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五八章 调虎离山

#77wxw.com
(28+)
李信身前跪倒了黑压压一群,不论文武官员,还是校场的战士,全都跪在了李信身前,看着这一幕,红娘子心潮澎湃,因为李信是她的相公,她为李信而自豪。

高桂英、慧英与周菡也是目中现出了希翼之色,高桂英曾和李信说不要名份,主要原因还是不想做妾,称了王,则可拥有名份,慧英和始终矜持的周菡也是类似的想法。

“各位!”

李信却是锐目一扫,便道:“大明朝历两百七十年,气数已尽,这大好河山,我不坐,李闯、张献忠,甚至关外的东虏也会坐,我自杞县与红娘起兵以来,就没想着把这江山让与别人,但是,大明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此时建制,我们将成为朝庭的眼中钉,也为李闯和张献忠之流吸引朝庭的注意,朱升曾向太祖进言: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如今我们还是应韬光养晦啊。

不过大家别着急,大明朝灭亡,也就这三五年的事,届时天下无主,我李信自当带着大家逐鹿中原,总之,崇祯不能死在我们手上,现在,都起来吧!”

“总司令言之有理!”

“哈,多等几年亦是无妨!”

众人陆陆续续起来,其实他们也知道,通常第一次劝进是不可能成功的,至少要三次,让无可让,李信才会勉为其难的建制立国,第一次被邢三抢到了,谁都无话可说,毕竟邢三是红娘子的本家叔叔,而红娘子父母双亡,就是事实上的长辈,形同于未来的国舅,由国舅劝进,谁敢和他抢?

很多人在意的是第二次和第三次,尤其是第三次劝进,更是重中之重。

“李公子,虽然不称王,但扬州一府的地盘太小了,我觉得还是应早日攻打南京,再向周边用兵,把南直隶纳入囊中才是正理。“

这时,高桂英提议道。

“不错!”

李信点了点头:“但是攻打南京并非一蹙而就,首先,我们兵力有限,不能消耗在无谓的攻城战当中,其次,南京和扬州不同,扬州城狭小,被我们围困,他撑不了几日,韩文镜又心胆俱丧,因此能轻取扬州,而南京城周120里,粮草储备充足,又有孙传庭镇守,我们若直接攻打,李自成攻开封可为前车之鉴,南京士绅必众志成城,即便攻下,也损失惨重,所以攻打南京,需要把孙传庭调出来打,狠狠揍他一顿,让南京士绅见识到我们的厉害,再配合中华日报的宣传,早晚南京会不战而降。”

张全问道:“总司令,那如何把孙传庭调出来?”

李信微微一笑:“崇祯给了孙传庭与史可法半年大限,史可法的淮安兵暂且不提,可孙传庭肯定时刻关注着扬州的动静,如果我们此时把主力调走,孙传庭会不会来攻?”

“嗯?”

众人眼前一亮。

不过慧英问道:“李公子,孙传庭久经战阵,经验丰富,难道看不出你是虚晃一枪?”

李信道:“我们拉出去并不是虚晃,而是真刀实枪的去打滁州,一来为攻打南京练兵,二来作好南下攻打和州(今安徽马鞍山市和县)的准备,如和州在我们手里,等于扼住了南京的西大门,并可随时北上攻打庐州,解决盘踞于英霍山区的革左五营。

其实孙传庭本有大才,从他硬生生从南京官绅手中敲了两百万两就可看出,更何况还与各路义军作战十年,被他剿灭的流贼不知几许,如他以重兵守护南京,足够我们喝一壶,但崇祯急功近利,只给他半年之限,逼迫孙传庭不得不主动进攻,只要我们把兵力拉出去,不论是真是假,孙传庭都会携主力渡江,更何况我们攻打滁州并非虚假,他哪能放过这天赐良机?

好了,我们都准备一下,十日之内,先把粮草运往六合屯驻,十五日之内,兵发滁州。”

“得令!”

众人齐齐施礼。

……

李信选在春荒末尾用兵,实际上还存了割麦子的打算,滁州和州一带,土地肥沃,有大片良田可供收割,在动员令发出之后,一车车的粮草被送往六合,部分兵员与火炮也输送过去。

“制军,扬州把大量的兵力和粮草物资向六合聚集,看来是要攻打滁州呐!”

得到消息的候方域和陈贞慧,匆匆来见孙传庭。

这段日子以来,孙传庭称病,复社张着孙传庭的虎皮讨饷,大出风头,除了方以智去北京任职,候方域、陈贞慧都得到了重用,冒襄则因老家处于革命军的控制之下,并不过份活跃,孙传庭也不太过于重用他。

“哦?调虎离山之计?”

孙传庭捋起了那蓬松的胡子。

候方域附合道:“制军所言极是,学生也如此认为,想那李信到底稚嫩,如何能比得上制军的老到?”

孙传庭摆了摆手:“李信出道不过半载有余,李自成、本部院、史漕抚都未从他手中讨得好,还被他潜入洛阳,劫了福王及钱粮,又连克高邮扬州,你可莫要轻视他,现在本部院问你,李信是真打滁州,还是诱我过江,调虎离山?”

“这……”

候方域不敢乱说,沉吟许久,才道:“根据探马来报,李信确实是在准备攻打滁州,此事作不得假,所以学生弄不明白的是,他明知制军屯集重兵于南京,他怎么敢置扬州于不顾去攻打滁州?莫非不怕制军趁机过江?”

孙传庭看向了陈贞慧。

陈贞慧早有定计,不慌不忙道:“请制军恕学生直言,李信于此时攻打滁州,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毕竟南京之兵乃新募,未能完全成军,依皇上的半年期限,若能拖到五六月间,战斗力将大有提升,想那李信亦明此要,故而逼迫制军渡江打扬州,倘若制军不去,滁州与和州决难抵住,皇上必然震怒,后果难料,而制军去了,唯有以快打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扬州,否则稍有拖延,一俟李信回师,只怕……不乐观啊!”

“是啊!”

孙传庭满面忧愁的叹了口气:“若能多给本部院一两年的时间,又何至于此,哎~~”

孙传庭对崇祯隐约有了些不满,崇祯不知兵,不明白前线的恶劣形势,总是自作主张的规定这,规定那,和宋朝打仗皇帝画阵图是一个性质,不过想到傅宗龙更惨,只有两个月的期限,还不连从北京到西安的千里路途,他觉得自己还算是幸运的。

“秘密调整粮草,做好出兵准备,并密切观察江北动静!”

孙传庭调整了心绪,吩咐道。

“得令!”

候方域与陈贞慧施礼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