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百七十一章 理论核心

#77wxw.com
(28+)
第三百七十一章理论核心

薛向见苏油一身灰土,笑道:“你这样子要让西京教坊司花魁娘子见到,怕是得让人家大失所望了。”

苏油狼狈地笑着拱手:“下官见过薛公。”

薛向叫下人送来温水和帕子:“先洗洗脸,然后我们细议。”

苏油梳洗完毕,这才来到堂上:“下官赴任都快两月了,才来拜会明公,祈明公稍恕怠慢之罪。”

薛向笑道:“要是陕西各州转运使都如明润这般,老夫那才喜不自胜。”

知客上了茶,薛向才对苏油说道:“军事是老蔡的职责,我从不过问,不过陕西数十万大军的粮秣生计,都在老夫肩上。明润你来了,老夫也轻松了一大截啊。”

苏油拱手道:“不敢,还得向明公多多请教。”

薛向说道:“老夫比你早来一年,别的事情没来得及做,只干了一件事制置解盐,备足十年所需。”

苏油说道:“薛公高明,这是关键中的关键。见明公也在读《金融论》,这是准备大用盐引了?”

薛向摇头:“可惜啊,仁宗山陵,中枢动议扣留解州二十万贯的盐引。”

这事苏油也听说了:“这是失信于商贾,多赖明公一力申辩,才保住了盐引的信用。盐引要是失去信用,那才是巨大的灾难,陕西经济立刻就要崩盘。”

薛向伸手抚摸着《金融论》的封面:“可惜朝堂之上,懂这个的人,太少太少……信用货币的概念,让老夫叹为观止,张公智虑,吾不及也……”

苏油笑道:“所谓英雄所见略同,明公的做法,其实就是张公理论的实践。”

薛向呵呵笑道:“都说知易行难,可到了张公这一步,却是对实践的升华,更难。”

苏油说道:“万事万物,皆有其理,人能成为万类之英,就是因为能够在知和行中相互提炼和证明,从中探寻出道理,相互牵引进步,走到今天。”

薛向眉毛一动:“明润细解一二?”

苏油说道:“眉山之学,大体认为未经证明的所谓‘理’,应当分为两种。一种叫公理,一种叫猜想。”

“公理是真理,又分两种。一种来自人类理性和愿望的发展,是所有人共同遵从的道理比如父母要养育孩子,孩子对父母有孺慕之心。”

“另一种则是长期反复实践所得到的经验,无需再加以证明的经验比如一加一为二;比如平面两点间,有且只有一条直线。。”

“猜想比公理更加复杂,更加高级。但是未证之前,它们可能为真,可能为假。需要经过公理的证明后,才能转为真理,然后可以拿去证明其它猜想比如以人生而对父母有景慕之心,去证明人的道德,起于孝养;比如用矩形面积的计算公式,去证明勾股定理。”

“一条条猜想辩出真伪,再一条条积累起来,成为体系,是为格物致知。”

“有了知的积淀,才能去证更难的猜想,明透更高一层的真理。”

“是故疑非格莫以知,理非知莫以明,道非理莫以证。”

“也就是说,光想光说是没用的,还得通过实践来辨真去伪。实践,猜想,证明,再用于实践,就如缘梯上塔,呈螺旋状越走越高。”

“这就叫知行合一。两者同样重要,不可偏废,因此薛公的作为,并非不及张公。”

“当然这些只是简始,苏油对工数之理,所得较丰;而人治之理,就总结不足,需要借我大宋诸公的高明,大家一起去探究了。”

薛向很好奇:“明润所得的人治之理,真理有哪些?”

苏油惭愧道:“苏油智拙,我所得的就两条,其一是人喜族而群居;其二是子女于父母,幼必孺慕。三是人数极多,总有于前两条反动的个例。”

薛向点头:“我有些明白了,明润所谓真理,即可谓至简之大之理。其余诸理,皆须以此为据,所证有实,方为真。”

说完又合掌大笑:“甚好,那如今蜀学的核心,总结起来就是八个字知行合一,真理可证。”

苏油大惊:“明公这八个字的核心,可谓纲要!”

薛向捋着胡须有些得意:“有明润这番言论装点,老夫再见张公,庶几无愧!”

这老头也颇有趣,两人就以金融论中的盐引之论为引申,展开了一场格物致知的讨论。

这东西其实是苏油启发张方平写出来的,中间文字和金融概念,好多还是苏油自己的手笔,因此老头有些吃不透的地方,经苏油一说,立马就能明白。

两人说过一阵理论,老头对苏油的能力越发笃定,之后便慢慢转到了实务上来。

薛向说道:“可惜啊,为了应付朝堂,老夫只得将存盐拿去填了他们的胃口,保住了盐引发行。十年之用,转眼空了一半,好些大事,做不得了。”

苏油说道:“其实无妨,大有大的用法,小有小的用法,再说能积累五年之用,已经不少了。”

薛向摇头道:“此事还得以你蜀钞为主,老夫只能说不给你拖后腿而已。其实每年解盐的份额分配,基本都已划定,老夫也动不了太多。”

苏油拱手道:“明公,其实大有可为。”

薛向问道:“何为?”

苏油取过笔,开始在纸上写字:“明公,苏油之前思虑了几条,说出来与明公参详参详。”

薛向点头。

苏油说道:“陕西盐政之难,在防堵走私,打击西夏。这是前朝之政,但是经过实践证明,靠禁,是行不通的。”

薛向说道:“正是,西夏青盐,价贱而味甘,解州盐本来就比不过人家。这个真没法堵住。”

苏油说道:“西夏盐所谓的味甘,其实就是不苦而已。蜀盐之前也苦,不过经过提炼为雪盐之后,盐中带有苦味的杂质,是能够去除的。如此一来,青盐比解盐,在味道上的优势就化解了。”

薛向皱眉:“可是成本却也上去了啊,不但产量降低,工艺的增加必然带来成本的增加。”

苏油说道:“正是如此,不过明公,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从解盐中提取出来的杂质,并非废物,我们可以将之用于别处!”

说完将皮包取下来,递到薛向的手上:“明公,你看看这个包。”

薛向接过,手猛地往下一沉:“明润你这包可真不轻,都装了些啥。”

苏油开玩笑道:“反正不是铜钱。”

说完又笑:“都是些小工具小文具,不过这个不重要啦……薛公,你看我这包的皮革,质量一般皮革达不到吧?”

薛向揉了揉皮革:“的确,不过是不是太软了?”

苏油又抬了抬脚:“硬的也有,比如这双皮靴。”

薛向有些懵:“明润,你到底要说啥?”

苏油从包袱中取出笔记本,从中抽出一张纸:“薛公你看这个。”

薛向伸手接过,感觉更懵了:“这个……有些像道家符文?”

苏油点头:“是,这是解盐成分比例分析,是玉局观小张天师搞出来的……不过这个还是不重要啦,重要的在这里。”

说完伸手一指:“这里,是雪盐,解盐里的主要成分。”

然后指着下边的那些:“剩下的这一堆东西,合起来是苦卤,其中一种重要成分,这个符文,就是指芒硝!”

薛向看着这张单子啧啧称奇:“小张天师推究物理都到这地步了?当真是窥视天机!明润,这符文具有什么法力?”

苏油偷偷翻了个白眼:“这就是个成分分析,啊,就类似医方!”

薛向点头表示明白,又未免有些遗憾:“没有法力啊……难怪没有都功印文……”

苏油有点接不上话茬了:“呃……这个……没有法力,但是有功用啊!芒硝的用处很多,不过在陕西,最大一项用途,就是可以鞣制皮革!”

薛向一下子愣住了:“皮革?你皮包和靴子这样的皮革?”

苏油点头:“《金融论》的重要观点,就是流通。商品物资和金钱的流通,会带来资料的快速合理再分配。”

“大宋和西夏相比,胜在经济,而弱在军事。”

“以己之长,克彼之短。薛公,此乃孙膑赛马之法。”

“如今在军事上,我们当然只能采取守势,但是在经济上,我们完全可以采取攻势!”

“各路盐商豪贾,都能操控盐价,谋取利益,那我们为什么不行?这事情其实不光可以用于商场,亦可以用于国战!”

薛向站起身来:“如果让解盐质量比西夏盐好,价格比西夏盐价格低,走私自然断绝!”

苏油手扶脑门苦笑:“薛公,这是不可能的。我不是这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