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要变天了

#77wxw.com
(5#)
“暮渊圣尊……在与莲仙子争夺……点仙笔……”
  
  北冥大魔头确实没有能力在方行面前保守秘密,因为就算他已咬紧牙关,打定了主意,哪怕神魂磨灭,也不在这个魔头面前将他所知道的一切说出来,但在方行屈指一弹,一道灵光打入了他的识海之后,他还是立刻就失去了坚守之意,不但将自己所知的真相说了出来,就连自己推测了出来的一些真相,都完完整整的说了出来:“……莲仙子……是奉天盟背后的支持者,但他们……做的不对,幕渊圣尊……要夺回点仙笔,要定下未来格局……”
  
  断断续续,他说出了一些真相的片断,不但方行听到了,白千丈、酒肉和尚、铁如狂,以及方驴、方小美,余家一脉上下,全都听到了这些话,心头不免有些沉重了起来……
  
  诸子道场,有奉天盟与众仙盟之争,这由来已久,不是一两句话说得清楚的。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奉天盟与众仙盟,都有背后一些人的支持,推动了欺天大计的,最为重要的,便有四个人,他们便是如今的诸子道场圣尊,某种程度上,他们是欺天大计的监视者,是确保欺天大计正常进行下去的保障,在诸子道场如日中天的此时,他们四人便是地位最高的圣尊,可就算是他们四人,在许多理念上,也已经出现了分歧与不和……
  
  这个分歧的源头,便是当初方行被人划掉名字!
  
  当时的莲女,亦即是世人眼中的莲仙圣尊,对方行的名字被划掉一事,明显是不知情的,她也不认可,从这时候开始,她便与其他几位圣尊有了分歧,并且在日后诸子道场的发展之中,坚定的站在了奉天盟一脉的身后,可以说,正是因为有她,以及奉天盟一脉的众多不容人忽视的小辈高手,奉天盟才可以在诸子道场一直这么存在下来,始终没有被众仙盟压倒!
  
  可众仙盟也是不容小觑的,因为在他们背后,不但有那位态度坚决的幕渊圣尊支持,就连另外两位圣尊,在理念上也更倾向于众仙盟,只是还没有明确的反对过莲仙圣尊而已!
  
  如今,诸子道场几乎已经在正面战场上,击溃了三十三天!
  
  他们所等的,只是再次击败三位仙帝而已!
  
  ……而击败了三位仙帝之后呢?
  
  谁会成为新的仙帝,谁又会成为仙帝身边的臣子?
  
  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如今的三十三天只有三位仙帝……
  
  ……那么将来,仙帝之数也不会超过三个!
  
  而在这一个问题上,便不得不提到如今诸子道场所有的三方异宝,那便是封神榜,点将台,渡仙笔,这三方异宝,其实算得上是诸子道场最强大的底蕴,在与三十三天的征战之中,诸子道场能占得优势,便与这三件至宝脱离不了关系,可这三件至宝,无论是封神榜,还是点将台,都是诸子道场公有,谁也无法将如此庞然巨物夺在手中,那关键便只剩了一个!
  
  渡仙笔!
  
  四位圣尊的各自实力不提,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谁得渡仙笔,谁便凌驾于其他人之上!
  
  但对于幕渊圣尊以及其他三位圣尊来说,偏偏最大的问题,便在渡仙笔!
  
  这三百年来,渡仙笔一直都在莲仙圣尊的手上!
  
  三百多年前,方行将渡仙笔交还了袁家怪胎,袁家怪胎带回了诸子道场,便交给了莲仙圣尊,如今三百年过去,此笔仍然还在她的手中,幕渊圣尊一开始自然可以忍她,但如今三百年过去,欺天大计眼看着就快要迎来成功的希望,他又怎么能不开始动了心思?
  
  可关键是,此笔乃是那方魔头赠给了诸子道场的,只有莲女拿着名正言顺!
  
  因此,随着时日已久,就连幕渊圣尊,也忍不住开始抱怨,在他口中,这世间最可恨之人,莫过于那位行事邪怪,难以捉摸,将本来应该由青邪仙王送回诸子道场交给自己的渡仙笔夺走,然后又莫名其妙归还,可还的时候,却偏偏还进了莲女手中的太上道弟子了……
  
  他时有怨言,自然就影响了北冥大魔头,而北冥大魔头偶然露出的一两句话,便又让肖家二爷记在了心里,最终,一环接一环,便有了当初余怀柔与肖致远在酒楼的争端!
  
  大概许多人都没想到,看起来只是偶尔的一次争吵,背后有这么深远复杂的原由!
  
  当然了,这一切也并非是北冥大魔头一个人说出来的!
  
  其中,三分是北冥大魔头的叙述,三分是他的推测,另外四分,便是弦外之音了!
  
  “三位仙帝还未出关,诸子道场的仙君也未能真正的打入三十三天,他们就想称帝了?”
  
  场间没有愚蠢之人,听得北冥大魔头的一袭话,便皆将这些事情猜了个通透,心间都有些沉闷与懊恼,过了半晌之后,还是白千丈轻轻叹了一句,别人也理解他心里的不满,当初一直是他执掌封神榜,足有三百多年,可事后,他还是将封神榜交还了诸子道场,其间的原由,便是因为来自各方的压力太大,终于让他有些厌倦了,干脆的还了那封神榜……
  
  “呵呵,大人物的谋略!”
  
  方小美在旁边冷笑,倒有不少人跟着点头。
  
  这确实是大人物的谋略,一切都在还没开始的时候便已经做准备了!
  
  “还想做仙帝?”
  
  方行到了这时候,也是半晌不语,然后冷笑了起来,过了半晌,他却无所谓一般的摇了摇头,道:“这些破事我并不感兴趣,只想问你一句,可知当初是谁划掉了我的名字?”
  
  北冥大魔头艰难的把守着心志,但却难抵方行的神通!
  
  他的脸上神情变幻,过了良久,终于还是结结巴巴的开口:“……是圣尊!”
  
  方行挑了挑眉毛:“你可确定?”
  
  北冥大魔头道:“此事……是诸子道场禁忌……不可谈论……但是……但是我曾经在……在圣尊身边……服侍……无意中听到他与莲仙争吵……因此……因此知晓真相……”
  
  “那就没问题了!”
  
  方行迂了口气,轻轻的笑了起来。
  
  衣袍飘动,便一掌拍在了北冥大魔头的脑袋上,这人已经没用了。
  
  周围众修,也皆沉默以对,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压力!
  
  当初封神榜现世,诸子道场真正的造化降临,方行假意投入神主麾下,拼死夺来了封神榜,但结果到了踏入仙路之时,却被人划掉了名字,此事一直都是大仙界的一桩无头公案,众修皆有着无数的猜测,但却一直不敢确定,倒是没想到,如今在这北冥大魔头的口中,却是无意之中确定了这个消息,方行积攒了四百余年的怒火,也总算有了发泄之地……
  
  “呵呵,不论如何,方师弟回来了,这就是好的!”
  
  倒还是胖胖的余三两笑呵呵的,打破了场间的沉寂。
  
  余家一场泼天大祸,就此消弥于无形,甚至在可以预见的时间之内,余家的崛起已势不可挡,不说别的,只说这余家老祖宗的截道三当家的身份吧,便已经让他与那些高不可攀的人站在了同一个高度,这世间,无论是南瞻还是神州,无论是北俱妖地还是净土,甚至包括了诸子道场在内,再也无人有资格小觑于他,自然也无资格小觑这余氏一脉的子弟……
  
  “设宴,设宴,今日痛饮美酒,定要大醉三天!”
  
  余家家主余铁翎兴奋的脸上都带了光,身为这余家一脉的家主,他也实在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大人物同时聚在了自己家,要搁在平时,就连大雪山一脉的几位长老中的一位来了,在余家看来都是贵客啊,南海修行的女魔方小美,更已经是余家高不可攀的存在了,可谁能想到,如今,这些大雪山的长老,甚至都没有坐上主桌的资格,就连女魔方小美与那只声名如日中天的怪驴方麒麟,也只能站着,穿插在众长辈之间,执壶斟酒,举筷布菜!
  
  而那位坐在老祖宗身边,得以聆听诸位大仙人谈论的余怀柔,更是被人羡慕的眼睛都红了,这可是普通人投胎上一百次也得不到的机缘啊,居然就这么落到了那小子的头上……
  
  ……真可以说,自家玄孙儿这造化,余三两自己看着都羡慕的狠!
  
  当然了,余怀柔心里也怎么都琢磨不透,自家方祖爷这么大的本事,这么大的手笔,一见自己就将连渡劫修士都求而不得的仙命给了自己,怎么就不帮自己找出杀人真凶来呢?
  
  看样子,自己这一辈子,只能背着这么一个凶手的名字渡过了!
  
  “得你唤一声父亲,却从未在你身边照顾几日,也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饮宴中间,方行也不得不给自己这位闺女与徒弟一个交待,目光扫了方小美几眼,便已经将她如今的修为境界看了个通透,笑道:“你的底蕴实在不差,若比起来,怕不比那袁家怪胎差多少,只是这三百年里少了造化,修行便是陷入了局限了,当初那袁家怪胎枯守了七百年,才迈出了那一步,你在南海隐修三百年,也不是件坏事,没入诸子道场,得那虚假仙名,更是大好事,这一次我来,便也真正的指点一次你的修行,再送你一场造化吧?”
  
  说着,掌心摊开,一团光华仙气氤氲,赫然又是一颗仙命送了出来!
  
  方小美听得大喜,盈盈向着方行一拜,笑道:“多谢爹爹!”
  
  三百多年未见,这一声“爹爹”叫出口来,却全无懈滞,可见她内心深处,确实一直将方行当作父亲,这一点方行自然也有些感慨,倒是没想到当年那个小东西长这么大……
  
  “师傅,还有我,还有我啊……”
  
  方驴听得有好处,急得不行,直在旁边叫唤了起来。
  
  方行听得呵呵一笑,道:“对,还有你!”
  
  方驴大喜,急忙道:“谢谢师傅,还有我媳妇……”
  
  方行听得一呆,笑道:“娶媳妇啦?那该给,该给……”
  
  方驴喜不自胜,急道:“还有我媳妇肚子里的孩子呢……”
  
  方行有些无语,点头道:“应该,一并给了……”
  
  但话还没说完,方驴道:“师傅哎,我们一窝至少生四个……”
  
  “……滚!”
  
  这回方行实在受不了,脸都黑了下来,一脚将这驴踢了出去。
  
  这一场饮宴,却是进行的热闹,当真是宾主尽欢,开怀畅饮,喝到了傍晚时分,百兽宗前前任宗主,如今的太上长老应狮吼也赶来了,见到了方行这个女婿,难免有些唏嘘感慨,告诉了方行应巧巧的消息,她在渤海国等方行等了几十年,直到传来方行死讯的那一刻,终于按捺不住,与楚域皇族的楚慈一起进入了星域,要去寻找方行,确定他的生死……
  
  到了夜间,大雪山太上长老胡琴老人也赶来了,望着眼前这个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女婿的家伙,同样也是感慨良多,旋及,青云宗宗主刘黑虎听闻消息,也与夫人秦杏儿翌日赶来……
  
  南瞻西漠韩家人赶来了,王家人赶来了……
  
  南疆厉鬼王一脉谴使者赶来了……
  
  楚域萧家,白发萧魔女的族人也赶来了,但被逐出去了……
  
  短短一日之间,三百年前的大魔头方行还活着,在渤海国现身的消息便已传遍了天元,更是被无数的信符传向了无尽的星域,凡是能赶来的,皆在这时候赶了过来,赶不过来的,也纷纷或是传信打听,或是在赶来的路上,与此相比之下,诸子道场北冥大魔头以及一众诸子道场的弟子全军覆没在了渤海国的消息,反而不那么引人注意了,所有人只关注一点……
  
  “方行还活着!”
  
  “方行活着回来了……”
  
  而方行也踏踏实实的,在这渤海国呆了三天,见到了无数认识的与不认识的故人,饮了无数的酒,三天之后,赶到了渤海国与正在赶到渤海国来的人更多了,已经有神州与北俱妖地的人赶来,可是方行却不准备多呆了,他扔掉了酒坛子,然后踏上了空中的腾云,左边是女儿方小美,右边是大弟子方驴,目光悠悠,望向了头顶之上的无尽星空,长长一叹……
  
  “酒喝的差不多了,也该去诸子道场解决一下留了四百年的问题了!
  
  在他身后,无数相送之人,都了解他的心思,心间难免开始变得沉重了起来……
  
  诸子道场已如苍天一般,高高在上四百年!
  
  ……而如今,终于要变天了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