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百六十五章 马骨成

#77wxw.com
众人难得拿得到酒,再加上陆羽这种脾气和他们实在太对路了,所以没喝上几口,场面就算是热络起来了。≧,连绵的吵闹与喝骂声轻易的打破了整个思过崖的宁静,在幽黑的思过崖深处回荡传响,引得其他基层的罪修频频侧目。

青弘上人在见到陆羽的千叠百幻掌之后,浩瀚如海的灵念就向思过崖的深处探了出去:“怎么样?这小子能不能成事?如果你愿意出山,你俩当年的愿望兴许真的能实现!相信我,这小子和别人不一样!”

沉寂了许久之后,透露这沧桑、中正、平和气息的灵念波动从思过崖的深处传来,便有一道苍老的声音在青弘上人的识海中回响起来:“那些微光就是取自丝晶岩的丝晶吧,青虚在教他炼器?”

“没错!前三天都是青虚那厮在教他!”青弘上人答道。

“唔,把丝晶当成银针中,瞬间点刺敌人的几大幻穴,让对方产生幻觉,这该是对医道有极深的了解。”

“没错!我估计是玄生和药隐那俩小子教他的,药隐就是壶翁那个混蛋的小徒弟!”

“这么说也就说的通了。千叠掌自不必说,能直接融合青虚、壶翁和你的绝学,虽然只是皮毛,但在他这个境界也算是妖孽了!青莲道兄可知晓他?”

“嘿!我大哥为了这小子直接把《太上道纲》原本驱逐放回了问仙路第九层,还配合青虚合伙演了出戏,算计了玄机那混账一把,《玉虚仙册》已经被他整本拓印了!说起来,也算是给你出气了!对了青莲令知道吗,这小子身上就有一块!”

“嚯!天机山的三位道兄还是一如既往的大手笔,如此说来那事能成的概率,倒是有七成胜算!只是凡事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未来的路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哈哈,打铁还需自身硬,你所忧虑的那最后三成,只怕是担心这小子的手段吧!听没听到刚刚那小子的光辉战绩,单枪匹马怒屠云间县府、轰碎紫阳峰,算不算本事!明天夜里,琼林夜宴之后,就会有唐廷为他封侯拜爵,这小子,可算是个杀材!”

“我并非不相信天机三老的眼光,只是如今我只是个魂魄残缺的废人,连思过崖都无法离开,着实无法出山!”

“你的事,我们哥仨已经有些眉目了,就应在这小子身上!只要你开口同意,一会我亲自点将,一批人去帮他,你觉得谁合适!毕竟要是论及这思过崖中根脚最干净的,还是当年你的那批追随者!忠心,我们三个意思是首重忠心!”

“也罢,我已传音第九狱的刀绝毛一刀、剑绝胡争雄,就由他们替我去点将吧,还请青弘道兄记得把第六狱的芷音琴柳月白也送出去!他们不该为了受这些苦的!”

最后一个字话音落下之后,青弘上人的识海中就回归了宁静,看似随意的向虚空中点了一指之后,便有数十道人影从思过崖底飞掠而来。

对着众人稍一点头,残影划过,青弘上人的身影就出现在思过崖第一层陆羽等人的面前。几十道身影虚实相生,只是眨眼间,就将第一层的所有人尽数包围。如威如狱的强者气息在第一层的虚空中暴虐下压,直将刚刚还在喝酒的众人压得喘不过气来!

轻松的打了个响指,所有的压力在一瞬间尽数化为虚无,因为压力的骤生和骤降,直接导致了许多思过者口吐鲜血!

没了压力之后,众人这才抬头四处查看,只是才扫了一眼就有人惊声叫道:“那不是二百年前就名满天下的刀剑双绝吗?五十年前还听说,刀绝毛一刀和剑绝胡争雄约战首阳山巅,切磋武力,共破灵虚七重天的桎梏!只是最近几十年再也没了声音,怎么会在思过崖内!?”

“那是千手和尚!止羽书生!阎王铁!芷音仙子柳月白!他们怎么会都在这里!”

“没看出来,被关了这么久,你们的消息倒还挺灵通的!刀绝和剑绝现在已经是灵虚八重巅峰强者了,至于千手和尚、止羽书生和这小阎王的境界,稍后你们自己打听吧!”青弘上人懒洋洋的一边说着,一边慢慢晃悠到了陆羽面前,在看到陆羽除了面色有点发红外,并无他恙,这才满意道:“嘿!你小子到底是有两下子!这么多的威压都没压趴你,有骨气,到底是咱们石函峰的种!”

在察觉到陆羽脸上的疑惑之后,青弘上人又反手在陆羽的脑袋上不轻不重的抽了一巴掌,这才笑骂道:“你以为老子真有空让你一层一层的扫啊!让你扫第一层黄泉路,就是想看看你昨晚领悟的如何!现在你小子让老子满意了,老子也让你小子满意!”

“上次在闲云洞,老子答应过你让你到思过崖提人,谁敢不服,老子就打到他娘都不认识他!那夜在你那小院,老子又对你说会带你来思过崖,还告诉你会给你找两名灵虚八重高手、三名七重高手、一名六重、六名五重,其余不算!”

“原来咱们说好第二天就带你来的,谁想到咱家老大不地道,前三天把你派给了青虚老头,那就没办法了,谁让他是大哥,咱得听他的!今日,老子算是把你这笔账给算清楚了!告诉你,别觉得晚了两天,你就亏了!这些人这些年虽然被关在思过崖出不去,但是道基都被磨炼的深厚无比,只要处的去,假以时日,再晋升一个大阶位不是问题!”

“老子给你找的人,一定是根脚干净的!别去问他们以前犯了什么事,告诉你,罪恶滔天的,早就打杀了!有时候,思过也是一种保护!现在,这些人我就交给你了,留不留得住,保不保的全,就全看你小子的造化了!”

“至于现在跟你喝酒这些混账东西,当年也都是些眼高手低之辈,且都到你那学院里厮混个几年再出来混日子吧,别看长得老,实际上就没有几个超过百岁的,都还来得及!”

青弘上人一边说着这些话,一边将众人震惊的表情尽收眼底,察觉到众人对陆羽除了认可之外,终于又多了一丝敬畏,这才使出独门神通乾坤袖道:“从今天开始,这小子就是你们的头了!三年,三年之内,就是死,也只许死在他手下!三年之后,是去是留就看他的本事了!不想在这里继续吃风沙的,给老子进来!”