部件是一个转轮,转轮一头有个小齿轮,中心有孔,通过一根钢轴串联在底座上。使转轮可以转动。

钢轴前端可以抽出一段距离,使其连同转轮一起脱离底座后部的卡孔,向左甩出。

底座上有扳机,隐藏在手柄上方的钢结构里,每次扳动一次扳机,会让击锤向后运动,同时推动转轮转动一格。

转轮上有六个孔,每转动一格,都会有一个孔正对前方的钢管。

没错,这就是一个由底把、框架,枪管,转轮,回转、制动,闭锁、击锤、扳机构成的一个杀器转轮手枪。

框架与一般枪上的机匣相类似,上面开有许多槽孔,以便将所有的机构和零件结合在一起,如枪管、握把等;

扳机是双动式。既可用手压倒击锤使之待击,也可直接扣动扳机进行自动待击的射击。

手枪使用的是锰钢,枪管具备膛线,短短一根枪管,却是如今眉山金属加工的最高成就。

长枪管已经有了,不过镗管的工作因为刀头硬度的缺陷,几乎陷于停滞,更别说在其中切割膛线了。

但是短管问题不大,石富直接先用软锻锰铁管镗出内孔,然后用高锰硬钢刀头不惜成本地镗出膛线,最后用渗碳工艺将铁管变成钢管,再精磨处理,解决了这个问题。

除了圆形部件,其余全由纯手工制作,前前后后,足足耗费了石富半年的功夫。

当然其中涉及很多加工工具和测量仪器的设计,石富随部件寄来的信中说,如今他有把握将耗时控制在一个半月以内。

然并卵,造价太高,时间成本太大,这东西再过十几二十年都是贵族们的玩意儿。

石富如今抖得很,官家诏书都敢不理会,拒不奉诏,如今就沉迷于金属加工工艺。

主要作品还是冷兵器,有一柄天梯纹花纹钢细剑传入辽国,辽国太后立刻收入囊中,敬奉官员转眼连升三级。

因此这柄转轮手枪,免不了象牙装柄,雕花,金属部分鎏金错银,极尽华美。

准星到照门,是一条浅浮雕的貔貅,击锤是一只朱雀,兼具实用型和装饰性,这上哪儿说理去?!

这还没算弹药的成本。

雷汞有了,就能制作底火。

雷汞很容易与铜帽发生化学反应,导致弹药失效或者误伤。

不过宋人是玩漆的行家,将雷汞击发药用蜡纸包上薄薄一层,再封到漆里填入铜帽,就能得到合格的底火。

发射药苏油用了提纯火药,还加了在夔州实验室制备的一种粉末硝酸铵。

弹头是钢芯镀铜铅弹,这功夫耗大了,在夔州两年,苏油和张麒张藻一共就鼓捣出几十发子弹,估计里边还有不少的哑子。

这东西自己拿着也没用,反应和瞄准都是问题,不过石薇就不存在了,都还不明白是什么东西,就已经喜欢得不得了。

取出子弹装填上,潇洒的一甩,卡塔一声,呃……没有合上。

“小油哥哥手真笨!”石薇接过来轻轻一甩,弹巢一声轻响复原:“这得用巧劲!”

苏油呲溜一声躲到石薇身后:“小心点!这玩意儿枪口永远向下,不要对着人!”

“枪?”石薇莫名其妙:“这是枪?这枪字怎么写?”

苏油伸手,小心地将转轮手枪上的一个推钮推了一下“这里是保险,推上去就不怕误射,要用的时候再打开……呃……要不叫铳?”

石薇爱不释手地翻看:“老哥的手艺越来越精湛了。这个有什么用?”

苏油贼笑道:“下次你再见到你家天师哥哥,就可以正儿八经地跟他展示掌心雷了,看吓不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