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仙帝死了?

#77wxw.com
(7#)

“他居然真的入关了……”

眼睁睁看着那魔头带了女儿与徒儿,大摇大摆入了关口,便是那三位圣尊都有些惊诧,他们稍稍落后了几步,只由前面的几位仙侍引路,自己则是跟在后面,平静的望着方行背影,而在这九关之上,每一座关上,也都有一道身影,沉默而平静的向着这个地方望了过来,每个人的眼神都无比的复杂,直到眼看着方行入了九关,那眼中的杀气才渐渐淡去,但另一种情绪,一种有些疑惑的情绪,却升腾了起来,彼此对视,皆有些不解,想不明白他为何入关!

“少年人,短短数百年,便得了大造化,修得一身神通,胆子总是大些的!”

而稍稍落后的三位圣尊,却也彼此交换了数道神识。(**www.77wxw.com高速全文字首发,87文学**)

“他真是来找你报仇的么?”

那位老妪声音低低的开口,问向了暮渊圣尊。

暮渊圣尊却低声冷笑:“若要找我寻仇,那为何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到了即将入主三十三天之时再来?呵呵,少年人的心性,也不难揣测,入主了三十三天,也就会诞生新的仙帝,这些天元小儿,野心又岂能小了?许是这位,便是准备好了,冲着那帝位搏上一搏了!”

“呵,果然是狼心野心,恩将仇报,是我们为天元带来了造化,他们却……”

“不必多言,既然一切早在掌握之中,又还怕他何来?”

“倒要担心那莲丫头,她十天前离开了九关,遁入星域深处,许是发现那件事了……”

暮渊圣尊冷笑道:“便是她发现了又如何?该掌握的事情,我们都已经掌握了,她如今察觉,想入星空去查探,反倒正让她错过了这一出好戏,呵呵,可谓老天助我,如今这天地之间,惟一的变数,也已主动入瓮,比我们所有人想象的都要容易,大事定矣……”

几缕神识交织之间,三位圣尊脸上却都没有出现半分变化,依然阴沉沉的。

“呵呵,这关口倒是修得气派,有些像天庭皇宫了……”

不理会有些落后的他们三人,方行自己倒是背着双手,起在最前面,看起来像是回了自己的家一般,左右打量着,时不时的评点一两句,像是随口胡说,也像是另有深意,只是三位圣尊却听不进去,便是听到了不中听的,也不介意,只是微笑着,轻声附和一两句罢了。

说是九关,倒不如说是九座大城,建得极其森严,城内洞府林立,小世界成群,一排一排殿宇鳞次栉比,空间极其辽阔,更兼得诸道大阵,一次排开了去,显得森严可怖,面对着这无数的大阵,根本就不会让人想到去破开,百万仙军亦能挡得,更何况是单枪匹马?

可偏偏方行在此时表现的很是淡定,背了双手,指指点点深入了九关。

在他背后,三位圣尊以及无数亲卫紧紧跟随,倒是天元的熟脸没见几个,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了关内中心一位,一座森然仙殿之前,便有仙侍殷勤引路,领着方行进入仙殿,方行也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便带着方小美与方驴大步走了进去,见上首有三个蒲团,便捡中间一个坐了,还让方小美与方驴两人各坐了一个,跟回自己家一样,惹得众仙侍满头冷汗。

一个个的,皆回头向三位圣尊看了过去,这上首的三个蒲团,本来就是三位圣尊的。

“呵呵,无防无防!”

三位圣尊却是轻声一笑,摆了摆手,命众仙侍下去了,然后他们三人便自在方行等人对面坐下,然后又有黄巾力士奉上了丹茶,殷勤相劝,表面上,倒是一副其乐融融之意。

“我有不少故人,三百年未见,如今我来了九关,怎么不见他们来迎我?”

方行也似乎没有感觉到这表现的平和下方暗涌的激流,喝了一口茶,笑着问道。

三位圣尊对视了一眼,那老妪森然笑了几声,如鬼一般:“通天道主许是不知,你这一次来却晚了几分,便在三天之前,诸部仙兵皆已赶往三十三天去了,如今的三十三天,本来便已势微,不敌我诸子道场弟子勇猛,更兼得三方帝宫混战不休,内耗不小,多位仙尊战死,已然溃不成军,我诸子道场又怎可放弃这最好的机会,不趁机入主三十三天,奠定胜局?”

“这么快?”

听得此言,就连方行都微觉诧异,睁大了眼睛。

暮渊圣尊却是轻叹了一声,道:“不快了,为这一天,已战了三百年,委实不快了!”

谛真圣尊也在此时开了口,轻叹了一声,道:“倒是通天道主,当年享了不少造化,却没想到,修为有成,本是该回报九关之时,却假借死意,遁出天外,完美的躲过了这三百年,不过现在也不晚,若是道主赶去三十三天,或许还能赶上这最后一战,便是抢不着什么功勋,为我诸子道场的热血男儿喝几声彩也是好的,省得以后局势大定,分封果位,却不好争夺!”

方行对这话里的暗讽之意听而不闻,只是笑吟吟的道:“我那些朋友都去了?”

暮渊圣尊笑道:“三百年都如此艰难的走了过来,最后一战,又有谁肯错过?呵呵,若是有谁可以成为第一个攻入三十三天之人,便注定要名载仙藉,永流后世,受人膜拜了!”

方行道:“那你们怎么不去?”

这话却问得三位圣尊微微皱眉,脸色甚是不悦。

过了半晌,那位暮渊圣尊才道:“我等这把老骨头,又岂会去与小辈争功?”

说着话时,却又叹了口气,目光朝着三十三天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轻声道:“况且,若是到了我们动手的时候,也一定会出手,只是啊,那三位老朋友却不见得会继续现身了,仙帝封关,又岂是等闲,本座等了三百年,时时准备着等他们出关之后一战,但他们却让我枯守了三百年,一直都坚持不出关,唉,直到老夫忍不住,替他们卜了一卦,才知……”

声音微顿,低头叹息,竟似说不下去了。

“才知什么?”

方行却有些好奇,急忙问道。

暮渊圣尊道:“我替他们卜了四十九卦,已是卦数的极限,可得到的结果却都是一样的!”

“嗯?”

见暮渊圣尊的模样,方行也挑了挑眉毛。

而暮渊圣尊,在这时候却也凝神不语,沉默了半晌,待到这殿内气氛凝重,宛若结了冰一般,才长长的吁了口气,道:“气机全无,因果皆消,天地三界五行,皆没了他们……”

“没了?”

这一回方行是真有些吃惊了,眼神都呆滞了几分。

这三百年内,他固然是四处游走,想些东西,但又何尝不是也在时时关注那三位封关的仙帝出关的消息?等了三百年,一直没有等到,心里也很是有些诧异,但怎么想也没想到,如今却在这九关之中,听到了关于这三位仙帝的卦象,堂堂仙帝,三位仙帝,居然没了?

“呵呵,道主很意外么?”

那位佝偻老妪,在这时候却也淡笑了几分,阴郁的神情深处,却有几分得意之情,道:“不仅是我们卜的卦象上没了他们,就连我们谴入了三十三天的游仙也是如此回报,三方帝宫,皆已发现封关的仙帝出了问题,本身便是帝子不惧仙尊,仙尊不服帝子,纷争闹得厉害,再加上三方帝宫各有所图,更有一些仙尊意欲自立为仙王,闹得不可开交,实际上,若不是我们诸子道场步步紧逼,让他们不得不合力抵御,他们自己,便先要拼个你死我活……”

见到了方行满面的错愕,暮渊圣尊笑道:“方小友也不必惊愕,实际上,破境之路,又岂是这么好走的?若无前人指引,只想凭自身魄力破境,十个里倒有九个都是走火入魔的下场,那三位仙帝,本来便已经将路走到了尽头,自知离死不远,偏又不服命运,强行封关破境,又皆想赶在另外两位仙帝之前破境,这等心境之下,若是不走火入魔,反倒怪了……”

在他的解释里,方行脸上的错愕表情也渐渐回缓,三位圣尊皆在笑吟吟的看着他,想听他的回答,却没想他忽然间一拍大腿,叹道:“我说你们三个怎么这么早就开始痴心妄想的想要成为三位仙帝呢?合着是自以为大对头死了,脑袋上面没了压力,就开始发梦了呀?”

“哼!”

这话说了出来就不好听了,老妪与谛真圣尊脸色都有些难看。

倒是暮渊圣尊,轻轻笑了一声,道:“方小友此番归来,莫非也有些念头?”

“呵呵呵呵……”

方行仿佛是被说中了心事一般笑了起来,也不回答,只是左右望了望,笑道:“既然那些家伙都去抢那入主三十三天的首功了,那老邪呢?他如今可还是在这九关之内吧?”

“你是说大鹏邪王么?”

暮渊圣尊笑了一声,道:“吾信任此妖,多次点化于他,委以重任,但却没想到,最后关头,他居然生出了背叛诸子道场的心思,此等行径,委实是大逆不道,三百年来诸子道场里面,也只有这么一遭,实该天刑台上万雷焚身,不过方小友想要见他一面,还是可以的!”

说着,便轻轻开口:“把他押上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